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美国大富翁 > 第二百二十幕 电与燃
    失败!

    失败!

    失败!

    洛克菲勒炼油厂选址建立的时候,道格也组建起了内燃机的研发团队。

    外燃机是依靠气体的热胀冷缩,来完成活塞的往复运动。

    内燃机则是依靠高温高压的油液混合气燃烧,再用曲柄结构,完成活塞的往复。

    两者的原理有共同之处,结构也有共通之处。

    但是,后者的难度却是前者的数倍。

    道格原本想的是,在炼油厂建设的过程中,开发内燃机。

    炼油厂建成后,就可以为炼油厂的产物,提供一种全新的用途。

    然而,尽管原理想通,但是却还是一再失败。

    最开始的失败,以为是油品的问题。

    与外燃机不同,内燃机要更加娇贵。因为燃烧发生在机器的内部。因此,只能使用少数只用相对纯净的油品。

    柴油和汽油都是备选之一。

    外燃机则不管是菜油,还是猪油,亦或是煤油,甚至就连木块燃烧,都能让外燃机做功。

    毕竟,外燃机依靠的不是这些燃料有多大的爆发力,而是依靠他们提供的热空气。

    但是,利用实验室的手法,将汽油和柴油的提纯解决后,却还是失败了。

    这次失败的原因,寻找来寻找去,就是在于各个部件的公差上。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零件,在制作出来的时候,都会有误差。

    这种误差可以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低,但是却永远不会消失。

    例如,相对古早的时候,每周大地上的玛雅人,想要烧纸一个陶罐,却误差大的弄出了一个缸。

    这就是因为制作者,还没有意识到量具的重要性。

    但是,又尺子了,精度就会变得很高了么

    不。

    只是提高,而不是变得很高。

    哪怕,完全依照尺子的刻度进行制作。

    但是,尺子上的刻度在刻画出去的时候也有误差。

    甚至,当所有的尺子,都是基于一把标准的尺子制作出来的。

    如果那一把标准的原型尺本身就有问题呢

    再往这之后,尺子也会就行革新。

    首先是尺子的材料,要确保的不同的温度和湿度下,尽量不发生太大的变形。

    再其次,渐渐发展出了类似于游标卡尺这种更加精准的尺子。

    目前,道格拥有的内燃机团队,就处于这样一个阶段。

    不过,他们虽然可以熟练的使用游标卡尺。

    但是,他们却无法让他们的造物,严格的按照尺子的尺寸来。

    不管是铸造还是锻造,在当前的科技水平下,他们都很难对最终的成品进行控制。

    道格让他们引入数学工具,引入了虽然有一定的帮助,但是帮助的效果却并不是很强。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数学工具也要知道基础的数据。

    知道的数据越多,计算的才越准确。

    但是,内燃机不管是锻造还是铸造。这两种方法都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材料。

    材料科学,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学科。

    因为,它从某种程度上,更加吃的是经验,吃的是积累。

    只有积累足够,只有经验足够。

    才会知道什么样的材料,适合做什么,适合用什么工艺。

    因为,材料学面对的都是诸如合金之类的东西。

    合金在各种成分占比不同。

    相同成分温度不同。

    相同成分相同温度,但是处理的方式不同。

    都会有着很大的差异。

    而这种差异的体现,极其考验测量的精度。

    需要测量三个维度的数据,再对这些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这已经涉及到了基础学科的层面了。

    并且,这样的基础学科,理论并不是十分完备。就像是盲人摸象一样,摸到了象腿,却有可能不适用于大象的鼻子。

    因此,只能依靠不停地实验,一点一点。就像是愚蠢的人,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双手,搬走两座大山一样。

    而这样的基础学科,也已经脱离了实际应用。

    资本家很难对这样短期内见不到收益的事情进行投资。

    但是,此刻身为一个资本家的道格,却不得不投资这样的基础学科。

    因为,不投资,就没有办法解决现在内燃机遇到的难题。

    当然了,哪怕不研究材料,奔着凑合事的原则,一次又一次慢慢凑合,最终还是能够搞出一台能用的内燃机。

    但是,能用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因为,能用不等于用的久,不等于故障率低。

    道格这边,一边开始投资材料科学,一边让他们继续用差不多的材料,进行差不多的研发。

    他们研发了许久,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经历了血与泪的教训,烧了道格大把的钱。

    他们终于搞出了一台能用的内燃机。

    但是,你不会想到这台内燃机的材质是什么。

    它不是铁的,也不是钢的。

    而是铜合金的。

    铜合金的一大优势,就在于它的可塑性。

    相比于钢和铁,它既不那么坚硬,又不那么脆。

    因此,在道格要求一台能够运行的内燃机的时候。他们可以通过手工打磨每一个部件,对于这些部件进行细微的调整,最终做到平稳的运行。

    但是,这样一台凝结了无数劳力和智力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量产化。

    与那些工业发展,已经比较先进时候的所谓“手工打造”不同,这样一个玩意,估计英国王室用起来,都要心疼一下它的成本。

    当然了,此时此刻的道格,对此也很心痛。

    但是,内燃机研发的决定,他已经做出了。

    现在已经不可能放弃了,因为一旦放弃,沉默的成本就过于高了。

    当然了,理论上来说,每一次失败,都是为了未来的成功做铺垫。

    但是,道格可做不到,用自己的失败,铺垫别人的成功。

    当然了,他现在也已经想开了。

    不那么严苛的追着进度了。

    因为,有些事情,着急是着急不来的。

    不过,与此同时,为了服务于内燃机制造的材料研究人员。却误打误撞的搞出了另外一样东西——电池。

    电池这种东西,并非是人类发明,因为它在自然界里就有。

    当然了,某种特殊的电池,就属于人类的发明了。

    最初,这位科研人员,想要搞的也不是电池。

    但是,他在利用溶液,同时对不同的金属进行腐蚀的时候,忽然把自己电到了。

    这个异常放电现象,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经过了仔细的研究,发现将两种不同的金属片,放在溶液内,经由导线连接,就会产生电流。

    他虽然不明白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

    但是,觉得好玩有趣的他,却自动研究出来了。

    毕竟,材料学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事情。

    他哪怕近一段时间,没有什么成果,也不会有人指责他。

    就算是道格来了,也只会说他的运气太差。

    因此,利用实验室的时间,利用实验室的材料,进行着自己觉得有趣的研究。

    嗯……

    他已经在无声的反抗到了。

    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够隐藏著的秘密。

    任何事情,都会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最关键的是,醉心于研究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总是会遇到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呢

    就是他们不会掩藏自己的想法。

    因为电池这玩意着实有趣,甚至是电这种东西他们就觉得有意思。

    最开始,只是这一个人玩,后来演变成了整个材料研究所,都在玩了。

    这时候,纸包不住火,道格自然而然,也就知道了。

    不过,道格对此并不生气。

    因为,他又看了一个崭新的方向——电力方向。

    以他贫弱的现代化教育,他知道简单的发电原理,也切身感受到了电力对于社会生产力的推进作用。

    不过,因为他每天都在忙碌之中。

    已经有些适应这个时代,暗了就点油灯,冷了就生火,他已经忘记了电力了。

    在材料研究所所有研究员的瑟瑟发抖中,道格将材料研究所,拆分为了两个部分。

    一部分继续进行金属材料的研究,一部分则投身在了电力研究所上。

    不过,道格也并不是那种上去指点两下,就能让整个项目突飞猛进的神人。

    他只是向他们展示了一些较为基础,约等于初中物理课程里的电力相关知识。

    就让这群人去自由发挥了。

    当然了,整个年代的电力,就像是石油一样,最有前途的应用场景还是照明。

    当然了,实际上电力这东西在这个年代,也不是太过新鲜的东西。

    毕竟,这是一个有线电报,已经有限商用的年代了。

    当然了,现在知道有线电报的人还不多。

    甚至,就连纽黑文都没有一个电报点。

    因为,这个时代的电报,因为信号衰弱的问题,采用的还是一种非常原始的解决办法。

    就是在电报信号,快要达到极限的时候。

    他们就会安排一个人进行转接。

    他把电报的内容记录下来,再向下一个目的地转发。

    首先,这套东西它的成本就不低。

    当然了,主要的成本,还在于铜线的成本。

    至于人力成本,那倒是很低的了。

    但是,相比于线路的建设成本。

    它的通讯效率又太低了。

    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记录输个消息。

    因此,拍电报需要进行排期。

    除此之外,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转接,耗费的时间也有些长。

    甚至,对于纽黑文来说。

    哪怕这里有有线电报,与纽约联系的速度,不见得比乘船联系的快多少。

    最关键的是,每发一次电报,成本又太高了一些。

    以往,只有金融行业的人,才会利用这套系统,进行快速的交流。

    但是,美国报业集团出现之后,他们这些人居然用电报来传递新闻消息。

    这……

    这就让整个传媒行业震惊了。

    它们一是震惊于美国报业集团的壕奢,二是震惊于这样的公司居然还不倒闭。

    当然了,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采用这种办法进行新闻的传递。

    毕竟,美国报业集团,在小地方,可是连报纸机都没有。

    新闻的时效性,也是从大地方,逐渐向小地方衰弱。

    但是,就算是衰弱了,依旧吊打当地的所有媒体。

    毕竟,那种只有一两千人的小镇。

    或许,在内陆地区已经不算是一个小城市了。

    但是,这样的小城市里,以往没有人关心这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向这里传递消息。

    但是,现在美国报业集团来了。

    美国报业集团,如果将这些地方的业务舍弃掉,它就会立即从现在勉强收支平衡的状态,急速的盈利。

    但是,对于道格来说,美国报业集团的盈利与否不重要。

    对于他来说,一两千个人的城镇,放上一两个人,就能让着整个城镇的所有人,为林肯投票,已经非常赚了。

    媒体,是一种宣传媒介。

    而宣传媒介,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要深入人心的。

    因此,美国报业集团,就真像是一个美国的政府部门一样,不计成本的向美国的各个毛细血管眼神。

    甚至,当地的一些政府职能部门,在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也会来找美国报业集团的报社分社寻求缘著。

    毕竟,当地的政府官员,可能只是当地比较有钱,比较有威望的人。

    终究有他们处理不了的事情。

    而美国报业集团的分社,为他们这里带来新鲜的消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很有能力的人。

    对于这种合作,道格本人是支持的。

    布莱尔本人更加支持。

    相比于道格,布莱尔更加清楚着现在的美国报业集团扮演着的角色。

    虽然现在还只是在北方的东部,一点点渗透。

    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他觉得,他为了这样的事业,可以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当然了,道格是不希望他风险生命的。

    因为,像是一个布莱尔这样位置的人,能够做的还不错。

    所需要的培养成本,真的不低。

    每个人都要有所价值不是。

    布莱尔的价值,就是活着,在这里,维持着美国报业集团的扩张和运营。

    而现在,美国报业集团带来的新闻,就是电与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