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黑科技为王 > 第五章 堕落青年
    从窗外看着警车驶离了小区,李牧松了一口气,忍不住一阵后怕。

    幸好‘黑金魔方’获取能量方式太特殊,更庆幸夜黑风高没有目击者,否则,今天这一关还真不好过。

    李牧伸手摸着手腕上的黑金魔方,内心一片火热。

    经过一个晚上测试,黑金魔方的来历李牧仍不得而知,不过,总算摸清了它一部分功能。

    简单来说,黑金魔方就是一个集合了数据收集,处理,存储,分析,等多项功能于一体的强大设备,通过消耗权限积分可以使用它的功能,完成黑金魔方发布的任务则可以获得权限积分,双方的关系互惠互利,共同发展。

    “小智,启用黑金魔方-辅助学习功能。”李牧突然对着银色手腕下令。

    “好的,老板!”黑色金属腕表蓝芒一闪而逝,随即在李牧面前浮起一个全息屏幕。

    下一秒,电子合成声继续提醒李牧道:“学习辅助功能开启,老板,你还剩余4200点权限积分,请尽快完成当前的充能任务。”

    闻言,李牧苦笑了一下,特意让黑金魔方修改对他的称谓,用‘老板’来代替,不过,怎么有股自欺欺人的感觉。

    李牧点了点头,吩咐道:“知道了,进入学习模式吧!”

    说完,李牧一屁股落座在沙发上,目光紧盯着面前的全息屏幕。

    只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虚拟人物出现,他身穿白色科研服,带着一副厚眼镜,讲解道:“上一节,我们讲到电子波的运动状态,以及能带和禁带的产生原理,接下来,我们学习毫米波在空气的传播特性和特点。”

    “毫米波,波长为1~10毫米的电磁波称毫米波,它位于微波与远红外波相交叠的波长范围,因而兼有两种波谱的特点;影响毫米波传播特性的因素主要有:构成大气成分的分子吸收,降水、大气中的悬浮物、以及环境,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会使毫米波信号受到衰减、散射、改变极化和传播路径,…,”

    李牧精神一震,竖耳倾听起来。

    知识能改变命运,知识能创造财富。黑金魔方就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宝库’,不过,想要将‘宝库’里的知识转化成财富,‘学习’是一道必不可少的‘关卡’。

    虚拟老师是一位杰出的思想引路人,讲课时浑身散发一股独特的魅力,极易让人在思想上与他产生共鸣,比他的大学老师讲的有意思多了,原本枯燥的技术知识,在他讲解之下,生动有趣,李牧的心神渐渐沉了进去。

    李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个人沉浸于黑金魔方的知识世界里。

    一晃,三天时间过去了,李牧彻底变成了一个技术宅男,专心致志地学习新知识。

    李牧不知道,正因为他的勤奋好学,使自己避免了一场风波,同时,也坑苦了谢立武和女警-陈怡。

    瑞城大断电事件,除了李牧这个可疑对象,没有任何可以调查的方向,又没证据确定李牧就是犯罪嫌疑人,唯一的线索就这样断了,侦查行动陷入僵局。

    眼看县长给的期限渐近,谢立武急的嘴角冒炮,吃住几乎都赖在刑警队里。

    虽然没有充足证据怀疑李牧是‘罪魁祸首’,不过,凭着女性的直觉,陈怡始终觉得李牧非常可疑。

    在没任何调查方向的情况下,陈怡自告奋勇,请求监视李牧,获得张志勇首肯,心急如焚的谢立武紧随其后。

    李牧居住的小区附近一辆黑色汽车,停泊许多天了,车内的人也渐渐失去了耐心。

    “怎么会这样!天天躲在屋里,足不出户,他到底在里面做什么?要不我们进去查一下吧!”须杂乱,满脸焦躁的谢立武,焦急地看着陈怡。

    陈怡翻了翻白眼,俏脸满是无奈,她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听谢立武说这句话了,耳朵都起茧子了。

    在没有证据之下,第一次进入李牧的家搜查就已经违反法定程序,现在没有新的线索,陈怡那敢轻举妄动,虽然,她也很好奇李牧整天窝在屋里做什么。

    谢立武看着陈怡,央求道:“陈警官?要不让我自己去行吗?”

    “不行,这样会打草惊蛇。“陈怡柳眉一竖,断然拒绝。

    “要不然怎么办?一直这样瞎等下去吗?我们已经等了三天了。”谢立武怒瞪着陈怡,心急火燎地反问。

    陈怡哑然无语,虽然她有耐心继续‘守株待兔’,可是,李牧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样等下去不是个办法。

    “你用你自己的身份造访吧!对方不是犯罪嫌疑人,对人家要客气点。”陈怡迟疑了片刻,无奈地妥协道。

    “好,好,你等我消息。”谢立武兴奋地连连点头,迫不及待地离开车厢,直奔李牧家的楼道而去。

    看着谢立武兴冲冲离去的背影,陈怡恍然若失,冥冥之中,她好似预感到他会无功而返。

    果不其然,时间过去不到半个小时,兴冲冲而去的谢立武,垂头丧气的归来,迎着陈怡探寻的目光,满脸的欲哭无泪。

    ”怎么样,什么情况?那家伙窝在屋里做什么?“待谢立武一走近,陈怡迫不及待地问。

    ”那家伙,那家伙这些天,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谢立武满脸灰败地说。

    ”什么?你确定?”陈怡惊诧地问。

    ”嗯,满屋泡面味,乱糟糟的头发,双目无神,明显睡眠不足,衣服也好几天没换,标准的游戏宅男,就跟我那个爱玩游戏的侄子一个德行。“谢立武咬牙切齿,满脸苦涩地说。

    “不可能吧,他不找工作了吗?“陈怡满脸惊讶地问。

    “问了,那小子说刚辞职了,难得回家,要先休息一段时间再说,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好好一份工作,怎么能说辞职就辞职。”谢立武悲愤莫名地说。

    “他有说要玩到什么时候吗?什么时候找工作?”陈怡满脸气白地问。

    “我没问,不过,肯定不是短期。”谢立武沮丧地摇头。

    陈怡呆住了,无法接受这种结果,她这些天忍受谢立武跟“苍蝇’似的噪音,日晒雨林的蹲守,全都白费了?

    陈怡银牙紧咬,盯着李牧居住的那栋小区,痛恨道:“李牧,你别落我手里了,要不然有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