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罗信随口应道。

    “你能搞到一艘……”话一出口,刘瑾瑜想到现状,改口道:“肯定能搞到了,现在又没别人全是无主之物……”

    她突然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不甘神色,“唉,你如果能早些发现我们就好了,现在已经晚了”

    徐雯嘉和孙丽嘉似乎明白她想说什么,两人先是想了想,然后都露出和她一样的神色。

    罗信也开始思考,几口扒光碗里的饭,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从桌面上给自己开了瓶“肥宅快乐水”,喝了两口。

    船——海水消退——已经晚了……把这几条线索串联到一起,他问道:“你们是想搞条船出海?为什么?”

    “当然是离开这里”

    另外两人的兴致不高,孙丽嘉开口解释。

    “只要找到海水的位置,码头上的船我基本都能弄到海里……”

    “真的?”说到这里,刘瑾瑜和徐雯嘉各自双眼一亮,喜不自禁的抱住了他的胳膊。

    “……当然是真的,而且你们知道,没什么人成功逃走,也没其他幸存者,城市里的各种物资保持完整,这些我也都能弄到船上,但是还是那句话,为什么?”罗信问道。

    “当然是离开这里”两人异口同声重复了这句话,刘瑾瑜兴奋的说道:“坐船走水路,正常情况下只需要两天就能达到魔都,就算我们技术不好航线不熟,撑死一个礼拜也能开到对面去”

    罗信搞不明白,皱了皱眉头,“有意义吗?你们不是说灾难在全球发生,就算我们到了渤海海峡对面,情况不还一样?”

    这话一出,三人顿时明白症结所在。

    徐雯嘉虽不像刘瑾瑜那么兴奋,但也抱紧了他的胳膊,解释道:“灾难虽然在全球爆发,但各地的爆发程度不同,我们国家只有鸡头的位置灾难程度严重,也就是半个草原地区、东北三省以及胶州半岛为重灾地区,除了胶州半岛外其他基本全部陷落,但是除此以外其他省份因为组织得当反应迅速,加上丧尸化的人群比例小,也不是靠病毒传播感染的,被咬到只是普通外伤,人口损失并不严重,在我们失联前就已经整体恢复正常社会秩序”

    “靠”这消息对他来说太劲爆了,罗信忍不住说了粗口,“那么说关内现在是正常社会?”

    “嗯”三个女人飞快点头。

    罗信不说话,从刘瑾瑜怀里有点困难的抬起手臂,摸了摸下巴,三个女人乖巧的注视着他,没有打断他的思考。

    片刻后。

    “还是不行”

    “为什么?”刘瑾瑜急切的问道。

    “你们可能不知道,现在大气环境下充满了特殊物质,有点类似死气,但性质非常多变,严重干扰了无线信号的传播,虽然不知道具体的衰减率,但我们现在所在的地区以及一个不确定的大范围之内,是没有无线电信号和卫星信号的。

    也就是说,所有的通讯、导航、定位手段都不可用。

    同时现在外边雾气弥漫,不知道其覆盖范围,肉眼能见度最多30米,我的暗影形态视线也只有40米多一些”

    罗信说着话,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怀表,递给刘瑾瑜一看,才发现不是怀表是一个指南针。

    “现在的磁场也是乱的,我们所有的定位、辨向手段几乎都无法使用,而且你忘了最重要一点,变异生物,现在老鼠比狗大,猫比老虎大,狗呢比牛大,我不信海里没有这种变异。

    根据我的推断,可能因为体型发生变化,所有生物都在重新确认自己在食物链上的地位,表现出来的攻击性根本就是不可理喻型的,不但尝试攻击任何生物,连同类都在捕食菜单上。”

    徐雯嘉还没什么,刘瑾瑜的脸色每说一条就黯淡一分。

    罗信最后总结道:“在这些状况下,触礁、迷航、遭到海洋变异生物的袭击,前二者是有大概率发生的,后者是板上钉钉绝对会发生的,所以出海这条路根本行不通”

    见她神色抑郁,罗信搂住她的肩膀,“我不知道你这么想见的是什么人,但对方知道你还活着的话,无论如何都肯定不希望你因为鲁莽行事而送命”

    刘瑾瑜点点头垂首靠在他身上。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罗信原本以为世界已经崩坏,没想到只是坏了一部分。

    今天得到的消息太过震撼,颇有“垂死病中惊坐起”之感。

    心态倒是没崩,只是思维有些混乱。

    饭后,徐雯嘉坐在椅子上,把脑袋撑在自己腿上发呆。

    孙丽嘉左看看右看看,摸回客厅继续打游戏。

    刘瑾瑜心不在焉的收拾餐具。

    罗信放弃了思考,他觉得自己需要和美女冷静一下。

    拉着徐雯嘉回了卧室。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假装有两个月的日常场景)

    两个月后。

    徐雯嘉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床头柜放着三套衣服。

    她侧身枕在枕头上,把脑袋支起来想了想,反手推了推身后的刘瑾瑜。

    “干嘛?”

    “罗信呢,怎么没看到他?”

    两人的作息时间基本同步,只要不与罗信做早操,一个睡醒了,另外一个也差不多。

    自然醒。

    “昨晚搞完丽嘉后就出去了,没回来过,怎么了?”

    “应该是回来过,给我们拿了3套衣服”

    “哦”

    两人的反应都挺平淡的,甚至各自还想再懒会儿床。

    三个女人此时都长出一头短发,徐雯嘉的气质没怎么变,以前怎么美,还是怎么美。

    刘瑾瑜因为短发的加成,成熟妩媚中带着清爽的气息。

    孙丽嘉是伪?运动系美女,肚皮上卷着一条毯子,手脚摊开了躺在那边睡得正香。她昨晚本来就修仙打游戏,又被罗信劫到秋名山飙了两小时的车。

    磨蹭了一会儿,两人下了地,去卫生间整理一下个人内务,顺道冲个澡,擦干身体回来,简单比对一下长短,各自挑了一套穿在身上。

    运动型胸围,带弹力的棉质四角短裤,外加一身休闲款运动服。

    徐雯嘉标准的模特身高,拉丁裔混血辣妹的惹火身材,加上美丽的颜值,基本什么衣服都能hold住,运动服都能传出爆款时装的风采。

    同她相比,刘瑾瑜稍矮一些,但她的胸臀二围比徐雯嘉还夸张,穿上宽松的运动服,虽然也hold的住,和徐雯嘉站在一起,显得有点粗矮。

    这也是为什么欧美南美那些身材不高的肉弹美女做视频或直播时,通常只穿修身、紧身服饰的原因。

    两人简单拨弄两下出了门,来到六楼,从墙上摘下钥匙打开对面的门。

    原本以为和楼下浴室一样,是一个40多平米的小户型,哪知道打开灯里边是整栋楼的6层。也不知道罗信是怎么办到的,原有墙壁不管承重墙还是隔断墙都被清理一空,因为是顶层阁楼,整体呈现出三角形空间。

    特别是伴随着“噔噔噔噔”的声效,灯光一截一截由近向远推进,非常有电影的画面感。

    里边像卖场一样,两条通道三排货架,摆满了各种服饰鞋帽。

    两人手挽手随意选择了一边,开始挑选游览。

    “这里弄的像模像样的,好像在逛商场哎”

    “嗯,除了商品摆放有点问题,而且牌子之间的排序也挺胡来”

    “嘁——”刘瑾瑜嗤笑一声,“又不是开店做生意,而且你觉得咱们家那位会在意时尚品牌吗,他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徐雯嘉也微笑起来,“嗯,说起来这里不是卖场也不是库房,而是我们的私家衣柜,怎么摆放都合情合理”

    她们三个女人原本关系就紧密默契,中间插入罗信,互相之间居然也没产生龃龉,可能因为生活在被割裂出正常社会的封闭末日环境,潜意识里屈服于残酷的外部条件,四人组成的特殊关系说不出的……和谐。

    徐雯嘉和孙丽嘉只用了一个月就达到了“心甘情愿给罗信生猴子”的地步,这还是当初得知关内存在正常社会秩序,罗信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大幅度降低了同她们发电频率的结果。

    他最开始跟徐雯嘉讲的是“两个礼拜”了解一下。

    至于刘瑾瑜,虽然进度慢了一些,但在昨天也完成了“心甘情愿给罗信生猴子”成就。

    而达成这个成就,她们也就明白“更加便利”的含义所在。

    感情升温,称呼也发生改变,孙丽嘉和直接喊“老公”,徐雯嘉会在“老公”和“罗信”之间视场合切换,刘瑾瑜由直呼姓名改成“咱们家那位”或“老罗”。

    两个女人说说逛逛,手里渐渐多了一些衣物,都是居家型的休闲服饰,还有袜子跟鞋,帮孙丽嘉也挑了几身。

    场地两头都有试衣间,虽说是私家衣柜,但两人都没有随意在场地内更换试穿,而是拿到这里进行。

    路过一处童装柜台时,刘瑾瑜停下脚步,相邻的几个货架也都是童装,甚至还有婴儿装。

    “怎么了?”路过几次,这里没有她需要的东西,徐雯嘉都没怎么注意这里。

    “喏”刘瑾瑜用下巴点点柜台。

    徐雯嘉看过去,还是没明白,“???”。

    “提前准备童装,是因为……?”刘瑾瑜没有直接说明,而是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引导她。

    “有孩子将要出生?”

    “是有孩子要生”

    徐雯嘉琢磨一下,明白了这其中的差异。

    “一个男人,在末日环境下生活,没有其他同类,相反的是,他不但有一个舒适的生活空间,还有源源不断的食物供给,同时城市遗址里还有几辈子都用不完的物资,你觉得他在这些条件下,他最想要的是什么?”

    虽然没提名字,但用脚后跟想都知道她指的谁,徐雯嘉想了想,说道:“游戏机”

    “噗”刘瑾瑜没绷住,笑出声来,她原本想要的答案是“女人”。

    罗信现在的表现的确是【女朋友哪有游戏好玩.jpg】,天天和徐雯嘉抢游戏机。

    “当他知道还有其他几个亿的同胞,国家秩序都保持完好,当然就没有繁衍后代的压力啦”,她掐着腰笑着说道:“我说呢,我就一直觉得我给他做的人设与他的表现有些不符,居然会对我们三个人同时下手”

    徐雯嘉看她只是一副解了心结的样子,并不是吐槽埋怨自己被三飞,心中暗想:我们三个人也有些不正常好不好……

    她舔了舔牙,没有继续想下去。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两人在自家衣橱里逛了一上午,等发觉时已经中午,都过了饭点。

    “糟糕,看来得找个手表了”

    两人抱着衣服,匆匆回到三楼,进门一看,孙丽嘉已经起来了,但仍旧光溜溜缩在懒人沙发上打游戏。

    “老罗呢?”

    “不知道啊,没回来”

    刘瑾瑜把衣物交给徐雯嘉,徐雯嘉抱着进了卫生间,里边有洗衣机,打算把这些衣物洗一遍再穿。

    “不是有衣服了吗,你怎么还光着?”

    “习惯了嘛”

    “没羞没臊的,赶紧穿上,不听话我让老罗没收所有游戏机,包括电脑”

    “哎嘿嘿嘿”

    两人拉拉扯扯进了卧室。

    “中午想吃什么?”

    “嗯,地三鲜,嗯,糖醋黄花鱼,饭想吃馒头”

    “没发面,来不及做馒头,中午先吃米饭,晚上做”

    “好”

    孙丽嘉也不看大小,直接拿起衣服就往身上套。刘瑾瑜从她那里拿了今天份额的面包和水,就赶紧去厨房张罗午饭。

    罗信鉴定这两样东西的等级为2到5,而经过这么长时间,刘瑾瑜和徐雯嘉多少也了解一些游戏、dnd、玄幻小说里的设定,其它功用还不清楚,反正用这两样东西做成主食或者添加在菜里,可以让大胃王徐雯嘉的食量下降到三人左右。

    在发觉了刘瑾瑜的厨艺之后,罗信就由她接管了家里的厨房,平常没什么事,徐雯嘉也会给她帮忙打下手。她以前只会煮方便面,还会煎个鸡蛋,现在刀工纯熟,能够处理大部分蔬菜和常见河鲜、海鲜,烹炒也凑合,只是做出来没刘瑾瑜好。

    “茄子、土豆、辣椒,5条……不,6条黄花鱼”

    刘瑾瑜手脚麻利的淘好米,一一设定4个电饭煲。

    “你现在也能用了,要不你自己试一试?”徐雯嘉在墙壁上的面板划划点点进行操作。

    “不,这次来不及了,下次吧”

    “好”

    随着徐雯嘉的动作,她打开面板旁边的壁柜,分别拖出4个装着茄子、土豆、辣椒和黄花鱼的塑料筐。

    黄花鱼是大黄花鱼,一条足有40厘米长,被拖出来后在筐里不断挣扎拍打。

    “丽嘉要吃地三鲜,你处理一下菜,我杀鱼”

    刘瑾瑜把黄花鱼拖到对面的水槽,徐雯嘉干脆脱掉外套,在这边的水槽择菜。

    同两个月以前相比,厨房大了近一倍,从内部看好像向外凸出了一块,但将头伸出窗外,楼体的墙壁上下都是平的,没有任何变化。

    炉灶的数量多了一倍,因为平常有两个人在这里做饭。

    锅台和壁柜变成不锈钢外壳的,都是徐雯嘉根据烹饪需要进行改装的,看上去不像是普通居民的厨房,而是专业饭店的后厨。

    达成“愿意给罗信生猴子”成就,就能通过面板进行一些匪夷所思的操作,像是将对面养殖在高层大楼里的瓜果鱼虾直接采摘装好并且变进这边的壁柜里,又或者将房间的面积变大,改变装修,改造、增添设施等等。

    不过改造功能目前只有徐雯嘉一个人有,刘瑾瑜还没进行测试,孙丽嘉只有一般的功能,像是从壁柜里拿个水果什么的。

    为什么获得不同的权限,罗信表示他也不知道,反正三个女人都信。

    另外就是,卫生间里的洗衣机和厨房里的抽油烟机工作起来都没有一点声音,工作效果也特别好,洗衣机的表现还不明显,因为今天以前三个女人只是洗洗毛巾、床单什么的。

    抽油烟机就很厉害了,能把油烟抽的一丝味道都飘散不出来。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开饭前,罗信不知道从哪一脸倦容的出现。

    他此时和以前有所不同,头发和胡须修剪的极为精致,掩盖了一些面部缺点,看起来帅了许多,是徐雯嘉的手笔。

    “你做什么去了,怎么才回来,嗯……”

    徐雯嘉张开两臂,任由他把自己搂在怀里,亲吻的时候还把脸上的油蹭在自己脸上,没有一点嫌弃。

    然后是孙丽嘉和刘瑾瑜。

    “怎么累成这样?一脸油,熬到现在没睡觉?”

    刘瑾瑜半拥着他,架起他一条胳膊,走向卫生间。

    “好累,好饿,想先吃饭”罗信不想动弹。

    “乖,先洗把脸,一会儿你想怎么吃都可以,我喂你吃都行”

    片刻后,她扶着罗信回来,洗了把脸,罗信看起来精神了点。

    孙丽嘉往他身边凑了凑,夹了口鱼肉蘸满汤汁,送入他口中,“来,啊,你干嘛去了,怎么搞成这副德行”

    罗信嚼了两下,把食物咽下去,“我自己来,别喂我,整理信息去了,中途有些地方不能中断,一不注意就搞到现在了”

    孙丽嘉好奇的问:“什么信息呀?为什么不能中断?”

    “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和‘我们愿意给你生猴子’差不多?”

    “嗯”

    <span ss="read-author-name">幻疾风01说

    ps.章节名难想就不想了,我觉得车技还行,这几天除了有几小节莫名失踪外,没出现被等待审查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