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福泽大地 > 第42章 入殿
    半柱香时间过去,便见长街内缓缓走来威严队伍。

    那队伍打头阵以两台锦绣大轿抬着两个人,这是那种顶有华盖,四周以轻纱遮住的夏日凉轿。透轿子轻纱望去,一顶凉轿内里正坐了云土墨王子,而另一顶轿内端坐一位十一二岁模样的公主,猜测便是云土玉儿公主。

    云土王室两轿之侧,又有臣子司徒宇谋等人骑高马跟随。

    轩辕明坐在将府台前,前面一排站满了人,他所坐的台阶上又来了好几个麻衣百姓。有个手拿丸串的男人,一边吃串一边问轩辕明。说,“听说这些都是五洲各国的王子公主啊?”

    吃串男人嘴里喷出难闻的蒜蓉味。

    轩辕明不想理睬此人,不作回答。

    那吃串男人又不住点评,“嚯,排场好大!看这云土王子好英俊帅气。”

    云土的队伍过去之后,又来了泉泽一行队伍。来者却不是泉泽太子,而是一位着深蓝纱裙的女子。女子在凉轿内盘腿而坐,显得冷峻又威严。想来,这便是传闻中泉泽的霸道公主?她在泉泽帮泉泽吴王料理事务,传闻中是个能以一敌百的霸气女人。此女以身体不适为托词,并未参加福泽朝拜会,故轩辕明并未在那日见到她。

    蓝衣公主的凉轿后面又跟了一顶稍小一点的轿子,轿内坐了一位圆眼圆脸的公主,模样十四五上下。她将两只手抱住握在肚上左顾右盼。近日她求姐姐带来福泽北境来看看瞧瞧,也“历练学习”,此时心情很是雀跃高兴。

    蓝衣公主的轿子侧旁跟了以太师丘越为首的一些人。轩辕明恰是从丘越判断出这是泉泽的队伍。

    当蓝衣公主的轿子过去时,有两个男人慌张躲避。

    那便是早几日便来到此处的泉泽文太子及侍卫阿呆!

    他们这几日扮成面相师模样,嘴上贴一粒黑痣,靠替人摸脉看相打探北境闹鬼、冤屈事情种种。

    见凶恶王姐来,文太子连忙弯腰躲至人群之后。要说这文太子对父王及各个母妃均敢顶撞,唯独最怕这个威武霸道的王姐。

    泉泽的队伍已然过去,又有一行人乘龙凤轿撵而来。

    那来者不是别人,恰是福泽的王室人物,大王子轩辕晖是也。

    只见这一行人气势磅礴,十数小侍卫开道,又有众多穿锦绣衣裳的白肤婢女相伴轿撵左右。福泽太傅吕韦为首的朝臣,骑棕黑大马跟随轿撵之后。

    大王子轩辕晖端坐于轿内,闭幕养神。昨夜太傅的人马寻至自己入住的小客栈,惊动了客栈上上下下。

    太傅跪地,言说王后在宫中如何担忧思念种种,又说武原邀请大王子前去查看北境征兵、粮食使用、北疆战务等事。太傅吕韦苦苦相劝,要大王子轩辕晖随自己去一趟北境宫殿。而后同回福泽京都。

    轩辕晖想,调查北境战务情况是他此次来北境中都的要事之一。既然太傅吕韦带着一众武功高强的侍卫军已经找到自己,此时跑也不可能,便先随他去。来日再慢慢找寻弟弟轩辕明。至于回不回福泽京都,到时候再看!

    福泽王室的列队走过,到底是福泽自己的王族呀,有排场,有气势,百姓也念着福泽王室的好。于是百姓们一看是福泽王室来到,便齐齐高呼,“王子安康——王子吉祥——”

    百姓们齐齐跪拜在地,那原本遮挡在轩辕明身前的百姓也都跪拜在地。明左右一同坐在台阶上的百姓此时也都诚恳跪下。

    唯独轩辕明,他此时愣坐在台阶上,格外醒目。自己是福泽的二王子殿下!高高在上的二王子殿下!要自己跪拜王族并旁带着其身边臣子侍卫,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大胆!你怎么还不跪下!大王子多么英俊神武人物,不容你在此造次!”那个在轩辕明左侧的原本吃串的男人,此时丢了串也跪在地上。他看轩辕明还不跪下,于是心中生气,一手砍至轩辕明膝盖,使坏的叫他不觉自己跪下。

    都说男儿膝上有黄金,轩辕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便听见黄金万两碎满一地!

    我如今竟要给哥哥及他身边官员侍卫跪下。

    我如今竟落魄得如此样子,是个被暗中追捕的宫中罪犯,食不果腹,衣服邋遢肮脏。

    我——

    轩辕明内心百感交集,欲哭而心中无泪。

    此时大王子轩辕晖的华丽阵杖缓缓驶离。又见,后面驶来四顶黑纱遮盖的凉轿。

    那是西凉的王族诸人。

    四个轿子,两两并排而行。为头的两台轿子内里分别坐着两位王子,那便是西凉大王子玄羽,及西凉魏王宠妃的独子夜铉。

    玄羽王子在轿内静静安坐。夜铉王子也是端然安坐,透纱而视,此人衣着用度不在玄羽王子之下,到有些风头盖过玄羽王子了。

    两位王子后面的轿子又跟着两台轿子,那便是西凉两位公主的轿撵。一台是西凉大公主霓裳的轿撵,一台是魏王宠妃的大女儿天凤的轿撵。

    轿内,公主霓裳又是一袭朴素端方的白色长裙。而旁边轿内的公主天凤,却头戴金银璀璨,身着华丽刺锦。天凤公主有一双媚人的丹凤眼,此时正不住向外探看。

    魏王宠妃的这一对宝贝,王子夜铉与公主天凤当日福泽朝拜之时,因规矩只请各国大王子及大公主参加,当时并未能如愿参加富丽非凡的福泽朝拜会。

    近日他们在北境周边游山玩耍,听闻北境朝廷邀请各国重要人士前去了解北境军务等重要事情。这么重要的场合他们怎能不去看看。于是便连夜赶到这里,要与大王子玄羽及大公主霓裳一同进去观看。

    当霓裳的轿撵经过跪着的轩辕明的身边,他此时还怔怔跪着,还未起来。

    霓裳分明就在人群中看到落魄潦倒模样的轩辕明,不然她的目光也不会紧紧跟随。她的吃惊、担忧神色写在脸上。

    轩辕明也注意到霓裳看到了自己,于是将手指竖在嘴边叫霓裳不要声张。

    而此时那跪着的一群百姓也纷纷起身,正好挡在轩辕明面前,使他不被人发现。

    于茫茫人海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茫茫人海中,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

    有缘分的两个人,迟早会再相见。

    轩辕明的身后伸来一只温暖的手,缓缓扶他起来。轩辕明转头去看,那人便是曾在桥上以泪目望视自己,又环抱自己引得自己五内俱焚吐血,又于静宣太后出事当日不辞而别的宫人兰依。

    她今日穿一件浅黄色的长裙,头顶挽一半月轻髻,一些头发轻柔披散在肩上。

    她朝他展露暖冬化水般的笑容,欲化解他身上的疲惫。

    她轻扶着他,微笑说,“王子,我扶你起来。”

    只有她知道,能让她找到他的不止缘分,还有等待和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