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交流的信息越来越多,都比较认同被灰雾穿越到异世界的这种说法。

    孙丽嘉建了个wechat聊天群,所有网络用户基本都在里边了,罗信从很久以前就不怎么玩wechat或者企鹅聊天,虽然都有号,这次干脆连号也不注册。

    乔谧那边,几乎灾难当天就跟世界失去联系,以为只是他们自己一伙人穿越了,没想到是世界级的灾难。

    王进、王力兄弟比较乐观,在得知国内大部分地区都是轻灾区,就认为家里没事。

    普布老爹就有点担心了,他们在山上遭的雾,只希望雾气没有弥漫到山下自己家人住的地区。

    四个歪果仁喜忧参半,他们在斯威士各自都还有家人、老婆、孩子什么的,自己现在没事了,就开始担心起他们来。

    罗信这边,在大量的外部事实面前,三个女人也认识到自己连同脚下的城市可能真被十个月的大雾送到异世界了,但这点跟她们原本的坚持没啥冲突。

    另外就是了解到,这个黑暗冰冻世界的一些生态信息。

    ……

    在补充了生活物资后,雪山幸存者这边马上发现,原本那种挣扎求存的艰苦感没了,日常中开始有了一种叫生活气息的东西。

    例如说睡醒以后,各自端着自己的牙缸,一边刷牙一边有说有笑,一扫往日的沉默寡言;

    吃饭的时候可以任性的选择鹿肉炖土豆或者胡辣汤,一个用炖的,一个用煮的;吃的时候可以根据自己口味儿可以多放一点盐,也可以多放一点辣椒。

    男人们可以把自己的形象从野人修剪到现代人,摸着光滑的下巴和脸蛋,对着镜子嘿嘿傻笑;女人们在用特殊部位感受卫生巾和卫生纸的质感时,有种回归文明社会的由衷感动。

    真尼玛好(用德语或者法语说)。

    王进和鲁尼,王力与罗赛,各自得到了一个双人帐篷,想要互相成长的时候,终于不用给自己刷好忍耐buff冒着寒风和生命危险躲进外边的巨树林里,躲洞里深点就行。

    乔谧补充了两把趁手的斧子。

    队伍增添了一些工具,像是绳子、伐木斧、双人锯之类的,让他们有了可以加工树木为自己改造居所的能力。

    不过他们要随着狼群迁移,暂时只给巢穴做了个挡风的大门,倒是平常撸树收集柴火方便了许多。

    他们甚至还得到了一个咖啡壶、配套的咖啡杯和咖啡供应。

    ……

    队伍中的成员要么老于世故,要么谨小慎微,要么受过高等教育知书达理,都比较懂分寸,平常如果什么需求,会先举办一个内部议会,讨论一下必要性再跟罗信那边提出物资要求。

    反倒是罗信那边,经常主动送一些物资过来,而且是蔬菜水果这类匪夷所思的东西。

    通过wechat聊天群互动,他们才知道原来罗信建立了一个非常魔法的养殖基地。具体信息对面三个女人口风比较紧,只知道产量绝对够所有人吃的,其他就不晓得了。

    鲁尼和罗赛都是施法者,听她二人介绍,像给他们送东西这种超远距离的精准传送术,对施法者的要求极高,两人的体系标准不一样,一个说要最少二十一级达到传奇法师级别专精空间系才能做到,一个说要65级具备相应法术模型和远程定位技能才能做到。

    总之罗信绝对是一个厉害角色,这令他的形象在他们心目中高深莫测起来。

    因此,他们对日常补给中出现的鱼虾蟹螺甚至是海里的海鲜都习以为常。

    也忽略了这些河鲜、海鲜越来越鲜活,从刚开始的都是死的,到现在几乎都是活的,其中隐含了什么。

    因为传送频繁,他们还专门向“罗夫人们”申请了额外的手机。

    在洞内一处干净平整的地方铺上鹿皮,设置了定位法阵。

    ……

    然后有一天。

    留在洞内看家的王进和鲁尼,趁机鼓完掌后,听到wechat的专门提示音,提醒他们又有货物送来了。

    两人整理好仪容走过去,是一个带换气孔的收纳箱,打开一看。

    “嘤嘤嘤?”

    4个抱着玉米棒子啃得正欢的竹鼠吓得食物都掉了。

    “咦?这是什么东西?”鲁尼见它们灰呼呼圆滚滚稍微有点可爱。

    “好东西,好吃的东西。”王进身为川蜀人,自然认得竹鼠,他们兄弟俩可有些年头没尝过它的滋味,顿时口水就冒出来了。

    “喔呋,有点可爱,我们别吃了,养着它们吧。”鲁尼伸手摸了摸抱成一团的4个小家伙。

    “没法养,这东西只吃竹子……”看收纳箱里被啃了一半的玉米棒子,王进赶紧圆了一句,“……和玉米”。

    “哦,太可惜了……”鲁尼惋惜一句就不再坚持。

    因为女友在旁,王进采取不那么血腥的方式杀竹鼠,用匕首切入后颈令它们死亡,在剥皮去内脏切块。

    等几小时外出的众人返回后,所有人享用了一锅非常入味儿的炖竹鼠。

    ……

    隔天,聊天群里,孙丽嘉不经意的问道:“昨天的竹鼠吃了吗?王进和王力是川蜀人,应该会做吧?”

    王进:“会,太会了,以前经常吃,太怀念这个味道了。”

    鲁尼(寒冰法师):“挺好吃的。”

    罗赛(我会召唤):“真香!(王境泽表情包)”

    孙丽嘉(群主):“缺什么材料吗,下次一起发过去。”

    王力:“竹笋,其他倒是不缺,还是就是数量太少了,能多点就好了。”

    孙丽嘉(群主):“竹笋是真没有,养殖场里没竹子,这东西我们繁殖的不多,而且一次只能传送3只。”

    王进:“?”。

    王进:“明明是4只呀?”

    孙丽嘉(群主):“啊?会不会记错了,我记得一次只能传送3只小动物。”

    王进:“绝对没错,是4只,鲁尼可以给我作证。”

    鲁尼(寒冰法师):“对,是4只,我给王作证。”

    孙丽嘉(群主):“哦,可能是我记错了,也可能是老公又搞什么骚操作了,等我问问(鬼脸)。”

    一段日常对话,其他人丝毫也没注意到什么。

    ……

    在【电脑房】将一段子程序上传给【南斗】后,【南斗】具备了一些类似的自主功能。

    高空中12万km范围内其实还有其它几颗卫星,有的是气象卫星,有的是地质卫星。

    【南斗】检测到它们的存在后,先给自己重新命名【南斗01】,删除后重新命名【南斗001】,然后对其他卫星进行了入侵。

    安德鲁曾经好奇拆过一个手机,发现里边的大体样子看上去和以前差不多,但具体的电子元件、集成块、电路以及部件面目全非。

    电子元件上生长出了棱状晶体,各种颜色的都有,有的干脆就彻底替换为晶体了。

    集成块上也是,而且黑色块体上还伴随着各种花纹,有的花纹当中还萦绕着各色荧光或者细线。

    电路板的纹理发生异变,经过整理,他发现电路似乎在遵循原本的物理规则外,还将自己组合成一些符号,拿给队伍里的三个施法者看,说法也各不一致。

    电池块上的印刷字体消失了,除了原本接触口的金属,通体覆盖了一层不怎么规则的晶体薄块,对着光线看去,就会发现这些晶体薄块的透明层中,也有无数细线构成的无数图案。

    ……

    手机尚且如此,就可以想象更复杂的卫星了。

    原本的电子指令,需要在电子设备上才能运行。

    【南斗001】传过去一段奇怪的字符,接受到信号的卫星无法识别这种电子语言,只当成垃圾信息。但这串字符是世界新的超自然法则的体现,并不需要电子设备的辅助就能自己实现原本设定的功能。

    火花带闪电中,魔法的底层构架替换了原本基于物理法则的构架,无数鬼画符、优雅、方方正正的符号组成了新的编程语言,浑身充满不规则形状、插满各色发光亮片的杀马特芯片排成整齐的工业方阵,构成新的卫星主体。

    外部再用跟【南斗001】相同风格的材料加以封装,看上去就跟【南斗001】一模一样,除了在信号的世界里,它们的名字称号是【南斗002】、【南斗003】……【南斗0xx】。

    而新卫星具备的功能,都会被自动解析上传,变为所有卫星都具备的功能。这种做法如果放在过去实属浪费,但此时却再适合不过。

    现在每颗卫星的距离几乎都在几万公里,换句话说每颗卫星都单独笼罩在一片陌生的区域上,而补全的各种功能刚好帮助罗信更全面的了解地面信息。

    目前的南斗编号尾号是067,也就是说罗信目前掌握了67个南斗卫星。

    每个南斗卫星的监控范围大约是1.2万km,互相之间没有重叠区域,就算忽略了卫星之间几万公里不等的间距,他实际监控了近80万km的区域,相当于地球周长的二十圈。

    并不是脚下的星球大,也不是在几十万公里范围内存在几十颗行星。

    通过越来越多的图片和数据传回来,终于得出一个较为直观的概念。

    脚下的大陆不是球体,而是小到几万公里,大到十几万公里的块状碎片。

    每个碎片上对应一颗卫星。

    像是分布在宇宙空间中的碎片带,越往下的碎片或者说漂浮陆地越没有光线,温度也越低。

    以罗信所在的大陆为起点,向上30万公里左右,就有明显的光照了,温度也随着高度而增高。

    并不是说只有卫星探明的区域才有漂浮大陆,在有光线的地带,能看到这样块状或者片状大陆满天都是。

    下方的黑暗中也充满了无数。

    宇宙空间中充满了气体,光线传递跟无线电信号一样,受到极大削弱。

    大小不一致的碎块上,重力基本一致。

    ……

    罗信没有隐瞒这些观测数据,他们总共只有12个幸存者,外加一个几个月大的贝比,形成不了社会恐慌,将消息以系统消息方式发布到孙丽嘉的聊天群里。

    连穿越都接受得了,这种很异界很魔法很毁科学宇宙观的设定,众人讨论了几天也就全盘接受了。

    甚至还有人开脑洞:

    地球君是不是解体了啊,你看,碎片到处都是,这很合理啊;

    这些一块一块漂浮在宇宙中的大陆是不是就是玄幻小说中的九界、九天,又或者西幻中的多元宇宙设定啊;

    碎片大陆上会不会也有智慧生物啊,和人长得差不多的?

    那些有卫星漂浮在上空的碎片大陆会不会也有地球人生存啊,要不怎么就它们头上有卫星啊?

    ……

    生完孩子没多久,刘瑾瑜的身材就基本恢复原样。

    她没多想,以为只是成为职业者后的正常操作,内心还因此窃喜了许久。

    对着镜子那个照啊,心里那个美。

    也不能说彻底恢复了,她原本就胸怀过人,进入哺乳期后的治疗量实在是有些惊人。

    不但儿子罗平经常吐奶,罗信也吐过几回……有时候甚至还得找徐雯嘉和孙丽嘉协助一下,不然胀的实在难受。

    因为这个,儿子似乎对她有点小情绪,一见她解衣服就有反射动作,比方说想脱离她的怀抱什么的,连带着胸也比较大的徐雯嘉都一起嫌弃了,现在比较粘孙丽嘉和他爹。

    自己人给罗信了,儿子也给他生了,大部分的姿势也都解锁了……心也就拴在他身上了。

    她并没有了解到,在某个不能显示的只能在【电脑房】里出现的职业画面上,某种被称为驯服值的东西达到一定程度,除了身材和相貌早被固化外,【是否受孕】一项藉由消耗驯服值由√变为x。

    而她有关身体属性和职业【道士】的所有信息也全部被解析。

    ……

    徐雯嘉、孙丽嘉、刘瑾瑜,【战士】、【杂货商人】、【道士】。

    尽管罗信获得了她们几乎全部的信息和秘密,还有可以开挂的【解析】、【研发】,但仍旧没有整理出【系统】或者【属性面板】来。

    主要还是因为素材太少,这三个职业体系又互不兼容,各自来自不同的力量体系。

    举例来说,徐雯嘉的基础属性名称是力量、敏捷、体质、智力和精神。

    刘瑾瑜的则是膂力、根骨、悟性和灵性。

    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划分和比对,这些基础属性衍生出来高级属性更是不知道要怎么去检定和判断。

    【道士】估计来自和天朝有关的神话体系,自己修炼就能将环境中的超自然因素提炼出来,转化为更适宜自身成长突破的仙元之力。

    用游戏化的方式解释,人家坐着就能自己转化出经验值来,所以刘瑾瑜现在的等级是5,就算怀孕生孩子也不影响她练级……

    只不过这样的修炼体系对环境要求非常挑剔,只有天地中存在特殊物质,也就是【道士】认知的灵气,才能修炼。

    否则顶多只能保持身体健康,寿命稍微比普通人长一点,其他什么也练不出来。

    徐雯嘉的晋级方式可能跟实战或者杀戮有关,不过除非把她送到乔谧那里打野兽,在他这里是实验不了。

    罗信跟她做过实验,对象没挑对,找了个形象跟灾难爆发时丧尸一般无二的亡灵僵尸,直接把她吓蒙了。

    脸色煞白,两股战战,呆若木鸡……那天还给她清洗身体,换了内裤和长裤,之后又花了两周时间安抚才让她恢复正常。

    后来问了孙丽嘉才知道。

    灾难当天,她亲眼目睹了下属在几十分钟内被啃成白骨的景象,对那种不是亡灵的丧尸的恐惧深入骨髓,实锤留下严重心理阴影。

    如果换成亡灵僵尸或者骷髅怪就不会这样了。

    罗信只是因为兴趣以及应对环境才会对她的晋级方式和职业体系感兴趣,并没有迫切的危机或者类似神马东西的,加上心中的确非常喜欢这个女人,就没有强迫她面对自己的恐惧。

    虽然没有确认过,但第一次见面时,她手执撬棍,对伙伴说:“站到我身后。”

    在罗信眼中,那画面充满神圣感,语言充满英勇的感染力,他将那一刻的感受永远刻画在他的记忆深处。

    ……

    打脸来得如此之快,正当所有的外部证据都越来越支持“穿越说”,所有人包括罗信在内都打算安心做穿越党的时候。

    【南斗070】正式上线,在它上线的同时,它位于的位置以及激增的信号半径上限使它连通了一个军用卫星网络,花了点时间,自动破解(非入侵并上传复制)了这个军用网络,进入了一个拥有700万信号基站,日数据量庞大到爆炸的互联网。

    罗信坐在客厅电脑前打开文件夹,加载了个人设置。

    千度、旧浪、网易养猪场,甚至万恶之源的x站和x点都可以像灾难以前照常访问。

    除了例如石榴社区、sis这样的神秘区域以及境外网站彻底消失了以外,其他所有原有的功能都恢复了。

    他甚至还偷偷登陆了以前的网络游戏账号,感谢天朝的免费游戏方式……他毫无阻碍的看到自己曾经奋战过的熟悉id。

    自己的网络里开放了什么东西他比谁都清楚,受技术和知识限制,还是在开挂的情况下,他只开放了山寨版的wechat、未定定位以及一个开放式的电影和音乐共享网站。

    绝对没有上述东西。

    他回头看了一眼,孙丽嘉抱着儿子正全神贯注的玩“满地瞎?的乱滚”,小罗平穿着黄底黑斑老虎装,屁股后边还有条尾巴,正o着小嘴全神贯注盯着游戏屏幕。

    罗信突然思维发散,『罗平?是不是隋唐英雄传里有个同名的古人啊?』

    不动声色的叉掉所有画面,“丽嘉,我出去一下,晚上不回来了,和瑾瑜说一声不用等我吃饭。”

    “哦……”,孙丽嘉歪着脑袋想了想,放下手柄摘掉耳机,把小罗平放在懒人沙发上,凑到罗信近前,搂着他吧嗒吧嗒亲了几口。“么么哒,老公”。

    身后,小罗平正用小拳头砸游戏机手柄,试图对她的游戏人物进行操作。

    <span ss="read-author-name">幻疾风01说

    ps.1:“啊,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那位兄弟你想笑死我么?

    ps.2:为什么没有标题,各位心里就没点ac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