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聊斋 > 第两百八十九章:龙马
    弄清楚陈唐身份后,宁弈反而有点拘谨起来了。觉得彼此之间的距离一下子便被拉开,隔着鸿沟。一个穷酸秀才,一个却是探花郎;功名上的差距,自古便形成了规矩,难以逾越。

    陈唐以为他一时间消化不了,也不理会,自顾去伐木为舟。

    宁弈找到了话题,问道:“不矜,那大塘乡要坐船过去的吗”

    陈唐点头:“穿过这道峡谷,即可到达。”

    宁弈叹道:“果然与世隔绝,住得那么偏远,寻常时候,不懂路径的话,有谁能找到这里来”

    “可不是。”

    陈唐随口应了句,又想到即使在通讯发达的现代社会,都还存在着刀耕火种的古老村落。在这方时空,类似大塘乡的地方,肯定有着多处。

    不过是不是想象中的美好桃花源,就仁者见仁了。蔽塞的地方固然清净安宁,但物质条件好不到哪里去。自耕自足的生活状态说得好听,可并不好实现。受条件限制,小小天地,不可能什么都具备。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陈唐弄出了一条以木材为主体的舟筏来,放到水上能浮动,可人和马站上去,负重就不够了,根本无法行驶。稍不注意,便会倾覆翻沉。

    这一下,可就难办。木材不同竹子,浮力有所欠缺,加上手艺和其他材料的问题,很难造出一艘真正的船。

    陈唐看向宁弈,可宁弈更是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聿聿!”

    此时,胭脂马忽而嘶鸣起来。

    陈唐一怔:“你有办法”

    马匹本身会游水,可另有棘手的问题。这道河流虽然水流不急,没甚风浪,但去到大塘乡,可得有一段路程,在驮人状态下,又是另说。

    “聿!”

    胭脂马扬首叫唤,意思仿佛在说:“一切有我”。

    陈唐想了想,回头对宁弈道:“品臣,你先留在这儿。”

    宁弈疑问:“你要骑马直接游过去”

    陈唐摸了摸下巴:“我尝试下。”

    宁弈打量着河流,不无关心地道:“此水水流虽然不急,但似乎不浅的样子。”

    陈唐翻身上了胭脂马,拍了拍马头,笑道:“我这匹马,可非凡品。”

    这话宁弈是相信的,毕竟亲眼看到胭脂马大口吃妖魔之肉,胃口比陈唐还要大几分。不过非凡是一回事,他更相信胭脂马是匹千里良驹,优秀的才能,主要表现在脚力之上,能日行千里,而没有想到别的地方去。

    陈唐又道:“你把箱子行李放过来,我进去后,弄到船,便来接你。”

    宁弈道:“两口箱子可不轻。”

    由始到终,他都没有打开过箱子,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在搬动之际,分量很重。

    陈唐道:“不差那点重量。”

    既然胭脂马没有发表意见,那就表明牠有把握信心。对于此马的脾性,他还是相当了解的。

    宁弈便把箱子搬过来,放到胭脂马后背上,口中说道:“那你小心。”

    陈唐也不知道胭脂马会如何渡江,双腿一夹,叫道:“胭脂,走吧。”

    “聿!”

    胭脂马一声长嘶,撒开四蹄,泼喇喇便朝着河流冲了过去。

    岸边河滩上,宁弈有些紧张,眼睛都不眨下,关注地看着,要看看这马到底怎么游水的。但下一刻,他的眼睛便睁得大大,一张嘴巴撑开来,许久无法合拢:老天,这是什么马

    马匹游水,正常形态跟牛呀狗呀相差无几,几乎大半个身子都沉在水里去。

    是以宁弈觉得担心,如果是这样的话,箱子会进水,而陈唐只能站在马背上,才能避免被河水湿身。然而刚才陈唐上马,姿态与平时赶路一般无异,并未有特别之处。

    但见胭脂马纵身一跃,转瞬便到了河中。河水中分,如有灵性,自动朝着两侧翻卷。马蹄霍霍,直接踏在水上,风驰电掣而去。看速度,竟比在陆地官道上走,还要快速几分。

    如此场面,简直惊世骇俗,极为神妙。

    宁弈何曾见过这般情景,脑子都觉得有点呆滞,许久回不过神来。

    其实坐在马背上的陈唐,亦是觉得奇妙无比。要知道下面可是柔软的水,但凡重一点的事物丢过来,便会沉落。可眼下胭脂马从上面驰骋而过,如履平地,实在叫人惊叹。

    这货,什么时候竟掌握着如斯神通

    陈唐暗暗称奇,脑海突地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事:当日在码头,那女童曾经喂食一颗珠子给胭脂吃。那珠子,莫不是传说中的避水珠

    他越想越像那么回事,也许这避水珠并不等同于神话传说的那般,但个中玄奥,毋庸赘言。现在有样子看的,胭脂马吃了珠子,便能在水上欢快奔腾了。看起来,比在地面上还要爽快。地面的路,说是官道,可路况着实不敢恭维,不是积雪泥泞,便是坑洼不平,很难找得到平整的大道。毕竟都是土路,可没有水泥路沥青路的说法。

    “啧啧,胭脂,你现在的样子,简直就跟龙马一样!”

    陈唐坐在马背上,享受着波浪翻腾,河水拂面的快意,心中大快。

    “聿!”

    胭脂马很享受“龙马”这个称呼,兴奋长嘶,跑得更快了。牠为马妖,而在血脉传承之上,龙为图腾,是神一般的存在。能与龙沾上关系,是诸多妖者趋之若鹜的本能。

    其实胭脂马目前的实力,也就相当于精怪层面,甚至还不如,毕竟牠目前还无法变化出人身来。

    陈唐转动着心思,那神秘女童送了令牌,又送避水珠,出手之大方,教人咋舌不已。应该不是出手相救的缘故,人家根本不用帮忙,也能轻松解决掉那些泼皮地痞。

    那么,难道是陪她逛街市,请她吃小吃,哄开心了

    忽然间,陈唐有一种欺骗小孩子的感觉。不过转念一想,两样东西在人家眼里,也许并不算什么。女童可是说了,那罗刹海市可是奇珍异宝,琳琅满目的……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算得上是一份大人情了。

    陈唐意念之间,胭脂马已经穿过了河峡,到了另一边去。视线之中,一片村落出现。

    那里,应该就是大塘乡了。

    陈唐正满心欢喜,猛地听到尖锐破风声起,一物飞掷而来,极为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