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血清和草纸
    按照王伟的吩咐,族人将清水和中空的竹管取了过来。

    清水不断的冲刷着伤员被小刀划开的伤口,等到伤口附近的毒血和污垢被冲洗干净之后,王伟将竹管的一头压在了他的伤口上,然后从另一头用力的吮吸了起来。

    被毒蛇咬后,如果想要活命,冲洗伤口,捆住伤口的部位,阻止毒血的扩散和吸出毒血是最重要的三件事。

    但是,在吮吸毒血的时候,很多人直接用嘴对准了伤口,这样的做法,其实是很危险的。

    如果口腔里面有溃烂,或者恰巧牙龈不好,碰到了出血的状况,那直接用嘴吮吸伤口,无疑是作死的行为。

    因为毒血可能会顺着口腔里面一些不易觉察的伤口进入自己的体内,使得吮吸者也同样中毒。

    而中间加上一层竹管的话,吮吸的效果不会减少,但安全性能却是能够大大的提升。

    吸出来的毒血被冲到地上,血液渐渐的凝固,变成了黑色并且散发着一种类似于消毒液的臭味。

    受伤的族人浑身哆嗦着,手脚不由自主的抽搐着,他感觉自己的视线,是越来越模糊。

    猛然之间,他拼了命的抓住了王伟,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王,王伟,我不想死!”

    王伟的胳膊被抓得生疼,他拍了拍这名族人的手道:“放心吧,毒液已经被排出来了,你不会死的!现在安心的睡一觉,睡醒了之后就好了!”

    听了王伟的话,这名跟着桑天他们一块加入小部落的族人的手渐渐的松了开来,他咧开嘴笑道:“我,我眼睛看不见了,还以为要死了呢,活着,真好!”

    随着这名族人的话音越来越低,他的手也渐渐的放了下来。

    中了蛇毒,最主要的一点,在没有抗毒血清的情况下,最主要的一点,就是需要尽快的处理伤口,伤口处理的越早,那存活的几率也就越大。

    而最为忌讳的,就是剧烈的运动,让毒液随着伤口扩散到身体或者神经中去。

    可是他们对这是完全不知,被咬伤后,快速的奔跑了回来,而奔跑中,加速了血液的流动,当他们回来的时候,毒液已经进入了心脏,这个时候,除了抗毒血清,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救得了他了。

    这名族人,最终被埋在了小河边上,经过这件事,每天夜晚的授课,又多了一些野外的急救和自救的内容。

    同时,王伟也专门派人,搜寻村子周围一些比较常见的毒蛇,并且将它们的形状和毒性记录了下来。

    在这个世界,毒蛇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去年的降温,毒蛇利用本身能够冬眠抗冻的特性大批量的活了下来。

    但是它们的天敌,还有一些同样以小型的鼠鸟为食的毒虫却被大批量的冻死。

    缺少了大量的天敌和抢夺食物的竞争对手,毒蛇的数量,呈爆发式的增长。

    平时族人们为了预防随时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毒蛇,哪怕天气再热,也都穿着厚厚的兽皮,这次稍一疏忽,便被毒蛇夺去了一条人命。

    所以,毒蛇对于族人性命的威胁,甚至已经比荒原上的那些猛兽恐龙还要严重了。

    而毒蛇的威胁,其实是可以解决的。

    只要摸清楚了村子附近最为常见的毒蛇有哪几种,然后将这几种毒蛇抓回来,制作抗毒血清就行了。

    隔行如隔山,很多人都以为,抗毒血清的科技含量很高,制作的方式也很难。

    其实,抗毒血清的制作方式非常的简单,用一些对蛇毒有一定抗性的,依次在他们的身体里面注入毒液。

    毒液的数量,由少至多,令其身体慢慢的适应蛇毒。

    等其适应蛇毒之后,然后再把它的血液抽出来,经过过滤和分离,就能够制作出来抗毒血清了。

    虽然可能有些人,对血清存在着过敏症状,但是如果能够将抗毒血清制作出来,绝对能够挽救无数人的性命。

    至于提炼抗毒血清的载体则更好办了,基本上所有的生物,被蛇咬后,都会对蛇毒产生抗性,包括人也一样。

    只要有合适的机会,王伟打算去草原上抓一些动物回来养着。

    随着草原上的水草逐渐的丰茂,野牛和野马还有一些食草的恐龙出现在草原的次数也是越发的多了起来。

    这些东西抓回来,一代代的驯化下去,不仅能够为村子提供畜力,更能制作抗毒血清。

    实在是抓不到的话也没有关系,小狼,三角龙也都能够充当抗毒血清的载体。

    对于王伟这种危险的想法,三角龙它们是截然不知,还在村子里面撒欢的跑着。

    特别是小狼,刚开始被养下来,是为了当做试毒员的。

    现在好不容易的活了下来,又有可能会成为培养抗毒血清的载体,实在是不要太过悲惨。

    虽然王伟想要一下子就将抗毒血清研制出来,但是这种事情急不得,只能一步步的慢慢来。

    而族人们,为了预防毒蛇,也是越发的小心了。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腿上多绑几层兽皮,浑身捂出了无数的痱子也只是小事一桩。

    上次下雨之后,草原的杂草再次疯长了起来。

    半人高的草地,很快就变成了接近人高了。

    不过不管杂草怎么生长,也不可能快得过族人用大镰刀收割的速度。

    村子附近的空地,也是被越割越大。

    这些割下来的杂草,一部分堆积起来,用以充当三角日后的干粮。

    另一部分,则用来熏制烤鱼了。

    夏天的时候,不论是动物还是植物,腐烂的速度都是特别的快。

    全村的人忙忙碌碌的辛苦了两三天的时间,总算是将抓回来那堆积如山的陆鱼都给处理完了。

    陆鱼的肚子被剖开,用竹签撑大,一排排的挂在竹竿上面,然后用烟去熏制。

    有时候,族人熏着熏着,就会忍不住的撕下来一块鱼肉喂到嘴中去。

    对于这种鲜美的鱼肉,大家都是非常喜欢的。

    至于清理出来的陆鱼内脏,则是特意的被运到了距离村子稍远的地方,挖出了几个池子扔进去,用来培肥。

    炎热的天气,沤麻池中的杂草沤烂的速度特别快,可能是不喜欢这种带有异味的杂草,陆鱼上岸之后,并没有对沤麻池中的杂草下口。

    等到池中的杂草被沤烂之后,几名族人在池边架着大锅,按照王伟吩咐的步骤,将这些杂草放在锅中煮了起来。

    制纸的材料有很多,而不同的材料,制作纸张的方式各有不同。

    就像是用竹子当做原材料的话,除了沤烂的时间比较长外,等到后期处理的时候,还需要重复的捶打,使竹子中的纤维分离出来。

    但是质地相对柔软的杂草就可以省略这个步骤了,直接进行蒸煮,将其熬成浆糊状就行了。

    煮好的草浆,经过清水的稀释和搅拌,用编织好的竹席在池中抄起来均匀的一层,然后翻转过来,盖在平整的木板上,上面落下来的粘结物,就是一张张的湿纸了。

    这些湿纸,经过太阳的暴晒,干燥之后,就能取下来用了。

    用杂草制纸的速度,比用竹木制纸的速度快上许多。

    但是有得必有失,速度提升上来了,纸质肯定就落下了。

    看着眼前厚厚的几摞黄纸,王伟幸福的笑了起来。

    总算不需要用土疙瘩去擦屁股了。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些草纸的质地非常差劲,擦屁股的时候,很容易就会抠破。

    不过和土疙瘩比起来,这点小小的缺陷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纸张的用途,自然不仅仅是用来擦屁股的。

    虽然草纸不适合保存和书写,但是相比于树皮,却又显得方便了许多。

    一支支简易的炭笔被制作了出来,王四五是第一批学会纸笔使用方式的人。

    初一使用,他便爱上了这种记录的方式。

    相比于树皮,草纸能够记录的东西就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