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福泽大地 > 第60章 济贫
    胡戎男孩抬起头,迎向轩辕明的目光,做好了一死的打算。但是他不想让亲人们死,他们只是饿,又有什么错。

    “因为饿?”轩辕明疑惑。“你们胡戎大军在北疆不是与北狄大军联合,两军粮食充足,实力雄厚,正要携手挥军南下?”

    “大人您说的话,我不知道,或许我家里阿大听了会清楚。但是我们,我们都是被大烈大军驱赶出家园的流民,大烈人一次次侵略我们的领土,夺取我们的牛羊,还要杀我们家人!害我们流离失所!现在是实在饿的没有办法才会跑到这里来偷粮食吃!”胡戎男孩不卑不亢说道。

    什么?被大烈军队侵略?驱赶出家园?

    这个视角轩辕明还是头一次听到。从来在福泽宫中听到的都是胡戎军队如何残忍骁勇,残杀北境军民无数,掠夺钱财与粮食。今日竟然听到了与此观点截然相反的话。

    又见,那个背着孩子的胡戎妇女跪着爬向轩辕明,抱住轩辕明的小腿咕叽咕叽悲痛的说一大堆胡戎话,又是哭泣,又是以胡戎的方式行叩首大礼。

    “她说什么?”轩辕明问胡戎男孩。

    “她说她男人在战争中死了,后来又有五洲军人冲到他家里来抢走了他家牛羊马,还杀了家里老人,只有他一个女人背着孩子跑了出来,家里全死了。”胡戎男孩说。

    又有一个老汉和一个老妇冲到轩辕明脚边,一边叩拜,一边流涕的说一通胡戎话。

    “他呢,他说的什么?”轩辕明问。

    “他说他失去家园后已经在北疆流浪了月余,从前还能在山林找点野货吃,近日大烈福泽大军一把火将北疆山林烧了,自己跟家人实在饿的没办法才南下涉险到粮仓里偷粮食。”胡戎男孩说。

    而后又有许多胡戎难民悲痛述说凄惨遭遇,轩辕明听到诸多遭遇背心发凉。这真是,闻所未闻。

    “大人,您给点粮食给我们吧,我们还有一百多伤残病号在家里等着,再不吃饭我们都饿死了。请大人放我们一条生路吧!”胡戎男孩见到轩辕明眼中有善良的微光在闪动,于是单膝跪在轩辕明身前祈求到。

    轩辕明迟疑着,他眼见这些受到战争重创的难民如此鲜活的呈现在自己面前,语言与行为也符合逻辑,不像是欺诈。

    从他们摸入粮仓到现在已有几柱香功夫,此粮仓守卫并不强悍,如真有援军攻入,此粮仓已早被拿下了。这些迹象表明,他们并无援军。

    但,他们所说的事情实在颠覆轩辕明的认知,令轩辕明难以消化。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二王子还迟疑什么?哈哈哈哈哈——”只见,粮仓屋顶又出现两个人影,那两人在月光下站立,衣襟招展,头上都带着虎皮面具。这正是那日乘风洒下祛鬼粉救下众人的兽面双侠!

    那日,他二人英勇救人,众人正要言谢。只见二人在空中撒下一道迷雾,大喊,不必言谢,记住我二人乃兽面双侠即可,哈哈哈哈———

    雾散之后二侠竟不知踪迹。但他们行侠之事口口相传,传遍江湖。

    “你又是什么人!”这大烈守卫成日在粮仓里待着,也不认得兽面双侠,于是仰头向屋檐上立着的两个来者喊道。

    “头,来的都是贼,管他什么人,抓了再说!”带头守卫旁另一人说。

    于是这一众守卫拔刀要砍向胡戎难民,轩辕明见状一把抓住侍卫的手臂。

    大烈侍卫拧着脸,说,“你真是福泽二王子吗?你怎么竟帮着贼人。”

    “我是二王子,因此更不希望饥饿的百姓因为走投无路而被杀。”轩辕明振振有词。

    是啊,我是福泽二王子,我的一边是五洲的权利核心,一遍是无辜的异国百姓投射在自己身上的满眼希冀。

    眼下这个情况该如何抉择?

    但是无论如何,百姓是无辜的。纵然是敌军的百姓,但他们不曾祸害别人,那么便应当像每一个平等生命那样拥有选择生的权利。

    如果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谁会冒死来此敌营盗粮呢?

    “如果你阻拦,那便是通敌!”大烈侍卫已蛮横用另一只手揪住轩辕明的衣服。

    黑犬兽见状,于是暴吼一声,飞身上去一口咬住带刀侍卫揪住轩辕明的手。只见那手顿时血肉模糊,血管破裂,鲜血直流。

    黑犬兽虽现下年幼,体格尚小。但那牙齿不是寻常的锋利,那可是一口能咬断野鸡野兔的牙齿!

    带刀侍卫被咬住,疼得哇哇大叫。

    黑犬兽并不放开。其他侍卫见状要砍向黑犬兽,黑犬兽便一个挺身又咬住来的侍卫的脖子。一犬抵挡住四五人。

    “哈哈哈哈,好犬好犬!”兽面双侠在屋顶拍案叫好。

    十四五岁的胡戎男孩看着,心想与其等死,不如盗了粮冲撞出去。于是朝难民们叽里咕噜说了一通,那些难民振奋,齐齐向粮仓的门撞去。

    粮仓的门被撞得松动。站在屋顶的万兽侠说,“我今天来就是知道你们凄惨,给你们派粮来了!来,本大王来给你们开门!”

    说罢,万兽王于空中一个翻滚旋转,两脚直踢存粮的粮仓大门而去。

    “嗵”的一下,那门被万兽王撞开,碎成若干片。

    “杀盗粮贼!”此时又涌来几十个大烈侍卫,大家直冲撞开粮仓门的万兽王而来。

    “万兽王小心!”屋顶上观看的千兽王也飞身下来,挡在万兽王面前,将冲上来的侍卫一手一个掰倒、一脚一个踢飞。这千兽王可是一顶一的高手啊,这些个守卫算什么!

    “你在这挡着,我护送难民取了粮就走。”万兽王说完,就指挥起胡戎难民有的拿筐,有的推木板车,自粮仓向外运粮食。

    轩辕明听从了自己的心,上前帮助饥饿的难民。

    但轩辕明在协助运量过程中也发现一个奇怪的事,那便是这粮仓并没有存满粮食,里边只有零星少许粮食。

    不是说岳王拨了百担吗?

    这个粮仓里北疆较近,应该满存粮食以备战时之需才是。

    况且就这么点粮食,何须外边那些人这么誓死守卫?

    这里边有蹊跷。但眼下时间紧迫,还来不及自己打探。

    不一会儿,这些难民便运了满满一车粮食,且人人怀里或背上又运有粮食。

    双兽二侠又协助找来马车,将粮食放上马车让胡戎难民运走。

    一些难民背着粮摸山而跑,一些难民驮着粮骑马而跑,还有五六个乘马车而跑。

    兽面双侠及轩辕明护送马车上的人已跑出千米,原认为追军已甩开,已经准备要走了。却见远远的自南又来了一众人马,奔腾的向难民的马车而来。

    “不好,大烈援军到!”千兽王踩在马车车尾眺望。

    “放心,看我上去抵挡住。”说罢万兽王跃下马车,又踏着树冠一路凭轻工飞身向前。

    “我也来!”千兽侠也飞身去相助。留下轩辕明兰依两个在车上护住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