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死界之门 > 第65章 杀手公会
    跟随着青年的脚步,林琅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斯科特学院院门。

    斯科特主城很大,林琅入学后几乎没有怎么出过门,对于周围的地形不甚熟悉。

    倒是这个青年倒是显得轻车熟路,带着林琅在城中转悠了半个小时后,在一个被圆形围墙包围着的巨大建筑物面前停驻了脚步。

    林琅目光投向眼前的建筑,鼻尖微微抽动,即便没有进入围墙之内,他在旁边依旧可以闻到从内部飘荡出来的浓郁血腥味道。

    “这里是?”眼神带着询问,林琅忘了一样侧旁的青年。

    “斗兽场。”青年微微一笑,解释道:“斯科特行省最大的斗兽场,每天都会有次魔兽被运到这里,在这高墙之内厮杀。”

    “当然,也会有人和次魔兽的争斗,供人取乐。”

    青年谈兴颇高,说道这里的时候,还略显神秘的压低了嗓音继续说道:“甚至还有真正的魔兽被运往这里。”

    “真正的魔兽!”林琅眸子一凝,他这辈子唯一见过的真正魔兽,就只有青纹虎。

    那种可怕的存在,就算是化躯级强者也不敢说稳赢。

    而这个斗兽场,居然可以活捉到那种级别的魔兽,放到这里面供人取乐,这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办到?

    这让林琅有些错愕。

    不过在沉吟少许时间后,林琅觉得这件事好像与自己无关,这世界上又很多有钱人都是自己无法理解的。

    相比斗兽场,林琅更想知道这个青年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

    “这位学长,我们来这里干嘛?”林琅问出了心头的疑惑。

    青年并没有立刻对林琅的问题做以回答,而是耸了耸肩头自我介绍道:“我叫杰逊,你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

    说着,杰逊伸手指了指斗兽场的高墙之内,解释道:“给我纸条的人就在里面,有什么疑惑,你可以当面问他。”

    “好!”林琅没有再多言。

    两人短暂交谈后,步入这个号称斯科特行省最大的斗兽场。

    “吼!”“嗷!”

    斗兽场中此刻正在经历着厮杀,两头不知名的凶兽疯狂咆哮着,震响于林琅双耳。

    他和杰逊并没有去到斗兽场的看台,而是顺着斗兽场高墙中的通道,走向一个未知的所在。

    林琅掏了掏被兽吼声震得有些发痒的耳洞,一脸不爽的嘀咕道:“那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高墙中的通道是完全封死的,没有一丁点光亮能够从外界照射进来。

    每隔十米左右就会有一簇跳动着火焰的油灯从墙体内伸出。

    两人依靠着这微弱的光线,行走了约莫五分钟左右。

    直到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出现在前方,它封锁了通道,令得林琅两人不得不停下脚步。

    “咦!”突然,林琅发出一声轻咦,眼睛看向了铁门的左侧。

    一个身体高大得就像铁塔的光头男子,如雕塑般站立在原地,他上身赤裸,露出来的皮肤布满了密集的伤疤。

    给人一种很是凶悍的感觉。

    在林琅端详着光头男子的时候,后者的眼睛也投向了杰逊和林琅。

    和他的气息一样,他的眼神同样凶狠。

    感受到了光头男子瞳孔深处流露出来的压迫感,林琅在心头开始猜测着这个光头的实力:“高级武徒,还是化躯武师?”

    “请出示你们的信物。”光头男子冷冰冰的声音回响在通道内部。

    “韦斯大哥,不要每次都这么凶嘛,都是老熟人了。”杰逊脸上笑眯眯的说着,随手将一枚青铜戒指扔向了被他称作杰斯大哥的光头。

    昏暗的光线并不能影响到林琅的眼睛,他清晰的看见了戒指上的铭刻着的一个字眼‘铜’。

    林琅并不知道那个字眼代表了什么。

    却是见得那个光头大汉在接过戒指后粗略的扫了一眼,而后又将戒指扔了回来,语言简洁的说道:“进去吧。”

    说着,他手掌猛地在铁门上一拍。

    哐当!满是铁锈的铁门在他肉掌下爆发震耳的响鸣,随即铁门自行升起。

    “走吧!”杰逊随手将戒指戴在了手指上,朝着林琅摆了摆手,当先进入铁门。

    林琅深深看了一眼大汉,随后跟上。

    这个斗兽场充满了诡异,一个守门的实力都这么高。

    如果不是黑瞳的笔迹,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来这里的。

    铁门后方与通道的昏暗不同,起码有三盏聚灵灯挂在天花板上,令得内部光线充沛。

    刚刚进入其中的林琅还被刺目的光线,照得眼睛微微一眯。

    好几秒钟后,林琅方才适应里面的光亮,仔仔细细的打量起这里的布置。

    这是一个空旷的内部空间,方圆五十米。

    地面是普通的岩石铺就,一个高愈三米的石像端坐在空间的另一端。

    石像周边挂满了密密麻麻的金属牌子。

    “老家伙呢?”林琅环视一周后,并没有看到自己叔叔黑瞳的身影,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问向身边的杰逊。

    “老家伙?什么老家伙?”杰逊茫然的眨了眨眼睛。

    “黑瞳啊,黑瞳·梵森那个老家伙。”林琅有些急切的补充道:“你拿着的那种信条,就是老家伙的字迹,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不认识什么黑瞳·梵森。”杰逊耸了耸肩,以表示自己的无辜。

    “的确有个人让我把纸条带你,说是你看到纸条就会过来,但是那个人并不叫什么黑瞳。”

    “那到底是谁?”林琅有种被下套的感觉,心头顿时莫名的烦躁起来。

    他可是因为自己叔叔黑瞳才来的这里,然而来了之后,却是发现自己叔叔不在。

    而杰逊口里的那个人,也不是黑瞳。

    在这种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地方的空间里,林琅感觉到了危险。

    “字条是我交给他的!”一声沙哑的声音,突然在这个空间里响起。

    林琅眸子一凝,顺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像面前,突然出现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

    林琅敢肯定,在自己进入这个地方之前,这个空间里除了他和杰逊并没有第二个人。

    诡异的环境,诡异的人,这让林琅心头的警戒攀升到了巅峰。

    “林琅,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感觉到了林琅的防备,女子隐藏在面纱下的面庞露出一个依稀可见的笑容,随即其手掌轻轻一抬。

    呼!一个钱袋略过空间,扔向了杰逊。

    “这是你的酬劳。”

    后者赶忙接住,甚至还打开钱袋清点了一下里面的钱币。

    林琅以余光扫了杰逊打开的钱袋,里面装着金光灿灿的金币,粗略数去,起码有十枚。

    “什么情况,酬劳?这是准备卖了我吗?”这一幕看得林琅往向杰逊的眼睛都充满了怒气。

    “哈哈,青烟大人就是大方,以后有这种活随时找我,我随时有空。”杰逊好像没有看到林琅凶狠得凝视,清点完毕金币后朗朗大笑两声。

    随即又偏过头来,挤眉弄眼的朝着林琅说道:“林琅同学,你们慢慢聊,我在外面等你。”

    说罢,杰逊一脸满足的转身。

    林琅默然,目光重新定格向了面前的女子。

    他已经可以判定,黑瞳字迹的纸条,和杰逊找到自己的整个经过,应该都是这个女子的授意。

    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黑瞳的字迹,为什么要找自己?

    林琅下意识的就想要开口询问。

    这个被杰逊称呼为青烟大人的女子,却是先一步开口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你先不要开口,我慢慢告诉你。”只在面纱遮盖下露出一双眼睛的青烟,她的眸子沉寂得就像是一潭死水。

    “那张纸条,是两个月前,黑瞳大人留下来的,为的就是让我便于取得你的信任。”

    “纸条是那老家伙留给她的,但是他到底想干嘛?”林琅心头恍悟,但他按捺住了说话的欲望,继续聆听着青烟接下里的话。

    “黑瞳大人说了,斯科特学院的生活太过安逸,他不想让你这么闲着,这段时间由我负责向你颁布一些任务。”

    青烟说道黑瞳的时候,用上了敬语,显得非常的真诚。

    “黑瞳大人?”林琅从来没想过那个躺在小院晒太阳的老家伙,居然有一天会被人称作大人。

    这让林琅眉毛一跳再跳,终于在青烟说完这句话后,停顿了下来。

    他这才有了机会开口:“那老家伙和你什么关系。”

    “黑瞳大人救过我的命,你可以完全信任我,就如同你信任黑瞳大人一样。”青烟微微额首,像是在行礼。

    林琅微微眯起眼睛,他在判断青烟这句话的真实性,在他记忆中,黑瞳从来都是杀人不眨眼,从来不会救人。

    但因为黑瞳的字迹,林琅勉强信任了眼前这个女人。

    又是问道:“颁布任务?什么意思。”

    “没什么,也就是一些在你承受范围内的金币悬赏。”

    “忘了告诉你,这里明面上是斗兽场,其实真正做的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买卖。你可以理解为类似于佣兵公会的存在,但是我们这个组织,见不得光。”青烟一丝不苟的回答着林琅的话。

    “杀手公会!”林琅心头一突,他知道青烟话里的意思了。

    所谓的杀手公会,就是专门承接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和佣兵公会类似,但又不同。

    佣兵公会在明面上是得到各国认可的组织。

    而杀手公会则只能存在于阴影之中,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纵容这种用金币来衡量生命的鲜血组织。

    但他们也不会打压,采取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因为那些持权者心底清楚,他们不可能抹杀所有的黑暗。

    即便是他们,有时候也需要借助杀手组织的手,办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青烟的声音再次响起:“黑瞳大人说了,你很穷,这些悬赏任务,算是他资助你在斯科特学院的生活费。”

    “资助?他奶奶个熊,他就不能直接把钱给我吗?”林琅忍不住破口大骂,这算哪门子资助。

    浑然没有注意到场上还有青烟的存在。

    后者在听到林琅那辱骂黑瞳的话语后,眸子中寒光一闪。

    轰!一股强烈的杀气瞬时从她看似柔弱的身体内爆发。

    这个空间内的每一个角落,都被那股如实质的杀机填满。

    这一刻,三盏聚灵灯充沛的光线都不能带给林琅丝毫温暖。

    在那股杀意的笼罩下,他有种瞬间坠入冰窖的感觉,令得他浑身的皮肤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咕噜!”轻轻咽了一口唾沫,林琅感觉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而今都显得那么艰难。

    喉咙里好像有钢针堵在喉结。

    “好恐怖的女人。”林琅总算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名叫青烟的女人有多可怕。

    但是气息,就能让自己动弹不得。

    还好,青烟的气息一放即收,林琅的身体顿时恢复了自由。

    “我不希望听到任何有辱黑瞳大人的词语,即便那个人是他的侄子。”

    青烟死寂的眼瞳平静的和林琅对视着。

    “额……”林琅擦了擦额间的冷汗,一脸嬉皮笑脸的解释道:“哎呀,不要生气嘛,这是我向叔叔表达慰问的方式,如果你不喜欢,我会改的。”

    心头却是破口大骂。

    “黑瞳那老家伙越来越过分了,这个女人摆明了就是他拿来治我的,他娘的。”

    林琅可以毫不顾忌的在黑瞳面前撒野,但是他不可能在这个女人面前任意妄为。

    他敢肯定,一旦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这个看上去有些吓人的女人,绝对会好好教训自己。

    青烟好像没有听到林琅的解释,灰暗的眼瞳慢慢的从他脸上挪开,自顾自的说道:“之所以今天找你过来,是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我可以不接受吗?”林琅试探性的问道。

    “你说呢?”青烟反问,而后以她那沙哑的嗓音,漫不经心的继续说道:“黑瞳大人说了,只要不出人命,不断胳膊断腿,我可以用任何方式摧残你。”

    看着青烟那好像没有焦距的眼睛,林琅打了一个冷颤。

    心头对黑瞳的怨恨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心头怒吼道:“老家伙,等小爷化躯,我一定好好跟你打一场。”

    青烟可不知道林琅心头所想,在‘威胁’了后者一番后,她手掌虚空一招。

    却见空间末端,摆放着的那尊石像面前悬挂着的无数金属牌子中,凭空落下一枚。

    而后被一股肉眼无法察觉的诡异能量包裹着,送到了青烟的手掌中。

    “咒术师!”林琅心头一突,眼前这个女人居然是咒术师。

    因为林琅现在的精神力也算是五级咒术学徒了,对精神力的感应还是有的。

    刚才青烟招手的时候,他感应到了明显的精神力波动。

    “这个月的任务,你看一下。”青烟手指在那枚金属牌子上轻轻一弹。

    咻!铁牌当即化为一道流光掠向林琅,被后者稳稳接入手中。

    这是一枚黑铁牌子,重量微沉,牌子表面刻着秘密密码的文字。

    林琅眸光投向上面的字迹。

    ‘威斯特,通脉八层,修行有入门级武技扫叶腿法,粗略估计扫叶腿法已经达到小成熟练度。’

    ‘目标难度,黑铁级,赏金二十金币。’

    看到这里,林琅心头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表情错愕的望向青烟问道:“什么意思?让我杀人?”

    “对!二十个金币。”青烟非常直白的点了点头。

    “这可是通脉八层的高级武徒,我只是中级武徒,通脉六层,他的武技都到了小成,我根本没有胜算。”林琅以低沉的嗓音反驳道:“二十个金币看起来挺诱人的,但是要有命拿。”

    “黑瞳大人说了,战斗是战斗,杀人是杀人,不能归为一谈。”

    “他很相信你杀人的能力。”青烟依旧无动于衷。

    如果别人说出这句话,林琅一定嗤之以鼻,但如果那个人是他叔叔说的,他一点也不奇怪。

    也就只有黑瞳·梵森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同时,林琅对于青烟的身份更加笃定了,她和自己的叔叔必然有自己不知道的联系。

    略微沉吟后,林琅只好点了点头:“我可以试试,但我需要关于这个威斯特更详细的情报。”

    “情报在你的学长杰逊手里,他就在门口等你。”青烟好像早就知道林琅有这个要求。

    林琅对此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继续问道:“我可以信任杰逊吗?”

    “可以,他也是组织里的议员。”青烟如实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