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影视诸天大穿越 > 第9章 贝拉维斯塔酒店
    别尔赫火车站。

    目送着丹尼尔他们一家挥手告别,苏凡在车厢里起身致意。

    从巴塞罗那回来后,他即将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比利牛斯山,所以必须离开丹尼尔家了。

    说来也无奈,系统给他的这身份还算凑合,可惜就是没给什么钱。以至于苏凡想乘车进行个长途跋涉都有困难,他只得向丹尼尔一家借了些钱先用着。

    数小时后,苏凡抵达了这座著名的雪山山脚。

    从火车上一下来,他就看到不少拿着滑雪板的男男女女笑着前往山脚下。那儿是滑雪场的入口,需要做个登记。

    但他此行的目的,却不是滑雪。

    苏凡径直望向了山脚下另一个位置——贝拉维斯塔酒店。

    这里就是原剧中,艾德里安与劳拉最后会面的地方,也是劳拉的丧命之所。

    不过若是排除掉这些意外因素,这里还是非常不错的。

    苏凡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正如先前查阅的资料所说,这里海拔在两千米处,旁边就有一个美丽的湖泊,山脚下的滑雪场可以为游客提供滑雪缆车,虽然只有五台,但应对这里的游客却是足够的。

    苏凡走进酒店,这里的房间装修布设采用的是传统的木质结构,依然采用的是钥匙开门,没有城市里所谓的房卡。苏凡已经以丹尼尔的名义在这里订好了一间房。在关键人物没到之前,自己只需等待即可。

    算算时间,还有两天。

    ……

    两天后,希罗纳机场出口处。

    一个身着深色大衣的墨镜男子提着行李箱走了出来,从侧面的棱角看去,正是艾德里安。

    贝拉维斯塔…艾德里安回忆了一下酒店名,随后步伐匆匆地搭上了转乘的车。

    而另一边,酒店不远处的火车站旁,一个棕色短发女子来到站台前,查看过时刻表后,她拿出手机,快速地点击了一会儿。之后,她不紧不慢地进入酒店。

    “女士,您的房间钥匙。”在劳拉报出了房间号后,前台侍者礼貌地将钥匙递给了她。

    上楼的路上,劳拉心情起伏。

    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他怎么会在车祸现场?劳拉很茫然,也许只有见到他,才能知晓真相。

    劳拉握住钥匙,忐忑不安地走向房间。

    终于,她来到了715房间门口。不知为何,她能感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当钥匙打开门锁的一刹那,她甚至完全忽略了外界的嘈杂声,眼睛紧盯着开启的门缝,试图揪出那个神秘人物的身影。

    可惜推开门后,事实令她失望了。

    房间内一切如常,没有任何人停留或居住的痕迹。

    难道还没过来?劳拉暗暗心想,她扫了一眼走廊,这里有摄像头。无论是谁,只要来了就一定会被监控记录。

    劳拉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由于715房间位于走廊靠里位置,可以清楚观察到其他房间进出动向。然而数分钟过去,依然没有人往这个方向过来。

    她不再等待,直接回到屋里。

    劳拉看着房间内的时钟,随着指针越来越接近艾德里安抵达的时刻,她陷入沉思,该如何让艾德里安听从她的劝告,主动自首并给予那位受害者补偿。

    艾德里安是什么性子,劳拉再清楚不过。如今让他坦白罪行,恐怕真是个难题。

    那个神秘的交易者目前也没有出现,如果他的目的只是要钱,艾德里安倒是能够可以轻易满足他的要求。

    这样的话,算是给了那个交易者封口费。别尔赫的车祸真相也因此可能永远会埋没下去,而自己,也将陷入无休止地自责。

    罢了,有些事情如果不去做,恐怕一辈子都会后悔。艾德里安悔改的可能性不高,但好在进酒店前,自己也留下了后手。

    劳拉想到这,心情平复许多。她来到窗口,眺望着远处的雪山美景。

    这些年来,劳拉带着摄像机走过不少地方,但欧洲这边高山峰顶终年积雪的壮观景象,也只有比利牛斯山能见到了。

    蓝天白云,高山湖泊。大自然的瑰丽美景,令劳拉烦闷的心情得到少许缓解。

    一小时后,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劳拉没有作声,迅速来到门边看向猫眼。对方带着墨镜,有点像艾德里安。

    咚咚咚咚——敲门声越发急促,对方似乎有些心急。

    “开门,我是艾德里安。”外面的人终于说话了。

    劳拉犹豫片刻,打开了房门。

    “劳拉?”艾德里安显然对开门者是劳拉感到意外。“那人呢?”

    “不知道,我想他很快就到。”劳拉将门关上,坐回客厅的沙发。

    艾德里安放下行李箱,去洗手间洗了把脸,两人一时间竟相对无言。

    半个多月没见,因为那件事,原本亲密的关系仿佛回归到陌生人。

    再尴尬的局面,也得有人打破沉默。

    “艾德里安,我们自首吧。”劳拉坚定地说道。

    “…劳拉,我以前之所以喜欢你,就是因为你善解人意,总能帮我想到办好那些重要的细节。”

    艾德里安目光灼灼,不满地看着劳拉。

    “现在,你让我很失望。”

    劳拉偏过头,不去理睬艾德里安的话。

    “你难道还不明白,如果一旦去自首,那我这么多年来苦心奋斗的心血就要全毁了!”艾德里安起身,恼怒地瞪着眼前的女人。

    “我当然明白。”劳拉语气也尖锐起来,“但我无法容忍一个害人凶手披着道德友善的皮到处招摇过市!也无法看着受害者的家属因为找不到亲人的遗骸而悲痛万分!”

    “所以呢?!”艾德里安摊开双手,“你想说什么?劝我自首,揭发我吗?”

    他一步步逼近劳拉,恶狠狠道:“你也是我的共犯,别把自己想得有多高尚!实话告诉你,等那家伙和我交易完,我就会干掉他。这世上不存在能够要挟我的人。”

    “艾德里安,我当初真是看错你了。”劳拉愤怒地骂了一句,挎上背包准备离开。

    艾德里安见劳拉准备走,第一反应就是这女人要报警。他瞥到了手边不远处的石雕,顺手抓在手心。

    “劳拉,等等。你听我说…”艾德里安放缓了语气。

    劳拉已经来到门口,听到此话正要转身,就看到艾德里安举着东西砸向自己!

    “他要杀我灭口!”劳拉瞬间意识到不好,石雕眼看就要砸下来,已经来不及躲闪。

    她下意识地捂住眼睛,然而痛苦却迟迟没有出现。

    反倒是艾德里安,突然发出呜哇的怪叫。

    劳拉缓缓睁眼,身前的一幕却令她吃惊地张大了嘴。

    艾德里安呈大字型昏倒在地,一根棒球棍悬浮在他上方,时不时还晃悠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