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你可能看了本假火影 > 第三百零一章 老板给我开的挂
    鬼鲛看着明知不敌,却依旧挥刀向自己砍来的枇杷十藏。

    他的那双因为与鲛肌融合而更加异化的双眼之中竟然掠过了一丝复杂的目光。

    【这就是你们……效忠于雾隐村的方法么?】

    “乒!”

    鬼鲛铁钳一般的左手死死抓住了斩首大刀,他手臂上竖起的倒刺牢牢卡住了斩首大刀的刀身。

    他腰部发力,身体以左腿为重心,带着鱼鳍的右臂在半空之中划过一个弧形,刺向了枇杷十藏。

    “扑哧!”

    一道血雾飞溅,枇杷十藏的身体向后撤去数米远,然后无力地倒在地上。

    “十藏大叔!”

    满月怒吼一声,挥舞着爆刀再次冲向了鬼鲛的背后。

    “乓!”

    斩首大刀与爆刀.飞沫的半边铁刃在半空之中碰撞,满月被对方巨大的力量击退了。

    鬼鲛左手中提着斩首大刀的刀刃,手指伸在刀身的圆孔之中微微一转,然后握住刀柄。

    而他的右手中,赫然便是一根齐肘而断的手臂!

    枇杷十藏左手捂着自己断掉的右臂,倒在地上面色痛苦却不发一言。

    刚才仅仅一招之内,枇杷十藏的右臂便被鬼鲛硬生生拧断了!

    “今天的这场战斗,恐怕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吧?~

    三个叛逃出雾隐村的叛忍,竟然因为雾隐村的事情在彼此厮杀……”

    鬼鲛将枇杷十藏的断臂放置在斩首大刀的刀身上方,用力拧了拧。

    鲜血沿着断臂的伤口处浇在斩首大刀的刀身上,刚刚被鲛肌倒刺磨损的刀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十藏前辈~如你所愿,我再次叫你一声前辈。

    你大半生为了村子磨练技艺战场厮杀,你们上一代忍刀七人众曾经凶名赫赫。

    可惜,在几年前进攻木叶的那次战斗里,忍刀七人众曾经的一切荣誉,都毁了……

    你们甘心就此成为雾隐村的耻辱和笑柄,终生活在屈辱之中么?

    也许你们不愿意,但抱歉,我们这些村子里的后辈,还有四代目,就是这样看你们的~”

    鬼鲛用平淡的语气说着这一切,看向枇杷十藏的目光甚至带上了一丝同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的老师西瓜山河豚鬼因为不满村子对于他的刻薄,才利用自己掌管情报的权力,将村子的情报卖给他国。

    而他的行为……也让你们三位幸存下来的上一代忍刀七人众,再无法得到四代目哪怕一分一毫的信任了~

    所以,不要将一切责任都推到四代目身上。

    当年你们以队友的命为代价,苟延残喘地从火之国逃回村子时,就应该预料到自己未来的命运了……”

    鬼鲛冷酷而又有几分道理的话让枇杷十藏原本就因为大量失血而发白的脸上更加没有血色了,他惨笑着点点头,说道:

    “是啊,我当年就应该死在木叶……

    小鬼……我真希望你有一天能见识一下那八门遁甲之阵,再想想你今天说过的话……

    无用且没有忠诚的老狗得不到矢仓的信任,我们的命运可以理解……

    那么……满月呢?!

    雪一族呢?!

    辉夜一族自有他们的取死之道,但剩下的血继家族,为何要受到压迫甚至株连?!

    还有……你呢?!

    矢仓他竟然丧心病狂到指派你去暗杀大名?!

    他的所作所为,还有哪一点配得上水影的名号?!

    你们这是要将雾隐村彻底葬送……”

    枇杷十藏的话没说完,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鬼鲛一只手持着斩首大刀与满月缠斗着,毫无压力的他另一只手结印施展了水牢术,将重伤的十藏包裹在一个巨大的水泡之中。

    “听到了吗,满月君?

    这就是无用之人发出的哀嚎了~”

    “砰!”

    几枚爆刀发射出的起爆符被又一团水泡包裹住,爆炸的威力被最大限度地化解了。

    “黑锄雷牙那个疯了的胆小鬼,我会找机会解决他的。

    今天枇杷十藏死在这里之后,上一代的忍刀七人众已经该谢幕了~”

    鬼鲛横起斩首大刀指着满月问道:

    “新一代的忍刀七人众,现在看来只有我们两个了~

    让我看看你的器量吧,究竟是否有资格继承这个名号,又或者不过又是一个和他一样的货色~呵呵……”

    满月顺着鬼鲛的眼神看着渐渐窒息的枇杷十藏,眼神之中却没有愤怒的戾气,而是恢复了他那如同顽童一般狡诈和灵动。

    “老实说,我其实还是挺想用雾忍的方式来进行这场战斗的。

    只不过你这个家伙不但实力变态的强,说话还这么令人恼火。

    不仅用我的弟弟来威胁我,还这样羞辱十藏大叔……

    既然这样,你可别怪我!!!”

    话音未落,满月手中的爆刀.飞沫卷轴的一端飞速展开,一团又一团起爆符从卷轴之中飞出,砸向了鬼鲛!

    “同归于尽的打法么?天真!”

    鬼鲛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将斩首大刀插进地面,双手飞快结印,腮帮高高鼓起:

    “水遁.鲛踊!”

    短短不到两秒钟的结印时间后,鬼鲛的口中仿佛水坝泄洪闸打开一半,喷涌出一股滔天巨浪。

    起爆符爆炸的威力被几米高的巨浪完全遮掩住了,十几秒的时间内,周围的战场已经被一个巨大的巨型椭圆水牢包裹住了。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嗯?”

    水中,与鲛肌融为一体的鬼鲛行动丝毫不受地形改变所影响,鲨鱼一般的身体反而更加适应这种战场。

    然而鬼鲛在这个面积如同小湖一般的水牢之中,却并没有发现满月的身影。

    爆刀.飞沫在水中起伏着飘到了鬼鲛的背后,刀柄忽然被一只半透明的手死死握住。

    “你好像忘了……水中究竟是谁的主场!”

    满月的身体忽然以半透明的水态出现在鬼鲛的背后,在水体之中满月的实力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

    此时的他只有上半身还是人形,其余的部分全部集中在自己的的一双小臂上,使得自己双手手腕的爆发力猛增,这便是鬼灯一族的豪水腕之术。

    诡异的近身手段加上不讲道理的爆发力,满月一刀从背后斩向了鬼鲛!

    “乓!”

    鬼鲛灵活地扭过身体,双手挡住了飞沫刀刃的一面。

    “原来如此……

    水化能力,真是不错的血继限界呢~”

    鬼鲛说话的口吻依旧带着淡淡的嘲讽,但他微微颤抖的双臂却证明了满月这一击的力量。

    “不光是如此呢!”

    满月半透明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狡诈的微笑,飞沫的卷轴彻底拉开,最末端赫然刻着一个狮子的图案!

    卷轴上的狮子浑身金灿灿的,张开大口咆哮着。

    “吼!”

    伴随着一声怒吼,这只金色的狮子从卷轴上一跃而出,猛然扑向了鬼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