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小时候的见闻,罗信其实并不怎么喜欢狗。

    那时候的狗多半都是吃屎的……

    现在被几十条舌头舔,另外还有三四百条在排队……他不得不几次化身黑烟,才让狗群冷静下来。

    十几头在巢**轮休的【巢穴守卫】连同几十只头犬发出低沉的长鸣,驱散了狗群。

    罗信得以现身,之后他做出几个手势,心中暗暗默念指令,【巢穴守卫】和头犬也散去,只留下一只体型不是最大的巨型狼青跟在他身边。

    巢**部像是一个巨大的球型运动场,笼罩着上百栋六层居民楼。

    不过运动场要留出很大一片无障碍空间,这里却不需要,无数凌乱的工型钢横横竖竖支撑起巢穴的内部结构。

    专业的设计师能在这里挑出无数毛病,但只有一点无法否认,稳固以及坚固。

    轰塌一部分对这里的整体结构毫无影响,至少破坏七成以上的支撑结构,才有可能让这里变成废墟。

    然而上百栋的居民楼又是另外一种支撑结构了。

    巢**每隔不远就有一处昏黄的灯光,考虑到外界黑暗无光的环境,罗信没有设置明亮的光线。

    他也不知道骤明骤暗的光线交替会不会对狗的视力造成影响,不过小心无大错,细致点总没坏处。

    因为有【空气调节模块】的存在,巢**空气干燥没有异味,温度偏低,大概10度左右的样子。

    巢穴里多为耐寒的狗种,这个温度对它们来说应该是比较适宜的,此外居民楼中另有供暖设施,温度能达到20多度。

    据罗信观察,巨型狼青、雪橇三傻和另外几种长毛犬通常都呆在居民楼外,只有带幼仔的母犬和少数几种短毛犬才喜欢呆在楼内。

    他通过【巢穴核心】控制了这些短毛犬的繁殖,虽然不会令它们外出强制被环境淘汰,但已经不适应生存的犬种,他能做到的是让它们承担巢**部的一些狗群分工,直到它们寿命到头自然死亡。

    工型钢支撑结构的根部、居民楼的外墙根部,还有其他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从地里冒出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有些像是透明或者色彩鲜艳的晶体,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开始散发出各自色彩的隐隐光芒。

    这是巢穴的特殊功能,通过现在大气和地脉中魔法物质的流动,催生出来的一些奇异矿石和晶体,效果嘛,拿《英雄无敌》中蛮牛巢穴做个类比,普通蛮牛巢穴只能生产皮厚血更厚的绿牛,高级的蛮牛巢穴则能产出自带“死亡凝视”,瞪谁谁死的紫牛。

    至于未来到底能产出什么样的狗,罗信心里也不知道。

    另外,这个功能还能定期为巢穴之主提供一些少量的特种资源,可惜得是,他还是不知道有些什么,他连什么是特种资源都不清楚。

    ……

    出了四棵【生命之树】围绕的安全区,罗信的建造和一些特殊能力都无法使用。

    但他可以将整个白云新村小区打包带回去魔改。

    改好了再放回原处。

    ……

    巢穴中央有一栋与其他居民楼别无二致的建筑,也是居民楼。

    平常没有狗狗巡视这里,也不会有狗狗靠近这里。

    罗信进入其中一个门洞时,浮现出一片网状的黄光。

    巨型狼青没有进去,呜咽了一声,摇摇尾巴,趴在门口。

    作为新建小区,白云新村这里的建筑要比罗信家那种老式小区好很多。

    不管外观还是内饰,拿楼道作对比,宽敞、通透,完全没有老式筒子楼那种逼仄狭隘的感觉。

    一些户型被他改造成魔法仓库,用来储存供给狗巢的食物,其余保持原样。

    他习惯将重要设施安放在三楼,用钥匙打开看上去连门都比他家的高级一些的防盗门,里边是一个120平米左右的大户型居室。

    实木地板,白色的方型沙发,整体简约的装饰风格,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沙发旁边的带罩落地台灯和围绕整个客厅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类书籍。

    很容易让人想像出一副主人戴着眼镜,穿着宽松舒适居家服饰,坐在沙发上对着灯光看书的画面。

    房间里纤尘不染,异常干净。

    罗信直接走上去,在地板上留下一串脚印。

    书房里风格……或许根本称不上风格,白灰墙,没有吊顶,没有任何装饰。

    房间中央是两条尖端相对的石笋,一个从天花板垂下,一个从水泥地面供出,圆锥末端包裹着一些由细碎晶石拼接而成的柱形物,将上下两个石笋连接在一起。

    晶石中央,是一部大屏幕智能手机。

    一张宽大的实木书桌对着窗放着,三排十二个液晶屏幕将窗户挡得严严实实,一个高背人体工学电脑椅摆放在桌前。

    这里就是狗巢的核心部位了。

    ……

    城中的四座亡灵巢穴中,也都有这样一个房间。

    只不过,亡灵巢穴是先出现核心,也就是类似两段石笋的东西,一般是个骨质的骷髅台,上边顶着一块黑色晶石。

    被罗信发现以后,带回【电脑房】中魔改,结果就是核心上多了一个智能手机,再带回亡灵巢穴,罗信就可以通过在核心手机上的软件进行操作,对巢穴施加影响了。

    狗巢反过来,他带了一个魔改过的手机放在这个房间,又在周围安置了许多狗,狗巢核心慢慢在手机周围生长出来……连带着整个小区形成一个自带特殊属性可以自我成长的特殊【巢穴:犬】。

    而且【巢穴:犬】的巢穴之主并不要求非得是狗类,只要是活物就行,也没有任何后遗症;亡灵巢穴就不行了,要成为亡灵巢穴的巢穴之主,必须得是不死的,亡灵生物。

    先不说就算自杀也未必能够成为亡灵,就算成为亡灵也未必能够继承生前的意识,罗信首先对成为亡灵就没有任何想法,根本不予考虑。

    所以,城中的那四座亡灵巢穴一直都不是处于他的绝对掌控之下,存在安全隐患。所以根据套路,未来会出现希尔瓦娜斯或者黑锋骑士团那样摆脱控制的亡灵并不奇怪,或者地球上哪个大佬玩腻了肉身想不开重生成为骷髅,他可能就是骷髅流大佬的第一块垫脚石。

    不管怎么样,为了开图也好,为了自保也好,为了克制骷髅海也好,为了怼死骷髅大佬也好,在没有其他手段的前提下,开【狗巢】都是唯一的选择了。

    ……

    罗信以他小学老师看了想打人的懒散姿势趴在书桌上,用鼠标在眼前的屏幕上指指点点进行操作。

    他正在给几个魔法仓库进行补充作业,在开启了【卫星通讯+物质传送+信号技术升级】这几个魔法黑科技后,他其实在家里就可以进行这些工作,包括对【巢穴:犬】核心的信息读取和日常维护。

    只不过巢穴的外层钢结构似乎起到了类似【法拉第笼】的电磁屏蔽作用,魔法物质在材质均匀的钢材中涌动流转,极大的隔绝了外界的信号传递,令他无法进行远程操作。解决办法罗信想到了几个,但不知道会不会对巢穴其他功能产生影响,还在验证中。

    【巢穴:犬】核心的信息读取和维护非常简单,拿个手机出来,连上wifi。

    【文件传输画面.jpg】。

    下载和上传,几分钟搞定,并不需要像【电脑房】里那样人机互联,搞一大堆光球出来充当中间载体。

    ……

    从狗巢出来,罗信没有回家,而是直接飞入新近产生的城区里。

    他最近重新捡起了“垃圾佬”这个行当,收集各种物资。

    相比起直接在野外挖土,直接回收城市废墟中的各种材料更有效率一些,而且一些成型的工业产品,能极大的降低能量消耗。

    比方说使用红砖魔改建筑时消耗的能量,就要比直接使用红色粘土低得多,消耗的时间也少得多。

    因为不是自己的城市,也不是国内其他城市,天然位于罗信潜意识某些划分之外,做起回收来可谓一点也不手软,六七个零散的街区都被他拆成白地……连雪层下尸体上的手机都被他回收了。

    尸骨也回收了,集中存储几天,飞到远处找地方分别掩埋了。

    ……

    两群数量在五千左右的巢穴亡灵一脸懵逼:大墓地呢?这么大,这么高,里边充满了让亡灵感到舒适的气息,刚才还立在这里,怎么一转眼没了?

    还陆续有亡灵从连棺材和水泥盖都被收走的坟地里爬起来,更别说上边的墓碑了。

    原地游荡了两天,没有巢穴庇护,狂暴的风雪令它们损失了一些数量。在本能支配下,它们向临近的街区迁移而去。

    ……

    “滋滋——”

    “滋滋——”

    仿佛永远也不会有回应的步话机中传出电磁音,一直守候在旁边的安德鲁愣了一下后,丢下手中翻的已经起毛的书本,从床铺上坐起,几步冲到步话机旁调节旋钮。

    声音逐渐清晰,虽然仍旧伴随着兹啦兹啦的干扰,但已经可以分辨是个男声,在机械的重复一段话,语言似乎是中文。

    安德鲁欣喜若狂,抄起通话器几乎是用喊的大声说道:

    “求救,求救,这里是安德鲁?斯万森,这里是安德鲁?斯万森,我们是斯威士阿尔法登山队,我们是斯威士阿尔法登山队,迷失在……请求救援,请求救援。”

    他突然想起来,原本他们是在攀登珠穆朗峰的,但经过迷雾后,所有人都不知道到了哪,地图完全对不上号,定位设备也全部失灵,而且终年不见阳光。尤其这两年间,他们已经迁移了最少两千公里。

    说自己迷失在珠穆朗玛峰哪个区域,对方派出救援队能找到这里吗?

    “求救,求救,这里是安德鲁?斯万森,这里是安德鲁?斯万森,我们是斯威士阿尔法登山队,我们是斯威士阿尔法登山队,请求救援,请求救援。”

    第二次发报,他的声音平静了许多,重复了三次后,他放下通话器,心想:

    不管如何,总归联系上文明社会了不是么?

    步话机中的录音男声突然被中断,传出一个磕磕绊绊的用英文说话的女声。

    仿佛天使般的声音,他的心情一下子沐浴在阳光之中。

    安德鲁也不会英文,双方鸡同鸭讲的交流了一会儿,用简单词汇确认了德语和法语,对方让他稍等。

    “德语还是法语?”

    很快,步话机中又换了一个女声,分别用两种语言问了一下。

    “德语吧,我的家族来自德国。”

    “你好,这里是……呃……”对面的女人迟疑了一下,用熟练的德语说道:“首先说明一下,我们并不是官方的救援组织,只是自发的在搜寻人类幸存者,因此能力有限,并不保证百分百能对你们进行救援。”

    “私人组织?没有关系,你们可以帮助我们联系一下天朝官方,或者斯威士大使馆,只要能帮助我们通报一下,我可以保证你们同样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以及我们的私人感谢。”

    “不是这方面问题”,对面的女人轻笑一声,“很抱歉,我能问一句你们迷失了多久吗?”

    安德鲁从羽绒服下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个小本子,翻到中间看了一眼,对着通话器说:

    “两年四个月,今天是第一千零二十三天。”

    “一千零二十三天前,爆发了全球性的灾难,我想就算你们远在珠峰,也应该察觉到了。”

    “是的,我们有四名同伴突然发狂,无法控制,我们不得不杀死了他们。”安德鲁平静的陈述,“可是这和我们能不能获救有关系吗?”

    “我想你误会什么了,嗯,等我说完你就理解了,我们这里是天朝北方海港城,同时也是灾难爆发当日的重灾区,在我们城市以及周边的数百公里范围内,一千零二十三天以来,你们是我们找到的头一批活着的人,我们这里自灾难之日起,也跟任何官方断绝了联系。”

    安德鲁的脑中一团浆糊,他粗略想象了一下珠峰与天朝北方,实在无法找到二者的联系,而且对方给他的信息冲击也太大了,以母语狠狠问候了王德发(what_the_fxck)几遍,他们登山队分析的可能性是集体穿越到异世界,然而真相是这么刺激的吗?全球灾难?末日?

    他放下通话器,对着旁边的洞口用母语吼了几句脏话,对面伸出几个毛茸茸的脑袋好奇的看了看他,又缩了回去。

    他重新拿起话筒,说道:“既然你们什么也做不到发这种广播又有什么意义,散布让人绝望的信息好让人快点告别这个该死的世界吗?”

    “冷静点,安德鲁……哦,我很抱歉,我还没有通报的名字。”

    “我现在一点也不关心你是什么人!一点也不!!”

    “那松软烤面包如何?没有任何添加成分的草莓酱呢?或许你更喜欢酸脆可口的腌黄瓜切片?还有室内温度保持在二十度温暖居所,床铺很舒服哟。”

    对方的话语充满了魔性,而且似乎非常了解自己的饮食习惯,安德鲁的口腔中瞬间分泌出了口水,现在哪怕带点咸味的烤肉在他看来就是天堂的福音。

    他吸了口气。

    “好吧,我向你道歉,女士,要知道我们在黑暗的风雪中迷失了二十八个月,心中难免充满负面情绪。”

    “所以呢——”对面拉长了声音。

    “请问你的名字,女士。”

    “非常好,看来我们可以冷静的交流一下各自的信息了,自我介绍一下,你可以称我罗夫人。”

    ……

    几小时后,外出狩猎的同伴返回山洞。

    安德鲁向小伙伴们通报了他了解到的消息。

    算上安德鲁在内,他们有八个人。

    五名登山爱好者,其中四个是白人,两男两女,一个中国女孩。

    一名当地向导,两名雇佣的辅助人员,都是男性。

    除了安德鲁外,其他人不是进化者就是职业者。

    进化者是某方面身体素质得到强化的人,向导普布老爹和两名辅助王进、王力兄弟是进化者,他们的体力和力量现在几倍于常人。

    这里唯一的常人就是安德鲁,他没有特殊能力,唯一会的是维护电子设备。

    林纳尔是安德鲁的好友,他是兽语者,能够与野兽沟通,也多亏了他,八个人才能在冰天雪地之中幸存下来。

    隔壁的山洞里住着一窝雪山白狼,个头和能力不比罗信的巨型狼青差,林纳尔使用职业能力与之沟通后,白狼才没有将他们当成食物,而是形成共生关系,接纳他们一起居住。

    两个白人女性一个叫鲁尼一个叫罗赛,从名字到具体形象都不会给人任何特殊遐想,两人都是三十来岁的白人大妈,身材粗壮。

    鲁尼是【元素法师】,除了会搓冰箭外,还掌握一个叫【环境忍耐】的法术,能够提高所有人对寒冷的忍耐性,这个队伍至今无人冻伤她是最大的功臣。

    罗赛是【恶魔术士】,目前只能召唤一个两尺高能丢魔能火球的长尾猴魔,这种恶魔长长的尾巴上燃烧着一团红色火焰,通常派不上用处,不过这只恶魔自带一个天赋法术【恶魔视觉】,能让人拥有类似热成像仪般的夜视能力。

    在目前这种黑暗无光的环境下,能提供不少便利。

    中国女孩叫凯瑟琳,是这支队伍的首领。

    她的职业是和徐雯嘉一样是【战士】,能够成为头目的原因是她可以凭借两把冰镐,在正面硬肛中放倒一头冰原暴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