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信这边每安装好一组监控,连通到无线网络里,国内秦一宁的基地几乎即时的就能看到这里的画面。

    老实说,国内所有人,从上到下一开始真没认识到“死亡之地”是什么事儿,普遍都以为不过是几只僵尸,了不起几十只几百只僵尸的港片程度。

    他们关注的重点更多在“异界人类”四个字上。

    认知来源于现实,国内从没发生过大规模的鬼怪事件,了不起就是风水不好或者阴气太重的坟地经常出现僵尸或者鬼魂什么,就这几个鬼怪都不够当地超凡者分的。

    有时候复苏过来的鬼怪搞不好还会是谁家祖宗,还有抢怪的……鬼怪引发的直接伤亡事件都没因为各种破事自己造成的多。

    而就算有控制不住局面的鬼怪事件发生,榴弹炮了解一下,就算设定了枪炮无效化,凝固汽油弹、白磷燃烧弹这些可都跟枪炮结构以及火药配方无关,只是简单的燃烧物。

    不计成本的投放下去,估计大名鼎鼎的,来自艾泽拉斯的洛丹伦第一孝子,巫妖王阿尔萨斯也得跪。

    除非石像鬼或者其他亡灵天灾的飞行单位,速度能够达到两马赫,巫妖王本人以及他麾下的死亡骑士能够隔着几公里施法,给飞机驾驶员上诅咒什么的。

    随着罗信监控器材越架越多,几天时间遍覆盖了整个海港城原址,城中此时的状况也就呈现在了国内众人的眼前。

    秦一宁跟他基地里的小伙伴,甚至事后得到消息的许多大佬,在面对这些画面时都彻底惊呆了。

    能够在黑暗无光环境下工作的镜头拍摄的画面有些失真,反而却将那种黑暗阴冷的恐怖氛围很好的展现出来。

    城市大体上还能看到几分过去的样子,但整体被掩埋在平均10米的积雪下。

    许多建筑物外部增生了一层灰白的骨质,外观像是带肋排骨的脊椎紧密的排列在一起,还长着许许多多狰狞尖锐的巨大骨刺,在风雪中发出宛如鬼嚎的凄厉呼号。

    有些区域产生了几十米高,彻底由骨头构成的骨山。

    监控器材甚至都能捕捉到一丝一丝黑气,从骨山上散逸而出,不时就能看到一句空荡荡的骷髅从骨堆中爬起,两个空洞洞窟窿眼中从无到有,冒出幽蓝的鬼火。

    有的骷髅会在骨堆中挑拣完整的骨头,替换自己残破的身体,有的则会将坚硬的骨头收集起来,用黑气炼化成骨剑、骨盾。

    骷髅之间不断发生争斗,互相吞噬炼化彼此的魂火。

    这样的景象不是一处两处,而是正坐城市都是这样的景象,仿佛神话故事中的尸山骨海真的具现在了人间,给人极大的冲击。

    随着屏幕的增多,甚至能够同时看见几百队由高级亡灵组成的军队在城中各处沿着街道巡逻,它们会践踏一切阻挡在它们前进路上的东西,躲避不及的亡灵会被无情的粉碎,踩进地里,变成构成地面的细小碎骨。

    ……

    工作人员长时间盯着这样的画面看,甚至都会产生不适感。

    恶心、头晕都只是小问题,有的人爆发了暴力倾向,两眼通红想要进行杀戮和破坏。

    好在基地的工作资格筛选比较严格,几乎全员都拥有较高的心性意志,在察觉到自己的症状后,不等问题爆发出来,就自己打报告进行隔离。

    秦一宁不得不调配了两名心理医师,给产生不适症状的以及所有工作者做心理辅导。

    在见过黑暗大陆残酷的一面后,秦一宁觉得自己应该给罗信道歉,同时他真心觉得,这种地方没有降临在国内,真的是太好了。

    ……

    结束了一天中的必要功课冥想后,艾丽莎缓缓睁开双眼。

    两片红唇微启悠悠吐了口气。

    这段时间的铁窗生活对她来说不但是度假,也是疗养。

    当日战斗中被罗信破坏了她的传送法术,裂隙的能量引发了她自身的法力动荡,精神遭到法术反噬,受了不轻的伤。

    如果放在别的地方,以她的天赋很难恢复的这么快,甚至需要静养几年。

    优秀的魔法天赋是柄双刃剑,天生就可以沟通调动魔法元素,在身体无恙的时候,固然修炼和打斗都占尽优势,但受伤的时候,就会因为无意识的吸引、纠缠到魔法元素,严重干扰精神力的恢复。

    这个水晶牢房看上去华贵通透,本身因为封闭在虚空之中魔法元素就极为稀薄,加上她不知道的原因,艾丽莎很难调动这里的魔法元素。

    所以她在这里几乎不受到自己天赋的而影响,恢复的极快。

    甚至没有服用炼金药剂或者魔法药剂,仅凭借着【基础冥思术】就将紊乱的精神力重新梳理完毕,恢复到全盛状态。

    可惜她原本所有的衣物、装备都被收走,整个人都是光溜溜送进来的,不然此时她就可以凭借她那身低胸装法袍施展时空传送术,从这里逃走了。

    她虽然不是罗信假设的那种越狱狂人,但法袍上的确恒定着时空信标法术。没有了法袍,她虽然也能施展传送术,但却无法精准定位。

    如果强行传送,极有可能会把自己传送进其他物质中,或者干脆偏离到虚空中,遭受惨烈痛苦的死亡后成为星体间漂浮的宇宙垃圾。

    而且她隐隐察觉到,在这片虚空中施展时空穿梭类的法术,恐怕会引发不是那么愉快的后果。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呆在里边当一个乖宝宝。

    ……

    在艾丽莎坐在软榻上发呆的时候,光球照常出现在她身边。

    艾丽莎回过神,将光球抓在手中。

    对于她这种从理论上掌握魔法体系的高级魔法师来说,这个光球只是一个非常低级的小手段,她不用像女兽人德哈卡那样需要贴到额头上,直接握在手里就可以轻易接收阅读里边的信息。

    她曾经将更好更便捷意识沟通手段,完整的提交给光球,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的主人,也应该是当日那个同她战斗的男人并没有采用,仍旧使用这种低级的沟通方式。

    不过她已经了解到对方并不是来自魔法文明,而是另外一种文明体系,并不擅长魔法学识的应用使用。

    “今天的题目是熟练掌握这句短语如何在日常对话中的表达使用。”

    “奖品是手机?带手机号和无限话费网费?什么意思?”

    “奖品二是电视机?可以收看外界的电视节目?”

    “奖品三是电脑,可以上网的娱乐以及工作道具?”

    艾丽莎看完里边的内容,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往日的奖品都是日常用品,她完全不知道这三个道具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反正对我来说都一样,随便选一个就行了。”

    这么决定后,她开始照着光球里给出的字体和语气进行阅读训练,同时还要理解语境和使用环境。

    “我真是日了狗。”

    “我真是日了吉娃娃,说明吉娃娃也是一种狗。”

    “这个语句在用来表达自己憋闷、愤懑的心态时使用,表达使用者如同日了狗一般的糟糕心境。”

    “日了是……那个的意思?”

    艾丽莎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捏着光球脸色古怪。

    “对狗做这种事情?总觉得这里边有我不懂的恶意呢,不过我真是日了吉娃娃了……这种说法倒也蛮有趣的。”

    少女开始用比较标准的普通话反复朗读光球里的文字信息,偶尔停下来沉思其中的含义和使用方法。

    她虽然拥有极高的魔法天赋,但却是通过系统学习理论,掌握施法姿势和技巧的学术派,并不是靠血脉或者变异野生法师和某些特殊施法者团体,因此她的智力水平极高。

    学习能力也很强,她原本就掌握最少4种语言,只不过汉语相对更难一些罢了。

    花了些时间,她学会了今天的光球“日狗”题目,进入了问答环节,只要答对问题,就可以在三个奖品中任意选择一个了。

    “下列那种语言情景适合使用‘我真是日了吉娃娃’这句话?”

    “a.追求了许久的女神终于同意嫁给你,但孩子不是你的。”

    “b.你和妻子结婚了许久,感情一直很好,你觉得自己对妻子真诚付出,但突然有一天你发现孩子不是你的。”

    “c.你跟你的男性朋友感情很好,你跟女朋友感情也非常好,然后有一天,你女朋友突然发现你跟你得男性朋友有一腿。”

    “d.我全都要(a\\b\\c)”

    艾丽莎:“……”。

    她努力的眨着眼睛,试图理解这其中对她来说复杂的人际关系。

    片刻后,她把光球丢在一旁,抱头在软榻上左右乱滚,用最近学到的新姿势大喊:

    “这都是些什么鬼答案!?你到底跟女朋友有什么仇什么怨!?”

    “我觉得你就是在刁难我艾丽莎!”

    ……

    不过她最终还是得到了看起来最大的纯平超大离子电视机,因为某人并不是真的想要刁难她,相反,只是以一个有趣的方式给她送东西。

    送给她就没什么意思了,奖品这种东西当然是通过自己争取来的才比较有成就感。

    ……

    海港城的监控网络,除了秦一宁的基地有监管权限外,罗信这边除了他,其他人都有观看权限,就跟网络直播一样。

    刘瑾瑜、徐雯嘉和孙丽嘉三个女人,虽然都是从这种死亡环绕之地出来,但她们被罗信保护的很好,除了跟罗信回家那次匆匆见过一眼这种景象外,都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她们生活的地方,外边是这种景象。

    刘瑾瑜因为当日跟罗信有抗拒心理,被他累晕了才带回居住区,压根没见过外界的景象。

    三个女人都怂的很,徐雯嘉和孙丽嘉在手机上拿的远远的瞥了一眼,就赶紧关了不看。说什么准妈妈要保持美好心情什么的,连播放地址都给删了。

    刘瑾瑜倒是皱着眉头耐着性子看了一会儿,她心理素质不错,以前就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你这几天就是在做这个啊?”

    “嗯。”

    “弄这个做什么,给大家直播看鬼?”她关掉手机屏幕,偎依到罗信身上。

    两人坐在沙发上,徐雯嘉和孙丽嘉两人刚才说完话就丢下手机,抱着孩子和猫去楼下玩了。

    “不、不对,你不是这么无聊的人,现在城市废墟里还有值得你关注的东西?所以你才会理由秦一宁那班人帮你做事?”

    罗信笑了,用手肘顶了顶她丰硕的胸口。

    “当老婆的别这么聪明,笨一点装可爱才好聊天,你看雯嘉现在,除了孩子什么都不关心。”

    刘瑾瑜轻轻哼了一声,经常使用吸乳器,以及身旁男人做的好事,她的胸口现在非常敏感,白净的脸蛋染上一抹红晕。

    “她啊,那是一孕傻三年,要是都智力变低了,哪有人帮你做事,你别想转移话题,城市废墟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关注,你还没说呢。”

    “跟我打架那三个异界人,都不像是自己野生的圣武士和魔法师,他们如果有一个很大的组织或者势力,那他们三个消失在这里,势必会引起所在的组织和势力的关注,我自己一个人可看官不过来这么大地方,近百公里呢,而且上次就是被人都摸到背后了都还没察觉,实在是太危险。”

    “你是在担心他们背后的组织或者势力派新的人员过来?”

    “嗯,正好国内那些人对外边也非常好奇,通过我这里可以了解外界,我也有求于他们,这叫合则两利。”

    “咱们基地里闲人挺多的,你怎么不找自己人来干?还能解决就业问题,反正信用点都是咱自己随便发的。”

    “没有交易对象,那叫用爱发电或者自己撸管,有交易对象才叫py交易啊,而且咱们那些人,受难妇女超过一半是非洲土著,根本没什么文化,另外那一半虽然心性现在不错,但原本不是职业家庭妇女,就是公司文职人员,根本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

    墨裔那边少数苗子还行,但仍旧不堪用。你别小看窥屏,这也是需要专业培养的,不然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然后罗信反应过来,她平常从不问他在外边做什么。

    “嗯?你怎么会关心这个?”

    刘瑾瑜把头靠在他肩旁,柔声说道。

    “我们现在已经算是有了一个既隐秘又稳固的基地,手底下还有一千多号人,你还特意拐带了那十多个特战精英进来,不管他们原本的目的是什么,现在都听你使唤。有些事情就算你不放心给那些墨裔做,也可以放手给他们做,相信他们自己也非常乐意,没必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这样就不会像上次那样受伤了,我知道你以前特立独行什么都习惯自己动手,但现在你有我们,还有了小罗平,你啊,最好学习做一个动嘴的人,而不是动手的人。”

    “喔,这个呀……”,罗信笑着摸了摸她的脸蛋。“这的确是一个坏习惯,但目前来看,真的没有其他人能够替代我,放心吧,论到苟且,我要是一心想跑,还真没几个人能抓住我,那三个异界人现在不全都在难民房里捡肥皂么。”

    刘瑾瑜笑了笑,不再言语。

    她知道罗信有他自己的分寸,自己以及自己所在和其他人的存在,都在说明这些。

    ……

    天朝,某基地。

    工作大厅里的格局和以前差不多,正前方中央是几块大型屏幕,重要的信息会发布到上边。

    其他近二百名工作者,分布在环形的场地中,在属于各自的位置上忙碌工作。

    不过随着主屏幕上画面切换,严肃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闷笑声不时在四处响起。

    秦一宁此时不在,坐在主管位置上的是他的副手吴云政。

    看着主屏幕上的画面,吴云政自己肩头也在不断抽动,最后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巴笑出来。

    屏幕上是一个没有实体的虚影,但这个虚影却能够在科技制品摄像头上将自己的样貌表现的清清楚楚。

    可能也跟秦主任发给罗信的摄像器材都是军品,品质有保障有关系。

    这个虚影,不知怎么模拟出一身长袍,头上还带着高角圆帽。只要是天朝人,一看它的形象,十有八|九都会猜测是不是鬼差无常。

    众人知道它是虚影也很简单,摄像头位于距离地面二十米高的位置上,从其它摄像头看去,这个无常一样的鬼怪正漂浮在半空中,好奇的打量着墙壁上的拍摄器材。

    有热量有实体的东西,在屏幕上都不会以它那种方式显示。

    而且因为它自身发光,又靠近一个摄像头,在自动调节功能的作用下,该摄像头清清楚楚的拍到它脸上的面部细节。

    非常正义的国字脸,又浓又宽的眉毛,下巴光洁无须,看上去有些小帅。

    如果不是两眼没有眼球而是两个发光的灯泡的话,它的长相基本和基地大主任秦一宁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