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狂医 > 第四章 你懂西医吗?
    王政见到冯扬说话妥协了一下,于是也要给对方一个甜头。

    “冯将军,你现在只要在冯夫人的鼻梁处的睛明穴压三次,然后在太阳穴上按一次,病人就会苏醒。”

    闻言,冯扬立即按照王政的说法做。

    “咳咳……”

    姜玉茹咳嗦了几声,缓缓的睁开眼睛,呼吸也渐渐的正常,但是脸色还是惨白,腹部依旧疼痛难忍。

    “终于醒了。”冯扬激动了一下,本来还以为自己的夫人没救了,现在人醒了,这种感觉,犹如获得重宝一般。

    众人疑问,就这么简单就让快断气的人醒过来?真的是起死回生?

    就算是王登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他看着王政,心中百感交集,感动流泪。

    王政见到姜玉茹醒来之后,偏过头,看了看季老。

    “先将拿出这粒药丸的人抓了,这是西域药,这种药有很严重的后遗症,弄不好,会死人。“

    王政开始糊弄,刚才已经听到王登科说了,拿出这粒药丸的季老,是落井下石的小人。

    对于这种人,王政是十分痛恨的。

    闻言,季老心慌了,立即喝道:“我这个是救命药丸,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是救命药,不是毒药。”

    “那么你懂西医吗?”王政喝道。

    季老摇了摇头,他的确不懂得什么是西医,但是他之前见过一个西域人,就将这么一粒小小的药丸给人服下,疼痛立即消除了,他自己也试过,很有效果,怎么现在被人说成了有后遗症的药,他不服啊。

    西医,在大宋这个时代,指的是西域人的医生,他们生产出来的药丸,称为西药。

    “不懂西医,居然用西药,简直就是置病人的生死不顾。”王政说道,说的似乎很在理。

    让人无法辩驳。

    “王政小子,休要污蔑,你父亲是用银针将姜夫人扎得半死,短了呼吸,我是不得已才将这粒救命的药丸拿出来,给姜夫人治病的。”季老愤怒了,被一个黄毛小儿说自己的不是,十分不悦。

    “那你知道这个药,叫什么吗?”

    说实话,季老还真的不知道叫什么。

    “你们大家知道吗?”王政有对着在场的大夫问道。

    大家纷纷摇头。

    “不知道这种药叫什么,还要给病人吃,这是什么道理,拿冯夫人来当实验的小白鼠吗?”

    王政说得很在理,他要在医治之前,将一些小人除了,不然会干扰他治病救人。

    王政说着,冯扬就着急了,虽然人醒了,但是病根还在啊,而现在他们居然有心情在这里吵架,还不如想想办法,先医治好病人。

    “王大夫,这事情稍后我会处理,还请你帮我内人治病。”冯扬客气了几分,毕竟,刚刚王政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在这西北地区,还真的找不到第二个能够医治的人。

    因为在场的人,就已经都是西北地区有名的大夫。

    王政微笑了一下,对着冯扬道:“在我治病之前,我想将一些落井下石之人处理好,不然我怕会影响我治疗。”

    听到这话,冯扬立即明白,喝道:“来人,先将季老绑在外面。”

    怎么说季老也是西北地区有名的大夫,就这么被绑,心中这事不甘。

    “王政,你个王八蛋。”季老骂道。

    “把他嘴堵上。”王政低声说道。

    此刻众人回过神来,知道了王政在做什么,感到一阵后怕,幸好刚刚没有说王登科的不好,不然现在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们突然感觉,这么一个小青年,实在太可怕了。

    “这个药丸,是止痛药,具有很大的副作用,西域人一般都很少服用,除非到了迫不得已的情况,而姜夫人这种情况,被银针扎下去,实则是在慢慢的恢复身体,但是这个时候,服用这个药丸,无疑就是剧毒。”王政故意将事情的严重性说的夸张一些。然后走到王登科面前,借来了银针以及一些医药。

    人都要快断气了,还说是在恢复身体?一些大夫不明白,但是目前也只能默认,不敢出气,不然会成为下一个季老。

    王政拿着银针,仔细的看了看,在看看姜玉茹的病情,点了点头。

    “王大夫,你要施针?”冯扬见到王政又要施针,立即问道,他是担心,这万一再次弄个半死不活,那该怎么办?

    王政点了点头。

    “王大夫,可否告知我内人是什么病,该怎么治?”冯扬这次变得精明了,先问清楚,也好让在场的意思判断一下正确,不然真的要医死人了,他们王家所有人的命,都抵不过。

    王政犹豫了一下,道:“急性阑尾炎。”

    急性阑尾炎?

    这个病,没有人听说过,大家一脸懵逼。

    王登科转了转眼珠子,阑尾他知道,以前他看过一本书说过,随即心中感叹;“刚才是我看出病情了。”

    的确,刚刚王登科看错成了痢疾,所以扎了神阙穴。

    王政见到很多人不明白,这个时候,他也懒得解释,继续道:“有两种治疗办法,最为快捷治疗的,就是开刀,将尾巴切掉,而第二种就是不切,用针灸治疗,这种办法需要的周期有点长。”

    “开刀?”冯扬吓了一跳,当初他被敌人的弓箭打着,那种疼痛,难以忍受,现在就这样给自己的夫人开刀,他想想都有点心疼。

    更不要说,开刀的成功率高不高了。

    其实王政现在也没有条件开刀,切除阑尾,只能采取保守治疗,用针灸配合药物进行治疗。

    “我们还是针灸治疗。”王政见到冯扬被吓了一跳,心中偷偷乐了一下,没有想到堂堂将军,居然这么害怕。

    “会不会出现刚刚那种情况?”冯扬还是很担心。

    王政看着在场的人,然后在看看父亲王登科,站立起来,大声说道:“其实要说医治这样的病,我父亲是十分有经验的,刚刚他给冯夫人施针,是为了让冯夫人处在一种假死状态,以便于后面的施针,如此一来,可以减少冯夫人的痛楚,只不过,冯夫人这几天不吃饭,身体难以吃消,导致了刚才的情况。”

    “那王大夫说是痢疾,你说急性阑尾炎,又怎么解释呢?”也有不懂事的人,在挑刺。

    只见说话之人,是一个灰色袍服的老者,和季老是十分要好的朋友。

    这么问,也是想要出口气。

    王政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问题,才将季老的嘴巴堵住的,没有想到,现在还有人那么不识抬举。

    “说是痢疾也没有错,这是因为我父亲他看得比我远,因为突发性的阑尾炎,伴随有痢疾的情况。”王政说这话,就是为了给他父亲带上一个大的光坏。

    王登科愣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夸奖自己。

    其实王登科明白,王政就是在胡说,但是这胡说中,又找不到缺点,所以大伙也就将信将疑。

    “哼!”灰袍老者闷哼了一句,没有说话。

    “看来我们错怪王医师了。”有人开始拍马屁起来,本来叫王大夫的,现在称为王医师了。

    这马屁拍的好,冯扬也是喜欢,这个时候就是要这种效果。

    “是我,错怪王医师了,来人,给王医师及其王家的人座位。”冯扬这个时候,巴不得好好的巴结一下,以便于让王政安心的治疗。

    巧儿在旁边,也是混得了一个座位,但是终究不敢坐下,就站在王登科后面,安静的看王政。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伺候的二少爷变了,变得更加的成熟,更加的沉稳。

    王政见状,点了点头,趁着所有人不注意,他快速的给病人扎了几针。

    不久,姜玉茹的脸色渐渐的恢复过来。

    冯扬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让所有的守卫都散开。

    “哎呀,王大夫手段真的高明啊。”冯扬夸赞王政。

    这种拍马屁,王政见多了,但是一个将军来给自己拍马屁,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心中乐了一下。

    “我给你开个方子,你抓药来,按时给冯夫人服用,过段时间我再来施针,保准两个月之后,这个病就会痊愈。”王政说完,就拿起笔墨,在纸上挥舞写下了一个药方。

    “只要内人痊愈,我必定会登门拜谢。”冯扬说道,然后就让守卫,将一些大夫送走。

    至于季老,没有王政说话,冯扬还是继续将人绑着,那灰色袍服的老者,也是缓慢离开,离开之前,阴森森的看了一眼王政。

    诸多大夫离开冯府之后,王登科才回过神来,刚才太凶险了,幸好王政赶来,救了他一命,同时也救了整个王家,保住了王家医馆的招牌。

    王政做完这一切,准备收拾银针,似乎隔久没有动过中医了,一个不小心,竟然被银针扎到了手指。

    他的手指血液流出来,立马就发现,这根银针,居然变成了黑色。

    “难道我中毒了?”王政吓了一跳,在回想巧儿说的话,这个‘王政’以前可是风流成性,会不会感染了什么病?

    不会吧?哇擦。

    王政尴尬了,他立即收拾银针,隐藏了自己的情况,这种情况,只能等回去之后,慢慢的检测了。

    血液中带毒,这可不是小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