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战狼狂兵 > 第326章 战到底
    浪潇深吸一口气,五行心法运转,在瞬息之间做出判断。

    他不进反退,自己跳向悬崖。

    呼呼,碰!

    这一刀斩在石头上,火花飞溅。

    浪潇大手一伸,秋水神剑在手,狠狠刺进了悬崖缝隙之中。

    他的左手,则是抓住了一颗小树,借力一荡,身子像是荡秋千一般飞跃而起。

    “劈剑式!”

    浪潇眼中杀意凝然,施展出一招基础剑法。

    这一剑看似简单,但无论是出剑的角度和时机,都拿捏得极为精准。

    此刻,那人一刀使出,力气用尽,身子刚好落地有些不稳。

    浪潇这一剑刺出,他瞳孔猛地收缩,心中升起一股惊骇来。

    不过,此人的修为确实不低,经验非常丰富。

    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硬是向一侧偏倒,避开了要害。

    浪潇的招式也已经使老,这一剑,虽然刺穿了黑衣人,却入肉不深。

    倒是浪潇身子扭动,顺势划开了一道五寸长的伤口。

    浪潇落地,毫不犹豫又是一剑刺杀而出。

    这一剑,他福至心灵,突然转变成水系内力。

    一股森寒从剑锋上蔓延,雾气森森,似乎要凝结冰霜。

    剑还没到,那逼人的寒气已经让人无法承受。

    黑衣人发出一声惊呼。

    这样诡异的攻击,他还是第一次见。

    当!

    黑衣人长刀架住了秋水神剑,却感觉一股寒意竟然顺着长刀蔓延上来。

    他连忙内力一震,抽出长刀。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多管闲事。”

    黑衣人又惊又怒。

    “杀你的人。”

    浪潇脸色古井不波,没有丝毫变化。

    但他的剑,却是凌厉无比。

    “刺剑式!”

    “撩剑式!”

    “荡剑式!”

    ……

    浪潇接连使出基础剑法,寒光闪烁之中,冰寒之气形成了一条淡淡的雾化彩带,随着他的动作久久不散。

    连续几招,逼得黑衣人险象环生,几乎坚持不住。

    他心中惊骇,大呼道:“点子扎手,快来帮忙。”

    上面几个黑衣人不再掠阵,纷纷跳下。

    路非明抽空一瞅,顿时一怔,失口惊呼出声:“浪潇?”

    浪潇呵呵一笑,道:“路长老,别来无恙。”

    “浪潇,你又敢坏我好事,这次休想活命。”

    路非明看到他,就想起了自己唯一的一次失败,感觉屈辱涌上心头。

    黑衣人围住了浪潇,都是冷笑不已。

    楚寻雨见状,脸上浮现一丝焦急之色,大叫道:“浪潇,你怎么这么傻,赶紧走。”

    “想走?现在还走得了么?”

    路非明开心的大笑:“现在倒是省了一千万了。”

    “此事与他无关,放了他,我任由你们处置。”

    楚寻雨此刻香汗淋漓,发丝都湿了,黏在额头上,别有一番美丽。

    不过她的眼神,却是平淡之中带着坚定。

    路非明悠悠道:“你们两个都是我的猎物,一个也别想跑。”

    楚寻雨脸色一沉:“路非明,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此子敢玩弄我,杀害暗门弟子,罪该万死,要是饶了他,我怎么跟黄泉之下的兄弟们交代?”

    想起死在浪潇手上的暗门弟子,路非明的眼眶都红了。

    那些可是他这些年来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精锐。

    没想到却被浪潇占据天险阴死。

    浪潇哈哈大笑道:“什么狗屁暗门,打着一统五大家族的旗号,背地里尽干些男盗女娼的龌龊事,这样的人,比魔门还要可恨,就算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也会毫不犹豫杀死他们。”

    “该死,你真正的该死。”

    路非明暴跳如雷,厉声吼叫:“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

    楚寻雨暗暗蹙眉。

    浪潇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不过按照路非明瑕疵必报的个性,也没有放过浪潇的可能。

    一共四个人,对浪潇形成了碾压之势。

    不过浪潇此刻已经离开悬崖。

    这个平台长有五十米,宽有七八米,边上是悬崖峭壁,就算再厉害的高手掉下去,怕是也难以承受。

    “他的剑法有古怪,大家小心。”

    受伤的黑衣人眉头紧锁,连忙提醒同伴。

    他发现,自己的伤口,并非一般的伤,那冰寒气息就像是活物一样,拼命往他伤口里钻。

    虽然已经止血,但是寒气的伤害反倒更强烈了。

    幸好他的内心修为也不弱,连忙运转内力,将寒气往外逼。

    浪潇紧了紧手中的剑。

    内力注入长剑,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又出现了,带给浪潇强大的自信。

    这四个人是路非明真正的手下,实力很强大。

    不像上次探险,全是年轻弟子。

    楚寻雨大喝道:“路非明,你想要圣火令,就让他们住手,否则,就算我死,你也休想拿到令牌。”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路非明冷笑。

    “要是我死在这里,暗门和楚家的仇怨,那就真的不可化解了,这对你们一统五大家族,也是一个巨大的阻力吧。”

    “大势所趋,五大家族迟早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重新组成武盟,只有这样,才能应对即将到来的危局。”

    路非明深深看着楚寻雨,又道:“我要是放了浪潇,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我可以帮你夺取寒冰令,有我们帮忙,你的胜算将会大很多,不是吗?”

    路非明皱眉,深深看了浪潇一眼,道:“好,他自断一臂,向我赔罪,我就放他一马。”

    楚寻雨脸色一变,咬牙道:“路非明,你这要求太过分了,断臂之后,他此生也就毁了。”

    “没错,我就是要毁掉他,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得罪我,我暗门大长老的尊严何在。”

    路非明骄傲的仰起头,似乎这是对浪潇最大的恩赐。

    受伤的黑衣人冷笑道:“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帮你?”

    浪潇呵呵一笑,淡淡道:“我浪某人,从不屈服任何强权,你们想要我的手臂,尽管来拿,不过,要是死在我手上,别再怨天尤人。”

    “狂妄!”黑衣人厉声道:“这种异端,还是消灭为好。”

    四人一声呼啸,几乎同时向浪潇冲去。

    “要是他能在四人联手下抵抗30招,我也可以饶他不死。”

    路非明说道。

    楚寻雨脸色阴沉,深吸一口气,用力握住了剑柄。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战吧!”

    她斜斜扬起了剑,面容平静,无畏无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