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回府(求订阅)
    “成,我就回府住几年!”

    听了琏二的请求后,大老爷爽快答应道:“你在外头估计也待不了几年,我就暂时替你把府里看好!”

    “谢谢老爷!”

    琏二大喜,有大老爷坐镇,相信府里的一群牛鬼蛇神,想要染指管家权,或者做什么其它举措都是妄想。

    很快,琏二调人桂省按察史的命令就下来了,正经的提了半级,成了正三品高官,当然没在朝堂引起多大风波。

    桂省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说一声穷山恶水都算得上。

    尽管许多朝堂大佬都看出了大老爷的心思,却是没人主动出面阻拦,不过是区区桂省按察史而已,还值不得他们跟大老爷死磕。

    琏二的动作相当迅速,任命下来后立即向老太太辞行。

    “怎么这么突然?”

    老太太好奇道:“突然外放,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没!”

    琏二心中那个汗啊,外放高升半级还是得罪了人?

    按老太太的逻辑,除了京城以外的官员,都是得罪人才调出去的吧?

    “这是朝廷任官的正常程序!”

    琏二摇了摇头,笑道:“任命下来得比较急,孙儿过两天就要带凤丫头离开了,这是来向老太太辞别的!”

    “什么,凤丫头也要走?”

    老太太吃了一惊,立即否决道:“不行,凤丫头可是府里的女主人,她要是走了府里由谁来管?”

    “老太太不用担心!”

    这时,坐在下首的王夫人笑吟吟接话道:“二媳勉为其难,可以帮着管上一管,不会叫老太太失望的!”

    “不用劳烦二婶了!”

    琏二心中不屑,脸上却是笑得格外灿烂:“我已经请了老爷和太太回府暂住数年,这段时间由太太掌家!”

    闻言,王夫人脸色一垮难看之极,没想到琏二已经把后路堵死了。

    老太太眼睛微微眯缝,笑道:“老大和邢氏终于肯回府了么?”

    心中却是各种盘算,大老爷回府,对府里可是有极大好处的,起码以后那帮巴结大老爷的官员,都要给她这个老封君足够的尊敬才成。

    ……

    这边琏二跟老太太辞行,狠狠把王夫人刷了一回,不过王夫人可不是轻易就会放弃的主。

    离了荣庆堂后,王夫人寻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王熙凤,三言两语就说道王熙凤离开之后的管家权上。

    “凤丫头,难道你就真的放心,将管家权交由邢氏?”

    王夫人劝道:“要是邢氏掌了家,以后不再还你该如何是好?”

    “总比交有姑妈要放心一些!”

    王熙凤手上动作一顿,她不是不担心,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怎么看邢夫人的危害远不如王夫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这说的什么胡话?”

    王夫人不满了:“咱们毕竟都是王家人,难道我还会害了你不成?”

    “姑妈不说这话了!”

    王熙凤摇了摇头,他一点都不想跟王夫人说这些,笑道:“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大老爷那边也知晓了情况,我这边是不会再反悔的!”

    “好好好,既然你如此心大,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王夫人气得心疼,狠狠瞪了王熙凤一眼转身就走,怎么也没想到王熙凤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心中怒火升腾气得够戗。

    等琏二回来后,王熙凤放下手头活计,担心道:“二爷,你说邢氏会不会趁着管家的机会,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怎么,你姑妈过来了?”

    琏二斜瞥了王熙凤一眼,没好气道:“有老太太和你姑妈盯着呢,邢氏的胆子还没那么大!”

    “可要是邢氏以后不还管家权了怎么办?”

    王熙凤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她是长辈!”

    果然,只有王家女人才最了解王家女人,王夫人那一通话自然不是一点效果都无,只是她的信用在王熙凤这完全破产,防着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听她的话,这不是自寻烦恼么?

    只是王夫人的话,还是入了王熙凤的耳,没有外人的时候老是不自觉在心中浮起,这就是所谓的‘疑心生暗鬼’。

    “二奶奶想多了吧!”

    琏二嗤笑道;“老爷根本就看不上府里的东西,等咱们回京的时候,只怕会立即离开回别院,又怎么可能一直待在府里?”

    潜台词就是,大老爷都要离开,邢夫人自然要跟着一起走了,难道她还会巴着掌家权不放不成?

    “是我迷障了!”

    王熙凤恍然,她真是糊涂了,一时被利益冲昏头脑,连这么点事儿都没想明白,转而她对挑拨离间的王夫人更家不满了。

    五天后,琏二带着王熙凤,还有一干用得顺手的仆役和丫鬟,直接离开京城前往桂省赴任。

    同一天,大老爷带着邢夫人还有贾淙重新回到荣府东院住下。

    “大老爷,老太太有请!”

    老太太身边的第一大丫鬟鸳鸯及时赶到,传达了老太太的意思。

    鸳鸯心中却是暗暗咂舌,大老爷回府的影响可不小,她之前一路从荣庆堂过来,路上遇到的丫鬟和婆子无不谨守规矩,整个府里的气氛都是一肃。

    显然,大老爷的回府,带给了府中下人极大的心理压力。

    内阁阁老的名头,显然足以让荣府里一干眼睛长在脑门上的下人,不敢有丝毫怠慢和造次。

    当然,也不是没有下人起了旁的心思,想要在大老爷跟前好好表现表现,好攀上大老爷的大腿,只是这样的投机想法显然很难实现。

    鸳鸯这样的明白人看得清楚,大老爷对府里没多少眷念,反正以他此时的身份和地位,放眼整个京城很难有人入得了他的法眼。

    大老爷可是荣府的大腿,荣府要巴着大老爷才能风光,而大老爷不需要荣府的支持,就能混得风光无限,道理就这么简单。

    “老太太的精神依旧健旺啊!”

    跟着鸳鸯到了荣庆堂,大老爷进门见礼后,往左手边第一把椅子坐下,笑吟吟开口道。

    “大哥!”“大伯!”

    贾政和王夫人,贾珠和李纨急忙见礼,纷纷在下首落座。

    “老大,你也舍得回府啊!”

    老太太语气淡然,没好气道:“要不是琏二出京外放,你就不愿回府是吧?”

    呵呵……

    大老爷但笑不语,明摆着的事实没必须拿出来纠结了,老太太再想用孝道,或者其它手段逼迫,可不会有什么效果。

    “琏二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郁闷了会,转移了话题问道:“怎么突然就离京外放了?”

    她也清晰感受到了府里的局势彻底变了,要是换作十年前老大敢如此,老二早就跳出来发难了,可是现在……

    心爱的小儿子已经被老大收拢过去了,平时打招呼还挺管用,可一旦涉及老大基本上已经没了作用,老太太也是无奈得紧。

    现在老大就是荣府,以及整个贾氏宗族的顶梁柱,不再是她想怎么都能拿捏得住的存在了,老太太自己也不敢闹得太过。

    以前常用的孝道依旧有效,只是不能时常拿出来用了,老太太很是无奈,她突然发现除了孝道,竟然拿捏不住老大的把柄了。

    大老爷自然不知老太太此时心中的想法,要是知晓肯定会忍不住嗤笑出声的,到了现在还想拿捏人呢?

    琏二的事情又不是见不得光,大老爷直接将琏二离京外放的前因后果说道一遍,当然没有把南安郡王可能战败之事说出来。

    不是担心会泄露消息,而是知晓老太太他们不会相信,他又何必浪费口水,还得不到什么好话。

    只是,老太太对政二老爷果然是真爱,闻言后没好气道:“既然有机会更进一步,怎么就不把老二外放出去?”

    政二老爷好不尴尬,王夫人却是心中不爽,她才不乐意政二老爷外放,更不愿意跟着一同到乡下地方待个三四年。

    “老二要是想外放,跟我打招呼随时都能做到!”

    大老爷笑吟吟开口:“这事老太太就不要怪到我头上,主动权全在老二手里,这个锅我可是不背的!”

    政二老爷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无奈道;“母亲,儿子的能力还不足以在外头独挡一面!”

    在家人面前说这样的话,以政二老爷的性子依旧感觉尴尬无比,可他又不得不说道清楚,不然以后老太太要是时不时拿这事跟大老爷念叨,万一大老爷被念叨烦了,直接将他外放了可怎生是好?

    老太太的脸色并不好看,有对大老爷的不爽,自然也少不得对政二老爷的恨铁不成钢。

    大老爷回府后的第一次家族会议,就在尴尬的氛围中结束,他倒是无所谓,心中早就有了准备,可老太太和二房一家子却并不满意。

    老太太是感觉自身权威受损,想要借着大老爷提振提振,好叫越来越骄横的王夫人老实一点。

    只是可惜大老爷不怎么配合,王夫人也完全没怎么当回事,她的想法落空自然高兴不起来。

    二房则是不满老太太把气氛搞僵,不管他们心中是什么想法,起码表面上透出靠近大老爷的意思,形势比人强不得不如此,只是可惜头一回见面没啥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