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信在空中漂浮了许久,直到三个异界人的生命体征开始减弱,确认他们不是装死才降落下去。

    他此时极为显眼,是一团光彩夺目的妖艳光尘。

    三个篮球大小的暗淡光团各自精准的出现在半埋在废墟中的三人身上,【鉴定术?改】。

    老法师和女法师因为爆炸冲击,陷入深度昏迷,两人身上保命的东西真多,除了昏迷居然没什么其他外伤,但因为失去意识,似乎释放在身上的各种法术也失去效果,两人受寒气影响,正在失温;

    神圣武士没鉴定出来,或者说鉴定出来的是他的铠甲,罗信直接一个【鉴定术?改】拍在他的脸上,他也是重伤昏迷,但身上的铠甲还在发挥作用,维持他的体温。

    罗信犹豫了一下,打开三道空间裂隙,将三人收纳其中。

    老法师和神圣武士很顺利的被裂口吞进去;女法师身上的某样魔法饰品还在发挥作用,爆出一团黄色电火花,抵抗了空间裂口。

    想用空间裂口将她身上的碎石挪走都不行,一接近她两米范围内,就会自动防御。

    罗信只好现出身形,话说浑身上下只有一条裤衩穿着由能量凝结而成的全身铠……这种感觉好怪异,好在这身铠甲不但会发光似乎还有保暖功能,也没感觉风吹裤裆蛋蛋凉神马的。

    搬开她身侧的水泥板,将她的连头兜帽摘掉,露出女法师的容颜。

    “……”

    “迪士尼不会给我寄律师函吧?这发型好危险啊,不是早逝就是进本。”

    女法师一头银发,梳了个麻花辫辫尾还绕在胸前,刘海中有一撮金毛,脸上有点脏,但看起来应该不到二十岁,颜值也应该非常高。

    罗信动手摘掉她额头的护额,在她脖子上找到4根链子,从她胸口拉出三个吊坠,有一个是宝石项链。

    每只手腕上各有两个手镯,两个在手腕处,两个套在上臂,应该是臂环。

    十根手指撸下来8个戒指,两只脚脖上还各有一只脚镯。

    以上物品不是通体纹刻着细密繁复的花纹,就是镶嵌着最少龙眼大的宝石,本身就在黑暗中熠熠发出各种彩光,切换【神圣骨灰形态】观察,各自更是闪烁着魔法光芒。

    跟她打架的时候就觉得丫是土豪玩家,你看这一身豪华的vip装备。

    女法师气息微弱,随时都会嗝屁的样子,罗信感叹着先把她塞进空间裂隙里的一间空难民房里。

    留在原地,找出个包把从她身上撸下来的这些零碎装起来,又在废墟中找到她的法杖。

    他再度开了一个空间裂隙,试着将包和法杖塞进去,似乎在脱离了主人后,这些魔法装备也不再生效,这次终于给他放了进去。

    在原地思索了一下,似乎没有遗漏……嗯,原本要干什么来着,对了,找到一个自然产生的亡灵巢穴核心,正要放到黑无常的骨庙里头。

    不过他现在的【神圣骨灰形态】显然不适合进入满是各种亡灵生物的骨庙。

    罗信用律令法阵召唤了黑无常,打开一个出口朝下的空间裂缝,咕咚掉出一个足球大小的黑色晶石,让黑无常自己抱着飞回巢穴供奉融合。

    他直接开启了另外一个空间裂隙,进入到女法师所在的玻璃房中。

    ……

    罗信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白色的光球正贴在女法师脑门上。

    这是外来者进入玻璃房的正常操作,光球会将一些玻璃房的基本状况和设施的使用方面跨语言传递给对方,避免对方破坏玻璃房或者四处便溺。

    方才外界寒冷,怕她冻死,罗信只是做了紧急处理就把她塞了进来。

    来到这里后,罗信发现自从自己被圣光灌注后,就一直在脑子里碎碎念的声音不见了,之前心神都是集中在怎么怼人上,没有注意那个声音,但能确定那不是幻觉。

    “七巧板?还是神马神灵之类的……”

    七巧板指的是山口山里的纯圣光生物纳鲁,外型像是直立的七巧板;神灵说的是dnd规则下的正义神系,二者都是纯白或者金色光芒特征能量的使用者,不过罗信对二者都没啥好感。

    而且这两样东西都是地球上的奇幻设定,是原作者以及很多二创作者共同编造出来的东西,未必就能跟新世界里的存在划等号。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两手夹住头盔试着将其向上拔起,这个看上去足有两厘米厚,充满金属质感却毫无重量的全覆式头盔就真的被他摘下来,在手中化作一团光尘消散。

    想想自己的裤衩,罗信再次感慨:“挺人性化的……”

    眼前还有事情要做,他看向仰躺在地面的女法师。

    之前就已经确定她是个充满考斯普雷元素的异界美女,此时在灯光下细看,肌肤细白如雪有光泽,脖颈修长,胸部就不用提了,那可是一对能藏进三个吊坠的宝贝。

    裙装勾勒出她的曲线,细腰圆臀大长腿,裙子下是一条奶白色的不知何种材质的紧身裤,虽然不是丝袜却有着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火辣的身材配合着充满梦幻色彩的容颜,特别是这样的一个美女此时还在无知的沉睡着,这样的小剧场设定之下,罗信却发觉自己没有“为所欲为”的心情,反倒是特别想用自己现在大概有50号鞋码的大脚丫子狠狠跺下去,让那种白花花的豆腐脑状东西从她脑袋里流出来。

    “太暴力了,这很不好,嗯,很不好……”

    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回想一下自己三个老婆和儿子罗平的日常情景,还有两只猫。

    过了一会儿,罗信平静下来,至少他自己认为是,给地上的女法师重新刷了两次【鉴定术?改】,确认了一下她的伤势。

    “精神振荡?肺部轻微损伤……伤寒,还有轻微脑震荡?”

    嘀咕了一下反馈到脑中的信息,后几个他知道,不过精神振荡是什么?估计就是施法失败引发的反噬吧。

    蹲到她头上,罗信伸手……手上是圣光凝现的金属手套,不适合干精细的活儿,非常碍事。但整个手套一直到肘部都看不到任何关节或者可以拆卸的地方,想了想,试着像之前摘头盔那样,心里想着摘掉手套。

    握住自己手腕扯了一下,喀的一声手套和护臂从肘部脱离下来,换了下手,把另外一只手套和护臂也如是扯下来,两件装备再度化作光尘而逝。

    罗信皱了皱眉,两条手臂上露出半截纹身似的光纹,光纹以外的皮肤大部分都变得发红发黑,他用手试探着触碰一下,光纹覆盖的地方有正常触感,发红发黑的部位像是一层死皮,皮肤下边还略有疼痛感传来。

    『烫伤?然后在圣光的作用下快速自愈?等完事儿去医生那里看看把。』

    心里想着,他的手随意插进一个即刻生成的空间裂隙中,拿出两板感冒药,扣下两粒塞进女孩的嘴里,又掏出一瓶早就过期的营养快线,啧了一声推回去,换了瓶没开封的纯净水,拧开瓶盖喂了半瓶吧药片送下去。

    两手五指张开插进她的头发里,仔细摸了一遍她的头皮和耳后,确定没有什么异物,看了眼她麻花辫上的头绳饰品,解下来。拿出之前收集盛装她所有饰品的那个包,放了进去。

    斗篷的扣子是一个贵金属做成的叶片,上边有着不认识的符号或者文字,没收。

    把她的身体微微倾斜,松开背后的带子。这件裙装款式比较复古,或者压根就是异界流行款式,而且质地奇特,似乎也是一件法袍之类的魔法装备。

    罗信直接将其撸到腰部,没想到里边居然啥都没有,看来异界人还没发明bra或者这个小碧池压根没穿。

    将裙装从她腿上腿下,接下来是不是在石令石边缘疯狂试探?所以省略大法上线,过渡到被剥成小白羊,检查了她腋下、乳根、股沟等部位。

    如果不是能够转换形态拥有透视眼可以直接透视,罗信还想学灯塔国监狱的入狱检查,润滑油不是凡士林,而是川蜀地区特级辣椒油。

    让异界人充分体会到川蜀之地的奔放与火热。

    片子的结尾,罗信拿着一根马克笔,寻思着要不要在她的大腿上写几个“正”字,或者签上“到此一游”?

    不过别误会,他什么也没做,只是恶趣味发作罢了。

    按照徐雯嘉的尺码,给女法师留下一套内衣+运动服,临走前,罗信抓起她头上的光球,把衣物的穿着方法和药物的用法用量复制到里边,开了门进到另外一座玻璃房里。

    老法师和神圣武士的脱衣过程估计没人想看,所以同样略过。

    ……

    几小时后,罗信一脸倦容的出现在魔法库房医疗点里,志愿者方面早有心理准备,立刻组织医生对他进行检查。

    很快,徐雯嘉和刘瑾瑜闻讯赶来,看见他浑身上下的光纹以及没有一块好皮身体,心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不过两人谁也没出声干扰医生的正常诊治程序。

    刘瑾瑜跟相熟的一声询问有没有自己能帮上忙的,回答是没有。

    罗信手脚、前胸后背大面积烫伤,但都已经基本痊愈,剩下的只需要调养一段时间,等皮肤自己脱落就行了。

    顶多给他开点营养药。

    倒是他身上宛如恶魔猎手的光纹,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医生会缝合,会切割,能植皮等等,但那是一层光,如何驱逐或者解除一团光他们可从来没学过。

    这个问题所有医生都是第一次遇到,只能叮嘱罗信多来医院观察,并抽了几管他的血,用来化验还是干啥玩意的,反正那几个医生都签过契约,没触发电疗,罗信也就懒得理会了。

    ……

    回去后罗信睡了一天一夜,中间徐雯嘉还是刘瑾瑜的喊他吃饭,但他实在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喝了一杯奶,就继续睡了。

    耳边又响起那个碎碎念的声音,不过他一句也没听懂,而且相较之前小了很多,并且越来越低,当天晚上就消失不见。

    第三天也是,罗信睡的怎么也叫不醒,刘瑾瑜实在是担心,去楼下喊了个医生上来。

    医生还是第一次进家门,对里边说实话其实挺好奇的,但实际进来一看大感失望,跟居民楼的普通小户型几乎一样。

    “没什么大问题,罗区长之前可能消耗了极大的体力和精神,所以需要沉睡来恢复身体跟精神上的双重消耗,你们看这里、这里、这里……”

    医生做完详细检查后,在他身上指出几个地方,“恢复的都挺好,下边没有流脓或者其他问题,很快就会长出新的皮肤来,老皮会自然脱落,这些光纹对他的身体,从目前来看不但没有害处还有好处,普通烧伤患者可没这么快痊愈,而且在痊愈过程中还要遭受极大的痛苦,不过他这样睡着身体高速愈合可能营养不够,你们可以适当喂他一些流食,如果还担心,我给罗区长挂个营养针。”

    三个女人都同意给他挂营养针,医生准备了一下,把几种营养针混合在一起,注射到同一个点滴瓶里,给罗信挂上。

    第四天,罗信终于醒了。

    几乎从三年前见面的那天起,他就是三个女人的主心骨,从未在她们面前显露过颓态,这次受伤把她们吓坏了,这两天始终有一个女人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他一醒来,另外两人马上就知道了。

    此时他的面容并不憔悴,只是一直由徐雯嘉精心打理的发型跟胡子全毁了,东一片西一片跟狗啃似的,左边脸颊还有一处烫伤,跟青面兽杨志似的,颜值下降老大一截,加上刚睡醒,好像一下子老到真实年龄。

    “肚子饿了,我去吃点东西”,罗信想要起床,却被徐雯嘉按住不让动。

    刘瑾瑜和孙丽嘉手脚麻利的将一直都在不停准备着的饭菜端过来,让他就在床上吃,徐雯嘉还想喂他。

    “啧,去,我自己来。”

    罗信精神其实还不错,四天没吃饭,但饭量还跟平常一样,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食欲。

    收拾完碗筷,三个女人围坐在他身边,询问当日到底发生什么事。

    “妈的,遇到三个神经病异世界人,可能把我当成反派了,逮着我就是一顿打。”

    除了私下里“交流”的时候,罗信几乎从不在家里说粗口,特别是儿子出生后,他连北方常见的俚语口癖都硬生生给改了。

    此刻张口就来,足见他心里的小情绪有多大。

    自家男人既然在这,那肯定是打赢了,但当日又是通天光柱(安保组在外的观察点录制下来),又是战斗警报导弹发射的,三个女人还是难免一阵担心和后怕。

    刘瑾瑜咬牙切齿,“那三个混蛋呢,死了没有?死了也没关系,把他们骨灰捐给广door第三社科研究所做人就标本。”

    第三社科研究所是什么地方罗信不知道。

    孙丽嘉恶形恶相,“那太便宜他们了,当然要从网上找一百个基佬,男的就送给基佬弹丁丁弹到死,女的就给发射到德哈卡来的地方,出一个新的竞技场无惨系列。”

    罗信(暴漫表情捂嘴):你平常都上什么网啊?而且连竞技场系列都知道?

    只有徐雯嘉比较正常,“那三个人到底怎么样了?”

    罗信:“当然是我打赢了啊,不过他们杀了我一次,我也杀了他们一次,互相扯平了。”

    徐雯嘉皱眉,“你难道放他们走了?”

    罗信:“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傻子,我已经把他们关进小黑屋了,等回头我攒点能量把他们那里边的食物给弄没了,楼下大厨里不是有个川菜大师吗,打明天起,一天三顿给他们吃最辣等级的川菜,我要让他们体验到菊花爆炸又找不到肛肠科大夫的酸爽,辣到他们的菊花想要自由的呼吸。”

    孙丽嘉开始眨眼睛,意识到:这个主意……嘶——妙呀!

    罗信:“我还打算教他们说标准普通话,等他们学会了以后,一天24小时给他们重复播放中文配音版的《黑客帝国》。”

    刘瑾瑜抽笑起来,轻轻捶了捶他的肩膀,“你也太损了点。”

    徐雯嘉和孙丽嘉可能不懂这个梗儿,一脸问号。

    “等回头找找,看能不能找到《黑客帝国》早期的中配版,你们看了就知道了。”刘瑾瑜解释道。

    说了会儿话,找到平常的感觉,气氛变得愉快起来。

    ……

    在一段时间之后,罗信身上的光纹逐渐隐没,死皮也像医生说的那样逐渐脱落,恢复到正常人类的身体。

    但光纹没有彻底消失,在他情绪激动或者某些时候,还会从表皮上浮现出来。

    特别是晚上关了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罗信身上死皮尽去,光滑充满质感的皮肤配合浮现出来的光纹,就好像把最华丽的图腾纹刻在身上,原本就对他死心塌地,现在更是神魂颠倒。

    尤其是那段带着环状条纹的东西,跟自己共同成长时在下边变幻着长短,那种独特的视觉效果,三个女人都觉得甚是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