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美国大富翁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将脑子摧毁
    道格往嘴里扔了一块橘瓣,如果说橘皮是橘子的皮肤,橘瓣是橘子的内脏,此时橘子内脏的汁液,已经在道格牙齿的挤压下破裂。

    一粒又一粒含有饱满汁液,展现着生物伟大力量的组织,在粗暴的牙齿研磨下,渐渐地进了肚子。

    道格将橘子咽下去之后说道,“金子今天就可以发光,而不是明天。我需要的仅仅只是一场比试,而不是一笔小订单。

    高文先生,我想您可以将我的意思,传达给市长阁下。以市长阁下的睿智,我想他不会反对我的提议。

    而且,高文先生你看……”

    道格推开窗,尽管已经进入了冬日,凛冽的寒风加上湿冷的空气,让气候变得十分不适宜人类居住。

    但是,在皎洁的月光下,在哥特式建筑的犄角里,依旧有流浪汉模样的人,静静地蜷缩着。

    甚至,每一个稍微避风的角落里,都不止一个人。

    一个又一个穿着肮脏衣服的人,蜷缩在一起,抱团取暖。就像是南极的企鹅一般。

    但是,对于没有企鹅绒毛的人类来说,这样抱团取暖,依旧会损失大量的热量。

    今年入冬以来,捡尸工的行情很好,炼人炉的火光也没有一刻停息过。

    “高文你看,你看看他们!

    或许就在昨天,他们还是工厂里的工人,还有一口饭吃!

    但是今天呢!

    今天他们就只能在街道上蜷缩着,祈求着路过的人施舍。

    他们有手有脚难道不能干一些别的么

    能么

    不!

    不能!

    就算饥饿的他们还有力气,但是又有什么需要给他们做呢

    而我,我道格克莱登,我现在在做什么呢

    在这个资本的寒冬里,我正在努力的扩张,我正在想着雇佣更多的人。

    而你,高文。

    你阻挡我的扩张,你认为我的扩张很危险。

    你!

    对于他们来说!

    就是罪人!

    就是害得他们被冻死的人!

    你知道么

    你不知道!

    你想的只是你自己,你根本没有想他们。

    你或许根本不在乎他们的生命,就像是曾经这里的主人,已经死掉的威廉一样。

    下面的那些人,尽管也都一个脑袋两只眼睛,但是你觉得他们跟你不一样不是么

    呵。

    高文先生。

    您真的有您脑海里想的那么正义呢

    或者,你的正义是谁的正义呢

    高文先生,我想您应该做过火车,那种轰隆隆的大家伙。

    如果现在有一列火车失控了,而在火车的前面有两条路,每条路上都有着两伙人。

    你会决定让火车进入哪条路呢

    还是干脆让火车脱轨,让火车里所有的人都死掉,救那些在路上的人”

    道格冷笑着问道。

    高文刚想要回答,却又突然闭上了嘴,尽管壁炉的火越来越旺,温度越来越高,但是一瞬间冷汗就从他的脑门上流了下来。

    为什么他会突然间这样呢

    就是因为道格问出的问题!

    所谓的列车难题,并不是一个粗浅的,逼人选择的难题。

    而是,在面对整个难题的时候,会让人认识到一件事情,就是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十全十美,每个人都能满足的情况。

    如果,一边铁轨上只有一个人,另一边有十个人,是不是应该碾死这一个,救另外十个呢

    但是,如果这边的一个人,是现在的美国首富范德比尔特呢

    那另外一边的十个,是不是绑在一起也不如范德比尔特呢

    但是,就要在走入另一条轨道,碾死另外一条道路上的人的时候,突然发现十个人里面有美国总统。

    一条道上有美国总统,一条道上有美国首富。

    二条是不是火车就可以脱轨选择自杀了

    但是,这个或者却是一个无限长的列车,它上面撞在了整个新英格兰的数百万人。

    这又该如何选择呢

    如果让范德比尔特的儿子选择,一定会选择碾死总统,如果是总统的儿子选择,也会相反。

    如果让列车上的人选择,无论是谁死,终究不要让火车脱轨。

    纽黑文市长,是由全是公民选举出来的。下面那些流浪汉,也是公民的一员。

    也就是说,纽黑文的市长,代表的是全体纽黑文公民的权益。

    而现在,公民代表抛弃了一部分公民,这又算是什么事情呢

    而仅仅只在十秒钟之前,他还满满的以为,自己只要阻止了道格的扩张,就已经是圣人乐。

    而现在,他那微薄的优越感,已经被打破了。甚至,就连他的世界观,都已经开始颠覆了。

    原本,在高文的世界观里,他认为这个时间,应该存在一种普世价值,这种普世价值,就像是牛顿的力学一样,无论是哪里,无论是面对什么人群,都是通用通行的。

    但是,道格刚刚仅仅只是一个虚拟的列车问题,就让他明白了,或许世界上并没有这样的普世价值。

    或许,他可以像是感恩节餐桌上的火鸡一样嘴硬,但是那样嘴硬,又有什么用呢

    也就仅仅只是嘴还在硬而已。

    身体早就变成香喷喷地,产生了美拉德反应,散发着芳香物质的食物而已了。

    并且,这个提问最为恶毒,也最为精妙的地方在于。

    你不回答这个问题,你就是伪善,因为你没有提出解决方法。

    只是在做闭上眼睛就是天黑,停止呼吸时间就不存在空气的举动。

    但是,只要回答了,无论车上的人是什么身份,有多少人,两条轨道上有多少人,又是什么身份。只要是回答了,就代表着这时间根本不存在普世价值。

    一旁的拉姆懵懵懂懂,奇怪为什么刚才还很有自信的人,忽然就这样一副模样了。

    但是,威廉姆斯却很快就弄明白了这个问题的核心。

    知道核心的他,冷汗同样一瞬间就下来了。

    太……

    太恶毒了……

    不是虚伪就是恶人。

    只要在那个场景中,就一定会有人死去。

    这彻彻底底击碎了高文对于自己行为的核心,他望向老师的背影,全是崇拜的目光。

    这些天以来,虽然威廉姆斯没有时时刻刻都跟在道格的身边,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的老师,每天都在进行着许许多多的工作。

    他自己,仅仅只负责其中一部分,已经手忙脚乱,恨不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但是,他的老师不仅仅游刃有余。

    甚至……

    甚至还有时间思考这种哲学问题。

    并且,还能应用在实际中,真的用这种哲学的思辨解决问题。

    真的是太厉害了!

    风吹了起来。

    屋内的热空气与屋外的冷空气相遇形成了风。

    屋内的人,只能感觉到凛冽的气流,透过窗子朝屋内吹了进来。

    高文在这冷风中,觉得自己的脸好像被十万八千把刀子挂过了一样。

    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就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被冻结了一样。

    甚至,他都能感觉到冰晶一点点在凝结,凝结……

    道格在冷风中站了三十秒不到的时间,就将窗户关上了。

    玻璃窗瞬间布满了细小的水珠,明亮的玻璃,一瞬间就变成了雾面。

    他坐回到了沙发上,再一次捅开一枚柑橘,品味着柑橘的尸体,吞下去之后才说道,“高文先生,请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哪怕一丝的想法,想要破坏您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我道格,从来都不勉强任何一个人都认同我的看法。

    这个世界上生活的人类,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没钱的人想赚钱。

    没女人的人想女人。

    有钱的用钱去找女人。

    有女人的用女人去换钱。

    没有谁比谁卑鄙,仅仅只是不同的道路而已。

    您也不能因为狗就爱钻狗洞,就觉得他不是一条好狗不是么

    但是……

    想来您也知道,我道格不是一个很平和的人。

    或者更干脆一点说,我不是一个好人。

    我不会期望着,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因为……我做不到。

    或许,在他们寒冷的时候,觉得温暖了就是幸福,在他们饥饿的时候,觉得温饱了就是幸福。

    但是他们既温暖又温饱的时候呢

    他们会不会开始想女人呢

    我是不是还要为他们提供女人。

    当他们连女人都有了,是不是又会有新的诉求。

    例如,想要有一个一万平方英尺的游泳池。没有了,就不幸福了

    我看你的脸色,觉得你觉得这很荒诞。

    但实际上一点都不荒诞。

    因为,人的是没有止境的!

    就像是,在我还是一个流浪汉的时候,我想着如何能吃饱肚子,能穿的更暖。

    当我用自己的双手,实现自己的目的之后,我又有了新的目标,就是做些什么,让这个世界记住我。

    所以,我做了《大富翁》,所以我有了印染厂,所以我收购了雄鹰银行。

    我不能满足所有人的欲(和谐)望,但是我想我能满足我自己的欲(和谐)望,尽管我自己的欲求,也是漫无止境、无边无际的。

    我刚才说过,我不在乎别人用怎样一个生活态度,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是啃骨头的狗也好,是钻狗洞的狗也好,是吃屎的狗也好。

    但是,不要阻挡我前进的路。

    如果阻挡,就像是你一样。

    ‘嘭!’

    总会有什么东西爆炸。

    无论是这个。”

    道格指了指自己的身体。

    “还是这个。”

    道格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我的体力不如别人,我不能让别人爆炸,但是我却可以让你的脑子爆炸。

    现在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因为……

    你什么都没有。

    你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因为,你存在的意义已经被我抹杀了。

    你自以为的东西,从未存在过。

    而你,之前所作的一切,也全都是无用功。

    昨天不过是今天的回忆,明天不过是今天的梦想。

    你今天没有回忆,你今天没有梦想。

    你就是一坨狗屎,一坨连狗不会吃的狗屎。

    就你,也配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给我施舍

    回答我你配么”

    “我……我不配……”

    “大声一点!”

    “我!我不配!”

    “对,你就是不配。”道格重复道,“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

    你会要饭么

    不会。

    你会玩女人么

    也不会。

    要饭能填饱肚子,能让自己活下去,玩女人能让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续。

    这都是有意义的事情,我不认为他们低俗。

    但是,我却看不起你们这些自以为高雅,高高在上的人。

    威廉姆斯,你告诉高文,你的梦想是什么。”

    威廉姆斯正享受着眼前老师咄咄逼人的视听盛宴,没有想到突然之间,居然这场视听盛宴和自己有关系了。

    他略微有些慌乱的说道,“老师……我……我的梦想就是追随老师!就是想要看着老师您登上世界巅峰!”

    威廉姆斯实心实意地说道。

    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人不少,但是浑浑噩噩的人更多。

    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活在浑浑噩噩当中。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每天从睁开眼,就开始奔波,每天闭上眼,依旧得不到快乐。

    他们可怜又可悲,但是却一点都不无辜。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要尝试去改变自己,改造世界。

    威廉姆斯不觉得自己是个优秀的人,他现在所作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自己能够追上老师的脚步,近距离的看着老师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

    有能力的人固然不少,但是在有能力的人中,更有能力的人,却远没有那么多。

    而道格,则是威廉姆斯目所能及之中,唯一一个有着超然能力的人。

    “那你呢”道格问道高文。

    “我……我……我也想追随您!看着您登上世界之巅!”瘫软在地上的高文高声说道。

    “是么我就当你是吧。我也不强迫你亲我的鞋子,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但是,高文,我想要看到,你为了我的事情付出努力。

    我想,一场演练,不是什么难题,难道不是么”

    想要摧毁一个人,就将他引以为傲的东西碾个粉碎。

    “是……是……您说的是!”高文像是一条癞皮狗一样,摇着空气尾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