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奥术起源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内行看门道
    术士联盟的总决策层是七人议会不假,但是艾布纳总议长作为领头羊多年,影响力肯定是最大的,只要搞定他,之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简单很多。

    “总议长并没有什么特别表现,一直在积极配合,学者大会的筹备工作,之所以能这么顺利,总议长居功甚多,要是没有他,我还不知道得焦头烂额成什么模样呢!”埃里克森元帅对于艾布纳总议长赞不绝口,“很早以前,我就向总议长透过风,表示你现在的状况有点特殊,甚至有可能没办法参加学者大会,总议长对此表示理解,没有说多余的东西。”

    “那就好。”肖恩点点头道。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抵达了会议室,远远便听到里面人声鼎沸,隐隐约约的有争吵声。

    肖恩并没有以这种状态进去,而是让小伊莲娜将灵魂武器送入了一间空房,没几分钟,肖恩便一身笔挺军服,戴着墨镜走了出来。

    小伊莲娜亦步亦趋的跟在肖恩屁股后面,模仿着他的姿势,打扮上两人如出一辙,但是气质上面,可就天差地别了。

    同样的走路姿势,到了肖恩这里那叫威武不凡,到了她那里就是狐假虎威,有种让人笑喷的冲动。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肖恩吸引,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搞怪。

    “神乎其神。”埃里克森元帅虽然早就听说了,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但是亲眼看到肖恩的能量分身,依旧没办法将其与先前的那根棍子联系到一起。

    但是事实摆在面前,肖恩总不可能从北方要塞瞬间移动过来,只能再次感叹术法能量的神奇力量。

    “说穿了,与灵魂兽体的原理是一样的,只是这件灵魂武器的能力比较特殊,能一定程度的拟态罢了,让我们进去吧!”肖恩没废话,直接推门而入,一旦进入能量分身状态,术法能量便会持续性消耗,必须争分夺秒才成。

    肖恩推门而入后,整个会议室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目光齐刷刷集中到了他身上。

    会议室中已经坐了七名形态各异的男人,从外表看,年龄没有一个低于四十的,只大不小,为首坐着的正是艾布纳总议长,另六位分坐在他两侧。

    不用问,这些就是术士联盟的整个决策层了,肖恩最初想忽悠到兄弟港来的人。

    还没等到肖恩开口,艾布纳总议长便先一步站起来了,对众位道:“来,来,来,我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这一位就是此间主人、凭借自己一己之力,开拓出一个永夜军领的年轻领主,雅各布江复流的真正主导者,绝望沼泽的开拓庇护者,永夜军领的守护者肖恩?唐?奥古斯丁,也是我最后的学生,先前给你们看的符文数学,就是在他的帮助下,重新系统整理的,这位是奥布里议会大学士,这位是巴罗议会大学士……”

    饶是肖恩修为有成,脸皮跟钢铁浇筑的有一拼了,被艾布纳总议长这么一阵赞美,也感觉一真不好意思。

    只不过自己什么时候成为对方最后的学生了?

    自己在学院城的时候,虽然口称艾布纳总议长老师,但是整个学院城的学员都叫他老师,这只是普通意义上的敬称。

    现在艾布纳总议长单独拿出来着重介绍,味道就完全变了,变成了传统意义上的学生,有种关门弟子的味道。

    这层关系可就要紧密很多很多,尤其是术士联盟这种学术组织,有句话叫学生能顶半个儿。

    艾布纳总议长这个时候,这么说显然是在帮助自己缓和关系,这位看起来有些死板的老人,某些时候满圆滑的。

    肖恩自然不能拆对方的台,一边熟络的跟对方见礼,一边笑着附和道:“老师实在过誉了,我们只是顺势而为,取得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就,但是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所以才需要诸位这种拥有大才学的人加入,培养更多人才出来,感谢诸位能给予我们这样的机会。”

    千穿万穿马屁不会穿。

    面对肖恩裸的恭维,原本板着脸的几位术士联盟议会大学士,脸色明显好看了不少。

    “我们倒是给予你们机会了,就怕你们不知道珍惜。”一名议会大学士阴阳怪气的道。

    “我们无比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诸位驾临我们军领时,我就应该亲自出面迎接的,只是我自身在研究术法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状况,到现在还没有彻底解决,诸位应该能感觉出来,在这里的并不是我本人,而是一具能量分身。”肖恩知道这件事情没办法糊弄。

    眼前都是一群人精,在他进门的那一刻,就或多或少的感知到他的身体状况异常,一个个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与其扭扭捏捏的,搞的双方心中都留下疙瘩,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大大方方承认!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肖恩将墨镜摘了下来,露出了迥异于常人的眼睛。

    “咦!”

    “这是……灵魂!”

    “符文之体!?”

    “能量分身!?”

    灵魂眼眸中流露出来的异常,让术士联盟的几位议会大学士勃然变色,不由自主的全部站了起来。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埃里克森元帅见了能量分身,只会给出一个神乎其神的评价,只感觉神异,超乎想象,然后就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毕竟肖恩展现的超乎想象的技术,又不是这一件了。

    术士联盟的议会大学士就不一样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顶级术士,这些年来,研究的又是符文这一块。

    不要忘记了,肖恩的符文数学基础,还是源自艾布纳总议长!

    若是论术士理论研究这一块,只怕女巫密会也比不上他们。

    仅仅是一眼,他们便看出了很多东西。

    不过个人所擅长的不同,看到的东西也各不相同。

    奥布里议会大学士看到的是灵魂,显然他对这一块有独特的研究。

    巴罗议会大学士和加尔议会大学士不约而同惊呼出的是符文之体,显然在符文这一块,有一定的涉猎。

    安托万、古斯塔和昆特,三名议会大学士,神情就显的有点茫然了,他们并非术士出身,自然没办法品味其中微妙。

    艾布纳总议长倒是没有太大的异常反应,更准确的说,因为他与肖恩的关系最为熟稔,直接凑到肖恩的面前,盯着他的双眼,仔细研究起来,一边看,一边念念有词道:“我说你身上散发的术法能量为什么这么异常,感情整个身躯都是用术法构成的,除了眼睛,面部无论是肤色还是形状,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应该是用了术法能量进行模拟的。

    纯粹能量体的话,稳定性非常难以维持,所以这种能量体应该用术法符文的模式进行搭建了,不对,不对,应该没这么简单,加尔议会大学士曾经提出过这方面的假设,但是均以失败告终。

    符文数学模型,你是不是用了符文数学模型?

    若是将符文数学模型运用进去,并与术法力量结合的话,理论上能做到这一点,但是与术法力量融合是一个难题,缺乏最基本的支撑点。

    术法能量虽然具有可塑性,但是不具备凝聚性,必须有东西作为骨架贯穿,并且束缚住它们才成,否则它们将会重新散溢回天地……”

    一开始肖恩对艾布纳总议长的分析还不以为意,但是当其分析到最后一点的时候,肖恩明显听出了一点味道,忍不住补充了一句道:“若是搭建稳固的能量骨架,作为支撑和牢笼,束缚术法能量呢?”

    “搭建稳固的能量骨架?用什么搭建?术法能量?这是一条悖论,刚刚已经说了术法能量的凝聚性不强,如何将他们打造成束缚它们自身的能量骨架?”开口应肖恩话的并不是艾布纳总议长,而是加尔议会大学士。

    “灵魂!”肖恩脱口说出了一个名字。

    肖恩越琢磨越觉的这种猜测的正确性,因为这能解释的通,先前解封灵魂兽卡,重新搭建它们能量骨架的时候,为什么会伴随着那些生物的记忆了,因为它们的灵魂融合进了能量骨架中,作为艾布纳总议长和加尔议会大学士所说的支撑点上。

    这其中的关系,就像是水泥和水一样,单纯的水泥是粉末状的,单纯的水是流动没有形状的,但是当两者按照完美比例融合到一起的时候,自然坚固无比。

    灵魂与术法能量的关系便是如此。

    事实上,肖恩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灵魂意识符文化,不就是灵魂意识与术法能连相互融合的过程吗?

    法力池不就是稳固的术法能量储存空间吗?

    某种程度上,与灵魂武装很相似性。

    不对,这种猜测是不完全的。

    因为刚刚入手的两张灵魂装备上面,存在着问题。

    冰霜巨人能保留下灵魂的可能性不大,顶多是能把尸体保留下来了。

    还是不对,冰霜巨人的灵魂应该保留下来了,他灵魂记忆便是明证。

    主要问题是出在灵魂武器上面,这个完全是人造的,上面不可能出现灵魂。

    这无疑推翻了肖恩刚刚的推测,其中一定有什么自己遗漏的东西。

    自己究竟遗漏了什么呢?

    所有灵魂武装都拥有的共性。

    兽皮纸。

    承载它们的兽皮纸。

    它们是实物载体,作为最原始的支撑点。

    整个灵魂武装都是搭建在那张兽皮纸上面。

    但是那些灵魂兽卡中的灵魂肯定是存在的,它们的作用应该是维持了灵魂兽体的稳定性。

    换句话说,灵魂武器之所以能够变形是建立在,它的能量骨架中,没有灵魂作为支撑,所以没有定型。

    肖恩对于灵魂武装的各种研究信息,在脑中飞速闪过,对其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灵魂?”在场的几名术士,明显都露出了震动神情。

    显然他们以前并没有往这个方向想过,对于灵魂这个话题,术士联盟虽然不像圣以太教廷那么禁忌,但对这种看不见摸不到的存在,确实很难着手。

    像肖恩这样,借助法师塔的强化,将灵魂意识强化到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将其变成可以看得见摸得着,里面有着太多因缘巧合。

    就算是对术法开发到一定高度的古安迪斯帝国的法师塔中,有没有类似强化灵魂意识的术法回路,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毕竟建造法师塔的时候,选择术法回路是有各种偶然性的。

    加尔议会大学士低头沉思了一会道:“灵魂与术法力量的融合,这条路以前从不曾尝试过,里面确实有不小的可能性,不过想像领主大人这般,制造出能量分身,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大学士说的没有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灵魂武装?”既然已经摆明了车马,肖恩干脆一撂到底,反正永夜军领和自己手中掌握的底牌已经足够多了,不在乎暴露几项。

    “灵魂武装?领主大人说的是古安迪斯帝国时期特蕾茜大师制造的灵魂武装?”奥布里议会大学士一脸震惊的问道。

    “特蕾茜大师?大学士听说过灵魂武装?”这次轮到肖恩感到惊讶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一位对灵魂武装有所了解的。

    “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这个名字,但是咱们两个说的究竟是不是同一种东西,就不一定了。”奥布里议会大学士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回答道。

    “大学士能不能多说说你了解的情况?说实在的,灵魂武装我入手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是受到严重损坏的残品,以前我都称呼它们为灵魂兽卡的,灵魂武装这个名字,我也是最近才得知。”肖恩摆出了虚心请教的模样。

    “这个倒是没什么能说不能说的,要是在苍穹之顶,这本古籍都可以直接借给领主大人翻阅。”奥布里议会大学士倒是没藏着掖着,“只是上面对于灵魂武装,简单的提了一笔,描述并不多,我所知有限,只知道这是一本强大的法术书,只要掌握了这本法术书,便可以施展出众多可不思议的术法,是特蕾茜大师巅峰时期制造的。”

    “法术书?”肖恩留意到奥布里议会大学士提到的一个新名词。

    “法术书是古安迪斯帝国术士们常用工具,据说可以帮助他们施展各种术法,能够达到瞬发的程度,很遗憾,这种独特术法造物的制造方法,已经随着古安迪斯帝国的毁灭而失传。”奥布里议会大学士满脸遗憾的道。

    “法术书哪里有奥布里大学士说的这么神奇?咱们的大图书馆中,不就存着好几本法术书吗?上面除了一堆复杂难懂的符文,什么东西都没有,更别说是辅助施展术法。”古斯塔议会大学士疑惑的反问道。

    奥布里议会大学士神情肃穆的道;“这些法术书现在不能用,不代表着三百年前古安迪斯帝国不可以用,更不代表着未来不可以用,根据我研究的元素潮汐学,古安迪斯帝国辉煌时期,正处于元素潮汐的涨潮上面,大环境中的术法能量浓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