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罗信带着黑无常穿墙而出,下一秒,身后那个女人直接将楼体轰破一个大洞,顶着紫色圆形护盾飞出,尾随在他们身后。

    一人一怪都有浮空能力,掉转方向朝着空地飞去。

    清越的吟唱声响起,女人的护盾闪烁,两秒内沿着她的身体又出现5个同样的护盾,头上一面,脚下一面,剩余四面围绕着她的身体旋转。

    女人本身就有飞行能力,飞行中召唤出护盾后,就好像踩着一轮飞碟,浑身也发出明亮的紫色光源,带着华丽的牛逼特效追在他们身后。

    仿佛唱歌似的声音逆着风雪传来(罗信听不到),在罗信眼中,只能看到围绕着她法杖的杖头,一团明亮的火光红光大作。

    当亮度达到顶点时,她挥杖一指,一枚比水缸还大的火球从护盾间隙飞出,拉着尾焰仿佛导弹一样射来。

    『好暴躁。』

    心念一动,空间裂隙就出现在空中,将硕大的火球吞入,同样的空间裂隙出口几乎同时出现在女人头顶。

    而女人的反应也不慢,光源变换,火球出现在自己上方,她的身形向前一闪而现。

    呼——火球擦着她原来的位置呼啸而过。

    又是一道空间裂隙出现,这次裂口极大,高速疾行的女人避让不及,一头扎上。

    然而她身上的防护实在太多,一个项链发出华丽的白色光华从她胸口两座半球形的雪白中自动浮出,白色光华与空间裂口摩擦僵持爆发出黄色电光。

    罗信倒飞中心念电转,空间裂隙立刻向前推进,各种特效的彩光色影中顶着女人向后飞去。

    轰——

    火球触地爆发出几十米高的光焰,威力感觉不比一发小型导弹差。

    空间裂隙推着女人正好冲入光焰,炽烈的焰火被切开一个四方的缺口,一闪而没。

    『还想带球撞人?吔屎啦梁非凡!』

    『会不会有点过份……』

    罗信还没想完,就见紫光一闪,女人带着六面残破不堪的护盾闪现出来。

    『啧!』

    一人一怪已经飞到街道尽头,双方拉开上百米距离。

    看着女人驾着紫光追来,罗信稍一思索,与黑无常一左一右分头飘走。

    『怎么发现我的?和我一样拥有特殊视觉?』

    『那么显眼的一个大活人我之前怎么丝毫也没察觉?也有隐形技巧?』

    『遇到土豪玩家了,这花样跟装备也太多了……』

    眼见对方对黑无常不管不顾,径直朝着自己追来,心里再度『啧』了一声,仗着自己有穿墙挂一头扎进去旁边建筑物。

    那女人充分发挥自己拆迁天赋,法术飞弹打人不行,打建筑物却威力奇大,“轰轰轰——”爆破声中,精准的轰开楼房墙体,有护盾护体,也不怕碎石障碍物什么的,直接冲撞进爆炸区域,声势浩大的死死咬住罗信不放。

    罗信接连改换了几次方向,她也精确的跟着更改追击方向,罗信心里有了猜测:估计自己身上已经被她下了魔法印记之类用来追踪的东西。

    他的身体在空中借着短暂的惯性轨迹,快速的在暗影形态和正常形态之间切换,断断续续切换了二三十次后,大概终于将什么魔法印记的洗掉,爆炸声也渐渐离他远去。

    最后一次切换时,在半空中滑翔的罗信听到远远传来那女人充满奇异魔力的吼音,大概是“出来!”的意思,既是比喻手法也是真实描述,在风雪中能将声音传这么远,同时还兼有低音环绕特效,的确有超自然传音手段。

    『拜拜了您呐』,带着一丝得意,罗信化烟钻进一户人家的下水道,从地下管道一路快速潜行,十几分钟后,来到原先居民区附近,从被切断的下水道管头钻出。

    刚从雪层下一露头,他就察觉不对,似乎触动了一层什么东西,视野中瞬间生成最少四五十枚哈密瓜大小的能量弹,均匀的轰在他所在位置。

    “噼啪——滋滋——铿锵——轰——”

    各色爆炸声密集的响起,虽然没把他炸回原形,但爆发的数种能量乱流也让他形体不稳,暂时失去控制。

    半空中亮起一道光华,女人华丽的身形不知道从哪传送了过来。

    “你这下水道的老鼠!”

    此情此景,哪怕不懂异界语,光看她兜帽下那若隐若现的半张脸表情,罗信也大概能猜出她说的什么。

    心里虽气,却一点脾气都没有。

    他不是缺乏攻击手段,他压根是没有攻击手段,拿空间裂隙当次元斩用是观察养殖场的自动收割功能时才发觉的应用技巧,然而这唯一的攻击手段也被人家那一身豪华的防护道具抵消。

    黑气慢慢聚拢,罗信重新恢复了对形体的控制能力,无缘无故被人打,追了自己有十条街,真是一肚子火大,不过他压低怒气,尽力摒除负面情绪对自己的妨害。

    『开门跑?要是她去破坏四处巢穴核心怎么办?』

    因为有了【难民帐篷】,罗信现在在其他地方打开空间裂隙进去,可以从【难民帐篷】里钻出来,不像以前人进去了以后,无法定位。

    不过他却担心失去自己这个目标,天上那个女人石乐之拿四个由巢穴核心诞生出来的死神和黑白无常撒气,毕竟从她之前的表现看,她还是相当暴躁的,而自己又没有多余的资源,给四个死神和黑白无常换个头捏个脸什么的,两个死神两个黑白无常形象都不咋样,一看就像是反派。

    城市遭到破坏,他稍微有些心疼,因为这里毕竟是他的家,他把这里当成自己的领地;但是城市里的亡灵生物,死再多他都不会心疼,毕竟他自己也长期受亡灵问题困扰。

    但这四个像是英灵的怪物不一样,它们虽然由彻底而纯粹的死亡诞生,但却没有丝毫死气,一个个都是纯白的发光体,与罗信肉身接触都没有任何害处,我是说用手去接触,那些想成艹鬼的都赶紧给我去面壁。

    那4处在亡灵巢穴顶部诞生的骨头庙,都有将死气转化为更为精纯的能量,但这种能量对人体基本无害的功效。

    而且这四个英灵地位超然,能够跨巢穴统领大部分亡灵生物,连巢穴之主都服从它们的指令,最最重要的,它们服从罗信的心灵指示,让他有了切实可以控制城市遗址中亡灵之害的手段。

    『也不能这样直接跑,敌我不明,一旦被她找到居民区还真是后果难料……』

    罗信习惯性的思想飙车,天上的女人也没闲着,用各种垃圾话拖延时间,往天上发射了四五发照明弹之类的法术,将周围几百米弄得跟白昼一样。

    罗信能看到她手上聚集着庞大的能量,却引而不发,也看到她已经将全部的护盾修复,有两面放平,表面正画着繁复的法阵,不知道要干嘛。

    他自己也在雪层下边画着“律令”开头的召唤法阵。

    城市里的亡灵也不是都是死人,呃……它们确实都死了,但拆迁女法师搞出这么大声势,早就惊动了它们,少数会飞的已经聚拢过来,被女法师随手用法杖点出几个火球,在天上将它们引爆成一团一团更大的火球,落在雪中猛烈的翻滚、燃烧,很快静止不动。

    更多的还在缓慢围拢过来。

    两个人影终于出现在护盾上的法阵中,原来也是召唤法术,女法师也叫了帮手。

    甫一出场,女法师左手边的老法师就马上给自己和同伴刷了一大堆各色状态,三人在半空中发出各种光芒。

    女法师右手边的是个穿着重甲的高大男子,居然也会法术,一手从背部摘下光华四射大剑,一手给己方同伴刷了少数几种但特效华丽到爆的buff。

    他的铠甲也是金灿灿光华四射,厚重的未知金属将他的全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内,整个人如同一个高亮高光的变形金刚,连头盔上眼睛的部位,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蓝色晶石,从里边发出机械般的幽蓝光芒。

    这要是评价电影特效的比赛,罗信已经输的一塌糊涂了。

    『以前玩山口山的时候还不太理解大领主为什么被称作影帝职业,喵的当时电脑显卡太烂啊……放在自己身上这浓浓的悲催感……』

    女法师将法杖立在护盾之上,双手高举,酝酿多时的庞大能量终于……对天?爆发出来。

    罗信纳闷的看着那团在脱离她双掌后迅速膨胀的幽蓝能量,飞快的升上高空炸裂,好像分子扩散般的,一层一层的蓝色光膜在空中展开,渐渐形成一个半圆形光幕,似乎将大半个城市都笼罩进去,然后……消失不见……

    『弄啥咧?』罗信摸不着头脑。

    女法师重新握好法杖,用杖头一指罗信,说着什么。

    铠甲武士身形微微放低,跟着高高跃起,嘴里吼着什么口号,半空中挥舞着大剑向罗信劈去。

    他的剑上冒出浓烈的白中带黄的光,隔着老远,罗信脚下的雪层都被强烈的风压吹散。

    罗信毫不畏惧,他不信【暗影行走】状态下的自己能受到什么伤害,连动都没动。

    然而却见那老法师不知做了什么手脚,对他一指,脑子里轰的一声,居然破除了他的暗影形态,身体不由自主的凝结出来,两脚接触到雪面一下子陷入到腰部,头上的巨大光剑已经劈下来,距离他不足一尺之遥。

    电光火石间一道空间裂缝紧贴着剑光出现,铠甲武士甚至来不及反应,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消失不见。

    半空上女人得意的声音戛然而止,寒风之声突然响了起来。

    罗信一身冷汗,他还是第一次被人从暗影形态下打出来,本能的再次发动【暗影行走】,顺利进入暗影形态,松了一口气。

    老法师面色低沉,对女法师说了句什么,女法师醒悟,赶忙在护盾上施法。

    跟着,老法师用法杖配合手势对着罗信吟唱起来(罗信身边从雪层下钻出四道身影),大团大团的火光出现在罗信上方(四道身影绕开法术轨迹,各举武器),细密的燃烧物质哧溜一声被点燃,形成数道火风暴将罗信所在的黑暗彻底淹没(【伏魔棒】、【死神镰刀】被三面紫色护盾挡下)。

    砰、砰、砰、砰——

    女法师施法失败,用焦急的语气与老法师对话,同时爆发出几十枚魔法飞弹,精准的从自己护盾的间隙,轰击在四名鬼怪英灵身上。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两名死神各自挨了几发,形体不稳,开启了虚化;两名黑白无常挥舞着【伏魔棒】,棍头抡成虚影将所有魔法飞弹打爆,爆发出机关枪般的密集爆炸声,但身形也不住被爆炸轰退。

    空气中金光点点,罗信终于在特效上小胜一筹。

    老法师嘴里同女法师说着话,伸手搭在她肩膀上,两人身上同时爆发出异常的亮光,一道球形光膜扩散出来,包括虚化的死神英灵,都被迫现身被光膜顶住飞速后退。

    女法师醒悟,用清越的声音开始吟唱,在双手上再次聚集庞大的能量,这次她没有隐忍,法术成形后直接爆发出来。

    紫色的光芒升上天空,撞上她之前释放出来的光膜后,像是溶解一般的,将光膜四面八方的溶解掉。

    然后她再度施法。

    火风暴消散,雪面上被烧出一个几十米范围的大坑,半坑子开水,蒸汽升腾。

    老法师看了一眼,就发觉罗信化成的黑烟,似乎毫发无伤。远处四个鬼怪也摆脱【抗拒之环】的控制,重新飞来。

    更远的地方,密密麻麻的由亡灵眼中幽蓝鬼火构成的死亡之潮正在涌来。

    一道光圈从他脚下向上浮现,达到头部的时候,他浑身也凝聚着强大的法术波动。他一指两名死神,也许因为互相太近,一道奇怪的锁链凭空出现将它们捆绑在一起,两名死神的动作顿时慢下来,像慢动作又像是背了太多负重似的,艰难缓慢的移动。

    第二道光圈从他脚下升起,身上减弱的波动再度凝实,他一指黑无常,一道寒冰新星在黑无常灯神般的脚下爆发开来,黑无常躯体上浮现出一层冰蓝色的外壳,动作慢慢凝固,从半空中落入雪层中。

    『淦!鬼魂都能冻住?你叼!』

    罗信向着黑无常飘去。

    第三道光圈从老法师脚下升起,这次他没有使用攻击法术,而是直接一个闪现术,从护盾上闪出,体表冒出一层蓝光,顿了一下就在半空中飞行起来,闪现+飞行+原本的火球术飞行速度,一个高速火球术呼啸着轰向白无常。

    同时他看到黑烟飘到黑色的鬼怪旁,现出人形,几次转换后,就帮助黑色鬼怪彻底脱离了冰冻状态。

    雪白茂盛的眉头微微一皱。

    白无常打爆他的火球的同时,老法师趁机推出一道无形的波纹,火光中的白无常没有察觉,被这道波纹又推着向后顶出近百米。

    至此,他一直维持着第三道光圈赋予他的奥术能量,他抬起手掌,掌心对着罗信和黑无常,一阵水流汩汩之声,雪面上出现了八个近四米高的水滴形天蓝色胖子。

    啵——

    第一个水滴形蓝胖子爆发出冰霜新星,却被邪法师的空间法术切出一个缺口,一人一怪丝毫也没受到伤害。

    老法师摇摇头,控制着剩下的水元素一同爆发冰霜新星,也不看战果,放完了就让它们奔向远处,去牵制亡灵大军。

    两名死神互相以镰刀互砍,身形虚化几次,始终无法摆脱锁链的束缚,索性不再管身上的魔法锁链,绕着老法师飞舞,仿佛跳二人转似的,你一镰刀我一镰刀向他砍去。

    老法师精确的召唤了几团魔力物质阻挡了它们的攻击,跟着一手火光,一手寒光,将它们再次轰到远处。

    用法杖朝着远处一指,随着身上法力波动的骤然减弱,法杖上的光芒也跟着一黯,大团大团的火光在几百米外的半空中被召唤出来。

    那下方是一片幽蓝之色的亡灵大军。

    转身一个闪现术,刚好躲开了袭击而来的黑无常。

    黑无常正待追击,却不得不摆出横棍防御姿势。后方女法师终于重新召唤出被关到空间裂隙中的铠甲武士。铠甲武士没有受到真空丝毫影响,带着浑身缭绕的金光护罩一个大跳,就将黑无常如同木桩一样打入雪层中。

    紫色护盾插入脚下,他借力再度高高跃起,看似迎击白无常,却冷不防一掌遥遥打向罗信所化黑烟。

    能量炮般又粗又大的光柱轰向罗信。

    那厢边,已经重新返回紫色护盾之上的老法师,转身飘然一指。

    『尼玛!』

    罗信脑中又是轰然一响,不由自主凝结出形体,被光柱轰个正着。

    刺眼的亮光爆发出来,在场所有人包括4只鬼怪都被晃瞎双眼,暂时失明。

    近百米范围的巨大光柱冲天而起,方圆几十公里内都能看到巨大的光柱特效,仿佛捅破云层般,久久才逐渐消散。

    包括始作俑者都没料到会有这种效果,铠甲武士本能的激活身上一件装备,瞬移回原位。

    女法师的六面紫色护盾将三人护卫在中心。

    老法师与铠甲武士又各自施展了一些防护法术和技能,将护盾的空隙填满。

    而至此,从女法师与罗信在骨庙初接触到现在,时间刚刚过去25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