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活在漫威修个仙 > 第三十七章:异化憎恶
    随着安德烈的狂轰滥炸,憎恶身上的伤口也变得越来越多,本来黄绿色的皮肤上充满了各种烧焦的痕迹,背后狰狞的骨刺也已经消失了,留下的只有几道巨大的伤口,慢慢在往外渗出血液。

    因为伤口被火焰灼烧,憎恶的伤口并没有流出多少鲜血,但那剧烈的疼痛感,却让憎恶抓狂,甚至怒吼都变了声调,变成了如同垂死般的哀嚎。

    安德烈见到自己胜利在望了,忍不住就加快了法力的输出速度,火球凝练的也越来越快,颜色也从橘红色变成了略带一点淡紫的颜色。

    淡紫色的火球从安德烈的手中飞出,直直的撞上了在地上的憎恶,碰到憎恶的一瞬间,火球碎裂开来,虽然不似炸弹那般有冲击波,但是碎裂的火焰沾到东西便燃烧起来,将憎恶整个裹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任性火柱,就连地面上的碎石都因为高温融化为琉璃状的液体。

    在天上的安德烈也慢慢的喘了口气,虽说看起来单个火球需要的法力不多,但这么久的搏斗还是让安德烈的法力有些入不敷出,他吸收灵气的速度又远远不能跟的上他的消耗,致使他现在的法力只有全盛期的三分之一不到,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结束战斗。

    在地上的憎恶也明显感到了来自头顶的压力,在地上翻滚几下,直接踹开路边的一个消防栓浇灭自己身上的火焰以后,头也不回的直接撞开街道边的一栋建筑的墙壁,冲进了一间店铺当中。

    安德烈觉得这憎恶实在是太天真了,尽然把希望寄托在这样的建筑来阻挡自己的攻击,要知道结丹期的神识虽然不如元婴期那么变态,但几百米内的风吹曹东还是能够掌握的清清楚楚。更何况只是隔着一面水泥墙壁了。即便是隔着迷宫,安德烈也能精准的吧火球砸在他的身上。

    但当安德烈的神识探入店铺当中的时候,却大吃一惊。

    只见原本冲进去的憎恶已经消失无踪,留在原地的只有一个血肉组成的大茧,上面布满了紫红色的血管,内部还传出一阵阵的心跳声,随着心跳的节奏,大茧还在一下一下的跳动,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什么,但是安德烈明白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与失踪的憎恶有关,没有多想,安德烈就一堆火球直接砸了上去。

    可出乎意料的是,火球并没有达到安德烈想要的效果,即使直接打中了在房间中间的血肉大茧,但只是在上面烧出了几道焦黑的痕迹,练学段都没有烧断一根,更别提茧的主体了。

    见过火球术并未建功,安德烈的脸色凝重起来,看来他的到来终究给这个世界造成了一些影响,在安德烈的记忆里,憎恶可没有这招,只是和浩克一样会打砸抢烧的莽夫而已,而现在看这个情景,这明显是要变身的节奏啊。

    注意到自己的攻击没有效果,安德烈也就静静的等着怎故的变身看看到底这家伙讷讷更有什么招数,出于谨慎他还是念了半天的咒给自己加上了他掌握的最强护盾,金刚罩。

    突破金丹期以后,由于法力质量的增长,金刚罩也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起来,安德烈曾经在托尼·斯塔克哪里试验过,以他现在护盾的强度,硬抗坦克的主炮都不在话下,说实话安德列并不认为憎恶能有那么强大的攻击力。

    就在安德烈堪堪念完咒语的那一刻,在店铺中央的大茧也炸裂开来,不知名的粘液一下子就布满了整个房间,即使只是用神识观察这一切,还是看的安德烈一阵恶寒,不仅仅试音为这粘液实在太恶心,还是因为在一片碎肉之间站的那个怪物。

    现在的憎恶绝对配的上怪物这一头衔,原本弗朗基斯变身之后还能看出一丝人类的模样,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跟人类沾不上边了。

    头颅变成了类似蜥蜴的三角形,头上布满了暗绿色的生物甲壳,一圈细小的骨刺围绕着下颚,让他看起来有点像神话中的恶龙。原本有三米多高的体型也变得纤细瘦小起来,后面甚至还长了一条尾巴,末端是尖锐的骨刺。

    本来粗壮全是肌肉的四肢变成了流线型,覆盖着黑色的骨甲,关节的末端上也长上了狰狞的骨刺,看那黝黑的光芒就知道被扎一下肯定不好受。

    破茧而出后的憎恶直接从店铺中跃出,在半空中留下一道残影,安德烈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自己的护盾被击中了,纵使他有神识也没有反应过来,憎恶的攻击竟然变得这么快,赶忙拉高了自己的高度。

    一击并未建功的憎恶落在了地上,四肢着地,用那双充满怨毒的三角眼狠狠的盯着安德烈,用阴冷的声音喊道,“是你逼我变成了这种怪物,我要你给我陪葬,该死的下等生物,迎接死亡吧!”

    说着,原本后背的肌肉猛烈的颤抖起来,一道白光从脖子上方激射而出,天空中的安德烈早在憎恶说话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可是骨刺射来的速度实在太快,安德烈根本没有来的及闪躲,骨刺就直接射在了安德烈的护盾之上。

    能抵挡坦克主炮轰击的金刚罩在接触骨刺的那一瞬间就直接碎裂,骨刺摧枯拉朽一般穿破安德烈身上所有的护盾,然后穿胸而过,在安德烈的胸口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所幸憎恶发出的骨刺直径比较小,只有拇指粗细,还因为速度较高直接在安德烈的胸口穿射而过,不然安德烈可能就要瓜子啊这里。

    即使这样,在天上的安德烈还是冒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金刚罩给他争取了一店时间,此时他的心脏可能就被洞穿了。

    正想着,安德烈巨额的胸口一阵剧痛传来,他差点直接从天上掉下去,若非他晋级金丹期神魂强大,光是疼痛就能使他市区战斗力任人宰割,即使这样剧痛还是让他的法力流动都差点停滞下来。

    忍者剧痛安德烈掏出丹药直接就吞了下去,感受到一丝丝暖流在伤口附近聚集,安德烈始终提着的心才有些放了下来。

    还好此时的憎恶也好像因为消耗了力量没有发出第二枚骨刺,不然在天上疗伤的安德烈只能做为活靶子被硬生生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