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611、穷人乍富,控制不住
    有些事情确实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做。

    学了建筑设计自然也会有专业水准的体现。

    之前脏得被包裹在胡乱生长植物中的白色三层立方体建筑,对比整个别墅小区其他风格各种雕琢花纹色彩的漂亮造型,仅仅是修整下,就点石成金般的脱胎换骨。

    帕拉梅拉穿行在这样的小区也显得很匹配,这次没有公公婆婆在,孟桃夭也能放松心情欣赏邻居们的蛛丝马迹:“哦,这个人肯定是保姆,她推着那个婴儿车看起来好高级!”

    钱多多也有偷偷关注:“气动减震的,我觉得我们就没有必要了吧。”

    孟桃夭不盲目消费:“好车也蛮多,这都中午了,肯定还有好多车都开出去了,停车位可能有点紧张吧,但没有看见把车停在路边的。”

    钱多多分析:“每户应该起码都是双车库,然后还有前后花园,停四五个车都是没问题的,容积率这么低,全靠外面进来那圈高楼拉平均值。”

    孟桃夭鄙视他:“又上升到阶级矛盾的问题上了?有钱是因为有能力赚到这么多,那就应该享受更好的生活待遇,现在我算是接触这么多了,有些人在努力奋斗和脑子开窍方面就跟孟晓渝一样,九头牛都拉不动!”

    钱多多心惊怎么又扯回到丈母娘那边去了:“我只是想说为富不仁,为仁不富,我们尽量把这个调和下。”

    孟桃夭刚想说什么,前面转弯出现了自家小楼,立刻忍不住:“卧槽!”

    钱多多也笑了。

    怎么说呢,会者不难吧。

    仅仅就是把所有包裹依附到建筑上的那些野生疯长植物给清除修剪掉,让整齐的树冠、地面草坪和灌木丛距离建筑有段距离,就像剃了胡须的络腮男,立刻就清爽了。

    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把一楼全都贴上灰色的外墙砖,二楼三楼的窗户拆掉打外墙换成整面的落地大玻璃,其他部分的原本墙体重新刷白。

    原本平淡无奇的脏兮兮白墙,就成了具有线条语言,充满简洁利落的设计美感。

    等车辆靠近侧面停车位,这边整面墙又用黑色的磨砂方管,贯通三层楼竖着这么整齐的排列过去,形成让人看着都觉得心里很舒服的那种强迫症直线并列。

    整栋建筑就处在黑白灰三种色调里了。

    孟桃夭下车来还有发现:“和我们的车好配!”

    钱多多笑:“这个纯粹是偶然。”

    牵着孟桃夭在建筑周围走走,因为里面好像还看得见有人在施工,肯定又脏又乱的就不去让孕妇受罪了。

    欣赏了侧面地下一层的宽大停车库后,转到后面花园,可能因为恰好在整个小区边角面积不小,现在挖了个大坑,能把帕拉梅拉掉进去那种,孟桃夭不解:“停车?”

    钱多多也在努力和设计图联系起来:“游泳池,我设计的没有这么深吧,以后孩子掉进去怎么办?”

    小两口光是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钱多多赶紧承诺调整,摸出手机来准备记录,却抬头看见老婆忍不住变成拍照。

    七月午后的阳光这会儿正从周围的树荫中间透出来,孟桃夭一身奔着今天毕业典礼去的白色宽松t恤,有绿色横条纹,很稀疏的条纹搭配卡其黄的牛仔风格短裙,略显蓬松的长发比较随意的只在后面扎了点橡皮筋,这样松散的包在脑后,斑驳的阳光铺在她身上、脸上,哪里像是怀孕俩月的准妈妈,依旧充满了少女气。

    看了钱多多这样儿,她也有状态,地上捡片沁着红色的什么大花瓣,俏皮的半边扣在眼上,摆出忧伤、陶醉的神情配合摄影师。

    于是就成了别墅区拍照写真之旅。

    环境氛围是真的好,没有络绎不绝的人来人往,也没有随时都在探头探脑的旁人目光,幽静整洁的高档社区环境,凸显出何以解忧,唯有暴富的真理正确性。

    重新回到车上准备离开的时候,孟桃夭都依依不舍的回看建筑:“难道……我们真的要搬过来跟你爸妈一起住?”

    钱多多有些初步想法:“如果是我俩过小日子,那真是现在那地儿就金不换,可有了小宝宝,那就自然得把穗穗跟我们合住的日程提前,然后还有你妈……”

    经过刚才的调节,孟桃夭明显情绪好很多:“你觉得住到一起能解决问题?”

    钱多多认真思考过:“你妈的问题就在暴富毁了她的人生观,你爸有钱的时候起码他是靠自己努力成功积累的,虽然吃喝玩乐也控制不住自己,但好歹他知道怎么赚钱,社会经历就更不用说了,你妈完全就是平白无故的暴富,就跟我妈说那拆迁的东子一样,本来只是个厨房的墩子工,却突然有了上千万,几年下来就毁了。”

    孟桃夭也认真:“我妈这就算是毁了拉不起来?”

    男人开车的姿势一般都比较帅,开豪车就肯定帅,钱多多潇洒的把车滑出小区时候,还给门卫做了个感谢的手势,立刻得到标准的敬礼回应,他想想把车拐上另一边:“那时我还不怎么懂东子为什么会这样,就跟我突然在二十岁时候有了一百万,那些天我都是懵的,后来肯定仔细的想过区别,为什么我没变成那样?”

    孟桃夭可能也想起那几天的自己,脸上不由自主的温柔:“为什么?”

    钱多多点头:“穷人乍富,控制不住,就因为知识水平和道德水平不够,而这两点,我是个大学生,成绩虽然不算太好,但我有比较完整的人生观世界观,因为接受过太多的善意,价值观也还比较好,更幸运的是遇见你,遇见赵晓雅,引导我朝着正确的道德方向走。”

    孟桃夭不居功:“主要是赵晓雅,我的引导最多考验了下你的本性,也许一念之间我俩很多人生抉择就不同了。”

    钱多多摇头:“恰恰是一念之间的抉择,可能才是最重要最直指人心的……”

    孟桃夭出奇的满足:“净说好听的!”

    但探头给了钱多多一个亲吻,还挽脖子那种,外面正在经过点热闹街道,估计有看见这动静的都会觉得狗日的收割机又开始工作了,这些女人真不要脸。

    钱多多哈哈笑:“开车呢,也别打岔,我想说的就是你妈嫁给你父亲也算暴富,她那时不具备知识水平和道德水平,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单凭这点,你就不可能跟你的母亲一样,你说呢?”

    可以说,在孟桃夭心里,关于母亲最大的心结就是这个了,常言不是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吗,有什么样的母亲也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女儿,这样水性杨花或者自私贪玩的母亲,看在丈夫跟婆家眼里,会怎么看待自己?

    所以看见母亲的所作所为才非常暴躁了。

    没想到钱多多这么深入浅出的就把道理说清楚,刚刚还探身亲吻下,现在真是柔情似水的起身伸手:“多多……”

    那俩字里面蕴含的深情,让钱多多都不得不把车稍微靠边停下拉上手刹,这时候就觉得那个档把底部p挡好用了,不需要回档,摁一下就成,但这念头也只是一瞬而过,因为红了眼圈的孟桃夭已经泣声扑过来,赶紧得轻巧的接住年轻准妈妈。

    孟桃夭是有点心潮澎湃的激动,她一直萦绕在心里的压力,却被丈夫这样知心的化解了,甚至比她还想得更清楚更细腻,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让眼泪都汪汪了。

    钱多多还把座位往后调了点,方便桃子侧身蜷在他怀里,虽然长腿还在副驾那边,但电子档把和简洁的扶手中控设计让孟桃夭这个动作很舒展,舒舒服服的大哭几声:“我不希望我是为你的钱,不希望是嫁进你们家的感觉……”

    钱多多抱得更紧些:“不开玩笑的说,最基本的美好爱情,美满家庭,好多人已经懂了,三观得契合,相互说什么都得懂,不然这种情侣婚姻怎么都不可能长久,但更好的我觉得就是在这个基础上,你很好,但我也不差,相互要配得上对方,对吧,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是发自内心的不敢相信我能配得上你,外表是一方面,更主要是我自卑、抠门还很不自信,你说我给你显摆我有钱什么的,我俩就算在一起,我配不上你,你也配不上我,因为你必然是捏着鼻子强迫自己忍受我的钱,幸好我俩都在不断努力成长配得上对方,这就是你婚礼上也说过的,都得成长,现在我们已经不用在乎那点钱了,不是吗?你创造的经济价值恐怕比我多得多,说直接点正是因为你在赚钱,我才有资格做更多民生公益上的事情,我们这才叫相得益彰。”

    孟桃夭的手臂都有点在钱多多脖子上箍紧了,想用尽全力的表达自己情绪那种,呼吸都急促了些:“我……我真的,多多,我真的……”

    火热的情感都憋到嘴边,却还是一口咬住钱多多那耳垂含糊不清:“我……”又是好多泪水在钱多多脖子上乱抹。

    钱多多能感觉到老婆的浓烈感情,但他那会儿由穷到富的自卑,孟桃夭则恰好是反过来,甚至这些复杂的情绪这两年一直都在翻滚交织,慢慢化解吧。

    还有丈母娘这样儿的大坑拖后腿呢,不过钱多多坚信这都不是事儿。

    他也是想得挺单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