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械武者 > 第十三章 你是魔鬼吗?
    “嗖!”

    林木身体一歪,几发子弹贴着衣服飞了过去,险而又险。

    稳住脚步的林木,身形急速向一侧暴略而去,三名守卫也都是普通人,只觉得眼前一闪,传来巨大的疼痛,身体飞了起来。

    此时林木并没有下死手,只是让他们断几根骨头,丧失行动能力而已,利索的解决完了守卫,林木掏出根烟点燃,别墅里也传来了打斗声,烟叼在嘴里,想起蔷薇的叮嘱,提着银月走进了别墅中。

    “你受谁的雇佣。”

    “以你的实力,不至于做个杀手天天刀尖上舔血吧,而且,我的人应该马上就要到了,我给你十倍的价钱,你,跟着我。”别墅中,刀四上身赤裸着,身上还有两处刀伤不断有鲜血流出。

    蔷薇眼中满是鄙夷,没有理会刀四的条件,杀手准则第一条,速战速决。

    虽然蔷薇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对于这样的人,还真谈不上一点点的怜悯。

    “受死吧。”冰冷如极地之寒一样的声音,让刀四也不由身子一抖。

    蔷薇双手挥舞着匕首直攻刀四要害,刀四也不是坐以待毙之辈,闪身躲过匕首,手中一把短刀直接横扫了出来。

    然而蔷薇却是一把抓住了短刀,手中闪烁着的灵气使短刀无法伤害到手掌,淡蓝色的灵气,顺着刀四的短刀侵袭而去,化作一柄锋刃,刺入刀四的肩膀。

    “刺啦~”

    像是布料被撕碎的声音,抓住机会的蔷薇一刀剖开了刀四的心脏,顿时传来刀四的嚎叫声,蔷薇转手将刀四的短刀反手抓起,猛地一甩,穿过刀四的脑袋,狠狠地把他钉在了墙上。

    切下了刀四一根手指,蔷薇扫视了一眼屋子中还在瑟瑟发抖的女人,转身离去。

    刀四的手下没有赶来,守在门口的林木打了一趟华丽的酱油。

    …………

    黎明,影刃阁楼内。

    “目标确认死亡。”

    看着坐在桌案最前方的影天,蔷薇从兜里掏出来一根手指放在桌上,语气严肃道。

    “这是佣金的百分之三十五,按照规矩组织抽掉百分之三十,剩余百分之七十你们均分。”影天放下卡,拿起桌上的断指,在手中打量着。

    “好好休息一下吧。”

    ----------------------------------------

    “陪我去买衣服。”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大地,还在美梦中的林木被一声清冷的声音叫醒。

    我tm!

    还差一点老子就登基了!

    吵我睡觉!

    你买衣服管我屁事!

    管你是谁,

    guna!

    暴躁的林木正准备破口大骂,睁开眼看到一副清冷的脸,冰冷的眼神,“我t!我这就起床....”

    ........

    “这个,这个,还有这,都包起来。”

    和五姑娘度过十八年的林咸鱼头一次知道了和女人逛街的感觉,身上大包小包的坠着,蔷薇还在不断的挑挑选选。

    呵,小说里那些喜欢和女孩逛街的桥段,果然都是骗人的。

    平时像个老年人郁郁寡欢,话不多说的蔷薇,走到街上和邻家姐姐没什么两样,精挑细选,昨晚刚拿到十几万的佣金,却为了几百块的衣服来回砍价。

    呵,女人。

    太阳已经挂在了当空,这意味着林木从清晨出来已经过了四五个小时了,身上能挂的地方已经挂满了大包小包。

    也幸亏穆劫没有和自己在一起,不然一定会被嘲笑成傻子。

    妈的,亏,亏成马。

    “姐,你都买了几十件衣服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蔷薇手里拿着一个包包正在和老板砍价,听到林木的声音,缓缓转过身来,打量了一番,道:“给你也挑几件衣服吧。”

    卧槽!天可怜见啊!这个女人原来还有良知,人性未泯啊,林木感动的差点就哭了。

    然而,这个时侯的林木,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太阳西斜。

    四个字,浑浑噩噩,林木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有千钧之重,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从头一直到小腿,坠满了各种各样的包裹,甚至栓在腿上,头上也有七八个帽子,很累,很难受,每动一下都小心翼翼生怕绊倒,虽然是个武者,但也有压死武者的最后一个包裹。

    蔷薇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着,看你这不伦不类的造型,穿的丑就丑吧,偏偏还踩个拖鞋。

    “喏,挂上,你的鞋子。”

    我.....求求你摇了我吧,我还没娶媳妇儿啊。

    小说还有电影里的高人不都是这么穿么,邋邋遢遢的,却是一个世外高人,而且还很难死,一般冠冕堂皇的不都是炮灰。

    你是魔鬼吗?抗议是没用的,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伸出去脑袋,一副壮士断腕的神态,来吧,挂上吧。

    等等,林木好像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刚刚好像说衣服也丑。

    林木抬起头,这一下午才买了双鞋.....也就是说.......咕噜..林木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他终于又想起来了,被支配的恐惧。

    “妈!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