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晕剑的少年 > 第五章:马村惊变
    两人仅点了几样小菜和茶点,做得十分精致,米饭也是莹白润亮,马古对灵儿说不愿饮酒,两人便让小二沏了一壶茶来。茶是信阳毛尖,青绿的茶水入口甘润,不愧是洛阳新建的第一酒楼,不管是菜品还是茶品都属一流无疑。

    两人坐着边吃菜边闲聊了起来,刚刚认识不久,又都是少年心性,两人竟聊得甚是投缘,往往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就对对方脱口而出,不一会儿小菜就吃得所剩无几,马古就开始喝起茶来,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事实上马古一打开话匣子就说个不停,灵儿也不喝茶,就听着他说,两只眼睛静静注视着他,听得有趣的时候就浅笑起来,眉毛和眼睛都笑得弯弯的。

    灵儿是城里人,哪里知道乡间的那些玩物,听马古说得天花乱坠似的,不禁心生向往。

    马古见她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忽然想起自己有揣一兜的竹叶来,这竹叶是他用来吹哨所用,带出来的时候想着如果走得不远发生了什么意外,还可以吹哨传信给师父,竹叶薄薄的一小片,用内功对着侧面吹动,声音尖刺,可以传得很远,此刻看来并没有什么用处了。

    马古便从兜里掏出几片竹叶来,只见他双手灵活变动,拿着竹叶的两头折了又折,再夹进去几片竹叶,又折了几转,手法娴熟,三两下竟成了一只螳螂模样的玩物,灵儿看得甚是惊奇,直瞪大了两只眼睛,不禁拍手叫道:“快给我玩玩!”

    马古便把“螳螂”递给了她,灵儿拿着“螳螂”翻来覆去地看,马古就让她拉一下“螳螂”的尾巴,那“螳螂”两只前爪竟前后抓动了起来,显得十分逼真。

    马古又用竹叶给灵儿做了一个海螺形状的哨子,还做了一只小蜻蜓,如果竹叶够的话,他还可以做出一只完整的兔子来的,此刻却只能做成一只兔子耳朵,这些东西灵儿拿着把玩了好久,一个个都爱不释手,再看马古时眼里充满了崇拜的小星星,把马古看得很不好意思。

    马古想起他小时候和村里几个调皮的孩子跑到坟山上去玩,就是捡了竹叶来做这些小玩意儿,他还学了好久才会,村里的那个叫“二筒”的小孩子还一边吸着青鼻涕一边说自己以后要卖这个赚钱,当时他只是笑笑,不想现在竟然刚好能用上。

    这酒楼上坐着的几乎都是城中富贾,也没有见人做过这些玩意儿,马古在做海螺的时候,整层楼大部分的人都盯着他,直到他做完兔耳才看到这些人的目光,脸稍有些红。本来吵吵嚷嚷的酒楼竟然变得有些安静,只听得有人在小声议论:“我原以为这些老土的东西上不得台面,想不到还有漂亮的傻姑娘喜欢,啧啧。”本来开始还轻声轻气的,也不知是怎么说得高兴了,竟然越说越大声,整层楼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马古听得此人嘲笑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还诋毁灵儿,顿时脸上变得有些难看。

    声音是从右边传来的,马古往那边望去,见到靠近他们第二桌的两个男子正喝酒聊天,靠楼的边角的是一个富家公子,只见他粗眉细眼,长得稍显俊朗,一袭深蓝的长衣倒也有几分风度,他的声音有些尖酸,正是刚刚说话的人,而坐他对面那人是一个中年男子,脸上瘦削如刀,一只手拿着饭碗就像拿着一只小茶杯一样,也不知道比平常人的手大了多少,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看就是练家子。

    马古看了一眼灵儿,却见她低着头好像在想些什么,好像对这家伙的话并不在意,女孩儿家的名声很重要,以灵儿的脾气不应该这么淡定啊。

    马古却皱了皱眉,他拈起一片竹叶,向那富家公子甩手飞去,竹叶又轻又细,在马古内力带动之下,竟然飞得又快又急。

    那中年人在那富家公子说出这话的时候一直便瞟着马古这边,注意着他的动作,见他飞出一片竹叶,知道他是想警告自家少爷,当即冷哼一声,一掌拍出,想要阻止竹叶飞来。

    却不料他出掌虽快,竹叶飞得更快,细长的竹叶划过那富家公子的衣袖。那富家公子的左臂袖子被割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袖子里面也被割破了一条浅伤。

    那中年人当即大怒,站起身来就要向马古发难,没想到那富家公子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在意,他带着愤怒的眼神复又坐下,两人又开始轻声说着什么事情,不再理会马古了。这富家公子倒是挺沉得住气的,马古心想。

    一层楼的人都看着这幕,还以为会看到什么精彩的东西,没想到一瞬间就风消云散,有些人甚至开始鄙视那富家公子两人,有胆子说却没胆子闹事,真是脓包,有人却为马古这一手飞竹叶的功夫暗自喝彩。

    一段短暂的小插曲之后,马古和灵儿又开始闲聊起来,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般。马古还给灵儿说了自己练功的事情,灵儿先前看他那手竹叶伤人本来大感兴趣,吵着要他教给自己,听他练功时这么辛苦,又不想学了。

    聊着聊着,马古忽然问道:“对了,这少林寺是在什么地方,师父让我出来找少林寺来着,却又不告诉我在哪儿。”

    灵儿听他这么一问,顿时抿嘴笑了起来。

    马古奇道:“我正经问你的,你干嘛这般笑我?”

    灵儿“咯咯”笑道:“你是我见过第一个不知道少林寺在哪里的人,你们男的不都对少林寺清楚得很么,你说一套他说一套的,都说少林武功甲天下,好像人人都在里面学过武功一样。”

    马古笑着道:“这我可不清楚了,我只知道我师父武功高强,却不知道少林武功怎么样。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少林在哪儿。”

    灵儿说道:“要去少林的话,你怕是走错了方向,这少林在郑州那边,从洛阳要往东走,骑马的话一两个时辰便到了。”

    原来少林在郑州,这下就好办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体己话,时光飞逝,又差不多要到傍晚了。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底下忽然穿来一阵大叫声:“少爷,少爷,出事啦,出事啦!”

    马古在想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想往楼下看看,但他转过来身子的角度刚刚看不到酒楼下的人。

    这个时候的酒楼人已经寥寥无几,能被称作“少爷”的,也就那富家公子一人还坐着了。只见他皱了皱眉,对着楼下的传话人打了个噤声的手势。

    一会儿便听得“咚咚咚”的声音,那人跑了上来,只见一个包着粗布头巾的乡下人从楼梯处飞身而出,两手抱拳,双膝下弯,一副奴才姿势,对着那富家公子的方向。

    这人竟然是马古认识的,他叫马大豪,论起辈分来,他还要叫这中年汉子一声大豪叔叔。

    只见马大豪瞥了一眼马古,立马低下头来,对着那富家公子说道:“小的来迟了,马家出事了,现在整个村子里的人跑的跑,死的死,房子都被烧了,您快去看看吧,小的走投无路才来找您,一定要救救他们啊!”

    虽然他说着悲天悯人的话,脸上却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奸诈嘴脸,只是马古被他的一番话惊到了,竟没有注意到。那富家公子的嘴角泛起一阵邪邪的笑,可是并没有谁注意到。

    灵儿见马古神色有些不对,刚想问问他怎么了,立马又想起来他好像就是马甲村的人。

    马古忽然如飞般掠了出去,一手卡在了马大豪的脖子上,他身形太快,马大豪都没有做出反应来,就被他拎了起来。

    只见马古脸上青筋暴起,显得精神极度失常,他大声喝道:“说,谁放的火,村子里都有谁死了,谁跑了!”

    马大豪身在半空,被马古提着脖子,竟也是一副青筋暴起的样子,只见他“咿咿呀呀”地说不出话来。灵儿在旁边喊道:“马古,你把他松开,不然怎么问他呀。”

    马古听得灵儿的声音,总算是稍稍清醒了一点,他把马大豪松开,马大豪就像一摊软泥瘫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不住咳嗽,显得甚是难受。那富家公子开口说道:“兄台你这就过分了,他好歹...”

    “你闭嘴!”马古的声音带着一种强烈的震慑力,那富家公子要说的话生生被打断了,一脸阴鸷地看着马古。马古又对着马大豪道:“大豪叔叔,多有得罪。说清楚点,马家村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大豪在地上滚着咳了好一阵,突然便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指着马古哈哈大笑道:“马古,你家老油条死了!你个丧命的,你克死你的养祖父,又克死你养父,你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我,你有什么能耐?我告诉...”

    他一个人叽哩咕噜地说着,马古听闻马油死了,哪里还听得下去,飞身便要从酒楼跳下去。只听得灵儿叫道:“等等!”

    他便站在八角的琉璃瓦上,一双眼赤红的看着灵儿。

    “我叫段新灵,就住在洛阳将军府上,你...要来找我。”

    他点了点头,夜色黑得很快,他很快被夜色包裹在远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