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战狼狂兵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浪家危机
    对于浪潇的血,花芊羽可谓是觊觎已久了。

    但那只是想用来研究,而不是自己饮用。

    作为一个现代文明人,她实在无法接受这种行为。

    可是血液在嘴里的味道,却颠覆了她的认知。

    清香化为一股热流,很快就传遍了全身。

    热流所到之处,全身一片舒坦。

    “效果怎么样?有感觉没有?”

    浪潇眼神灼灼的看着她。

    楚寻雨也是松开了对她的控制。

    花芊羽仔细感受着,半响道:“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楚寻雨皱眉:“是不是量不够?”

    “应该……是的。”

    花芊羽心虚而又期待的说道。

    “我已经尽力了,是死是活再也不管我的事。”

    浪潇冷哼一声,没好气的瞪了花芊羽一眼,心中一阵郁闷。

    这小娘皮,还真把自己当傻子了,居然还想喝。

    花芊羽不满的翻了个白眼,道:“小气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呵呵,你现在饿得不行,大猪蹄子就是你最想吃的吧。”

    浪潇赶紧远离她。

    再看手上伤口,却已经结疤。

    他心中暗暗吃惊。

    青木神令中的生命气息进入了自己身体之中后,自己的气血似乎旺盛了许多。

    连带恢复能力也提升了一个档次。

    他抽出剑树,在内力的加持下,这剑树上的枝叶收拢,变成了剑形,看起来很是锋利。

    “我先试试能不能用剑挖个洞。”

    浪潇拒绝了使用秋水神剑,他对自己的剑树有强大的信心。

    剑树平时看上去很普通,但当内力灌注进去之后,立即就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浪潇很肯定,它的锋利程度,绝对超过秋水神剑。

    噗嗤噗嗤!

    浪潇随意挥动,眼前的岩石就像是豆腐块一般掉落。

    此情此景,看得花芊羽和楚寻雨双目异彩涟涟,难以置信。

    用削铁如泥来形容剑树根本不为过。

    楚寻雨也是运转内力,用秋水神剑向岩石削去。

    但传来清脆的声响,岩石却是掉落不多,只有浪潇的十分之一不到。

    这一下,楚寻雨才是真正的被吓到了。

    秋水神剑可是神剑,是水系家族的镇族之宝,出了名的锋利。

    尤其在内力加持下,更是无坚不摧。

    但和浪潇的剑树相比,却是差了不止一个等级。

    浪潇全神贯注,一马当先。

    这一条通道原本就够一个人钻过去。

    现在被浪潇扩宽到了能直立行走。

    浪潇挖了一阵,便是将里面的岩石一块块扔出,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花芊羽更是笑道:“要是国家请你去打隧道,肯定能节约不少钱。”

    楚寻雨淡淡道:“浪潇,节约点力气,谁也不知道我们会被困多久。”

    浪潇点点头,不以为然的道:“师父放心,我的内力还充沛着呢,这点消耗,不会影响大局。”

    楚寻雨正是担心浪潇损耗过剧,难以应付突发危险。

    她却不知道,浪潇的恢复力之恐怖。

    现在的浪潇可以说已经达到木系家族历代家主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在这个阶段,宋家家主不说天下无敌,但绝对是最难缠的人。

    不光是身体的恢复力达到巅峰,内力也是一样。

    当然,这样的巅峰时刻,也是他们生命最灿烂的时刻。

    过了这段时间,就会慢慢走下坡路了。

    就在浪潇等人在洞窟之中开凿通道的时候,c城之中,却是风起云涌。

    浪家小区门前,多了好几辆黑色商务车。

    一群黑西装大汉,面无表情的站在车前。

    而地上,还有着未干的血迹。

    透过未曾关紧的车门,甚至能隐约看到里面的景象。

    至少三名身穿便装的警务人员,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生死不知。

    而浪家家门前,更是气氛凝重。

    黑衣人呈现出包围之势,将浪家团团围住。

    房内,王新玲簌簌发抖,脸色一片苍白,不断的转圈。

    “老浪,怎么办?怎么办?电话打不通,喊叫也没人理。”

    王新玲焦灼不安:“老浪,你说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浪翻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眉头紧锁,眼中不时有异样光芒闪过。

    “你这女人,能不能坐下来,走来走去,让人心烦。”

    “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这是不是浪潇惹出来的祸?这小兔崽子,就是不让人省心。”

    王新玲才享受几天好日子,可不想就这么没了。

    这些黑衣人一来,便是将隐藏在家门外的几个陌生人打得鲜血直流,随后扔进了车里。

    然后,他们将大门堵住,要夫妇两人出去。

    这种情况下,王新玲怎么敢开门?

    “给你们十分钟的考虑时间已经到了,再不开门,别怪我们强行破门了。”

    一名黑衣大汉透过窗户,对王新玲大喝。

    王新玲尖叫道:“我们已经报警,你们再不走就等着被抓吧。”

    “警察一时半会到不了这里,而我们,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将你的家彻底毁了。”黑衣人狞笑:“你们也不想左邻右舍都因此而受损吧。”

    王新玲急得冲浪翻天吼道:“老浪,你倒是说句话啊!”

    浪翻天猛地站起身,眼中露出一丝精光,沉声道:“开门。”

    “什么?我没听错?”

    王新玲愕然看着浪翻天,眼中充满疑惑。

    这还是自己认识了二十多年的那个老实男人么?

    恍惚间,从他身上,居然透露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威严来。

    “老浪,你傻了吧,这些人一看就没按好心,开门揖盗么?”

    王新玲尖叫。

    “信我,就开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这一刻的浪翻天,淡然之中,又有着自信。

    似乎天塌下来,也会被他顶着。

    王新玲吃惊的看着浪翻天,咬咬牙,抖抖索索的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预想之中黑衣人一拥而入的情形却是没有出现。

    黑衣人瞬间分立两旁,留出中间一条道路来,似乎在迎接什么大人物。

    而此刻,一名身穿唐装的老者,从其中一辆商务车之中走了出来。

    他面沉似水,威严无比。

    所到之处,黑衣人都是露出狂热而尊敬的神色。

    他深深看了远处的浪翻天一眼,眼中露出一丝意义不明的冷笑。

    随后,他大步前行,来到了门前,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我叫陈家辉,有点事想请浪先生帮帮忙。”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导致断更,在此向还在坚持看本书的说声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