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械武者 > 第五章 机械之心
    !!!!!!!!!!!

    ....................

    “劫....”

    烟尘散去,露出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孔,竟然是....穆劫。

    浑身缠绕着法术的光环,银色长发飞扬,身上溢出的魔力使衣衫猎猎作响,注视着林木。

    此时的穆劫的眼神让林木感觉异常的陌生,整日厮混在一起的兄弟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眼神中分明充满了父母对孩子的溺爱。

    “穆劫?”林木也注视着穆劫,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穆劫没有回应,一个闪烁抓起林木,准备跳窗离开,虽然林木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但他也分得清轻重缓急,任由穆劫一把抓住自己。

    “想走?”

    二人正准备离开,林木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让他异常熟悉的声音。

    “杀了他!”林木回过头来看到准备拦下二人的山风,心中轰的升起一股无名怒火,语气森然的对穆劫道。

    穆劫歪了歪脑袋,用宠溺的眼神看向林木,嘴角勾起一丝莫名的笑容,抬手一挥,法术屏障瞬间成型,笼罩住了林木,转过身面对脸色阴沉的山风,林木看的分明,此时穆劫看着山风的时候,像是天神在俯瞰蝼蚁一般。

    “你找死!”

    山风被穆劫这么看着,心中火气更盛,一声怒吼下,骤然抬起右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攻击向穆劫,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一拳击穿了还站在原地的穆劫,观战的林木为之一愣,就连山风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就在刚才只用了几个法术就差点毁掉这里的穆劫,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击杀了。

    然而,被贯穿胸膛的穆劫,身影逐渐消散,山风这一拳打中的,原来是穆劫的残影。

    山风头上也有些冒冷汗了,一个法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恐怖的速度,可以将自己的残影留在原地,就连他这玄阶的武者都无法做到,他可没有想到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法师,会有这么恐怖的力量,就在山风四处寻觅时,穆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了。

    山风猛然察觉背后有人,心中骤然一紧,飞快转身,抬脚踢了过去,穆劫的身影被踢为两截,丝毫不减的力量将旁边的混凝土墙踢出一个巨大的豁口,看着眼前逐渐散去的虚影,山风心中又惊又怒,他杀人无数,其中不乏一些旗鼓相当的对手,甚至是更强者,还从没被这么戏耍过。

    士可杀不可辱,山风看着穆劫一脸戏谑的笑容,从腰间抽出佩剑,隔空向穆劫斩击,一道道银白色的剑气笼罩了整间房屋,穆劫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置若罔闻,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像是巨龙看着妄图攻击自己的蚂蚁。

    剑气离到穆劫半米左右的位置,像是泥牛入海一般,变成灵气消散在天地间,直至攻击结束,穆劫纹丝未动。

    “月夜斩!”

    刚才未能得手山风突然爆发出比之前快了不止一倍的速度,手中的刀似一轮新月般斩向穆劫,就连坚固的地板都被溢出的剑气划出一道二指深的沟壑,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山风彻底的绝望了,穆劫依然是闲庭信步一般,轻而易举的躲过了自己最凌厉的一击。

    山风看着一脸戏谑的穆劫,自己最强的一招,都没能伤及分毫,曾经遇到无数强敌,一刀月夜斩不死也是重伤,然而今天却连对方的一根发丝都没有碰到,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一直负手而立的穆劫,抬起右手,一道银白色的光芒自指尖射出,山风甚至没来得及哀嚎,就被贯穿了头颅,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被帝国天价悬赏的游荡者分部的统领,被如此轻描淡写的秒杀。

    一直以来杀个鸡都不敢的林木,看着山风就这么死在自己的眼前,心中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穆劫抬起的右手,又在虚空一划,一道空间裂缝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眼前,抓起还站立在原地的林木,一步跨了进去,被撕裂的空间瞬间愈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研究所内,忽然出现一道空间裂痕,两道身影从中走出,裂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木看着自己熟悉的研究所,思路清醒了许多,转过头看向穆劫,正准备问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等林木发问,一直沉默的穆劫率先开口了。

    “我是尉家的七叶法师,这是我留下的一道念力。”

    “什么尉家?你不是穆劫?七叶法师是什么?我朋友他没事吧?”

    自称七叶法师的“穆劫”没有再回答林木的问题,林木心中担心穆劫的安危,正准备继续发问,忽然感到胸口异常的疼痛,一个踉跄躺倒在地上,一直沉寂着的反应炉,此时像是一个聚光灯一样,发出耀眼的光芒,魔法在这位七叶法师的手中汇聚,凝成一根法杖。

    法杖的顶端,触碰到林木胸前的反应炉,痛的不停挣扎的林木,像是被施了定身法术一样,不能动,也说不出话,只能任由对方施为。

    “穆劫”口中不断传出晦涩难懂的咒语,身上弥漫的魔法气息也逐渐的消失,似乎是这个法术即将抽空她的全部力量。

    “苏醒吧......”

    疼痛感越来越剧烈,林木只看到一束白色的光芒自法杖中穿进自己的身体,就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原本朴实无华的反应炉,此刻流转出一道道迷蒙的气机,笼罩了林木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