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大棋圣 > 第463章 啊哈哈哈……
    不知为何,姜凡忽然觉得人生是如此黑暗,简直伸手不见五指。

    “喂喂喂,到底什么情况啊!”

    “夏女神的表情有些古怪呢,该不是有什么蹊跷吧。”

    “何止是蹊跷,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大一新生啊!”

    “对哦,他怎么没穿迷彩服呢?”

    可能姜凡和夏柔两人的神情太不对称,群众雪亮的眼睛一瞬间就分辨出了一些蹊跷的东西。

    而此时,夏柔已经离开了姜凡耳畔,瞳孔之中隐现红光。

    “亲爱的,你竟然为了我,还专门化妆了么?真是好……特别啊!”

    这一刻,夏柔就仿佛花痴一般,一脸幸福的朝着姜凡肩膀落下。

    “不…不…不要啊!”

    姜凡眼球都吓的突了出来。

    正想躲开,可谁知,黑暗中忽然伸出了两条仿佛金箍般的手臂,死死的抱住了姜凡那瘦小的臂膀。

    “该死,快松开,松开!”

    姜凡急于抽手,可偏偏抽不出来。

    “真是想死啊!”

    姜凡欲哭无泪,他当然知道这是夏柔的手臂,可什么时候夏柔也力气这么大了?

    他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挣不开夏柔的手臂,说出去,可以一头撞死在豆腐上了。

    “亲爱的,你看我今天的衣服漂亮吗?”

    夏柔渐渐咧开了嘴角,仿佛一个正在阴笑的恶魔。

    “恕我眼拙,丫的都是一样一样的迷彩服,哪里漂亮了。”

    当然,这样的话,姜凡只能在心里想想。

    真实情况却是,姜凡认真的看了看夏柔的衣服,露出一丝赞叹。

    “这种清新的绿色就好像衬托红花的绿叶,在你穿上它的那一刻,它已经死而无憾了。”

    姜凡45度望向天空,好像这一刻,已经被感动哭了。

    “夏女神就是被这种货色给迷惑了?”

    刚才表白的棋手一脸悲愤。

    像他,要相貌有相貌,要家世有家世,哪里比这种浪荡子差了?

    可偏偏夏柔就是看上了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简直就是一朵娇艳的花朵插在了牛粪上,不,是连牛粪都不如的鸡粪上。

    “过分了啊!”

    就在表白棋手悲愤欲死之时,夏柔也没受得了姜凡这一套,顿时打了个激灵,悄声道。

    “你不是挺喜欢这样子么?”

    既然姜凡不能走,也就只能在言语上跟夏柔交锋了。

    “好,你等着。”

    夏柔脸色一变,到了中途,却硬生生挤出了灿烂笑容。

    “就你会逗弄人家,讨厌死了啦!”

    “我尼玛……”

    姜凡打了个机灵,只感觉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我靠,你丫的跟夏女神撒狗粮有没有顾忌过我们的感受……”

    在场大一新生皆是一脸怒容,都被姜凡惹怒了。

    “哎呦,情况不妙啊!”

    一看气氛越来越冷,姜凡心头就泛起警兆。

    “何止是不妙,你丫的到底人气多差啊!”

    看着下面人群的怒容,就连夏柔都有些害怕了。

    “我人气差?还不是被你坑的。”

    一说到人气,姜凡就气不打一处来。

    几天前要不是夏柔给他拉了那么多的仇恨,他至于变成这种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么?

    “少在那里废话,还是先脱身为妙。”

    夏柔脸色青红不定,真要说起来,姜凡的现状好像跟她真的有那么一丢丢的关系。

    可这个时候都这么危险了,那么一丢丢的关系重要吗?

    “这次不跟你一般见识,联手吧!”

    姜凡点头,这么复杂的情况恐怕他们两个任何一个都不可能一个人冲出去,但两个人就不一样了。

    不是有那么句老话,夫妻一心,其利断金(矮油,好像哪里不对?)。

    “哼,这次就先放过你。”

    看来夏柔也是一个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夏柔啊的一声,然后推开了姜凡,跪倒在地。

    “亲爱的,你愿意带我私奔去月亮上么?”

    这一刻,仿佛有悲凉的音乐响起,将夏柔的柔弱烘托到了极点。

    “啊……夏女神就是夏女神啊!”

    “真是堪比梁祝的话剧啊!”

    “我刚才想干什么来着?”

    谁知道,就在夏柔这么啊了一声过后,大一新生们竟然犯花痴般的呆了。

    “what?”

    姜凡眼睛差点瞪在地上,麻蛋,要走就走,搞这个干嘛。

    可偏偏夏柔都这么搞了,如果姜凡一不小心打乱了这种节奏,恐怕会被暴怒的人群拍成小饼饼吧。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姜凡愣是硬着头皮,也啊了一声。

    忽然,众位大一新生犹如机械般转过了头,眼里全都散发出了猩红的光。

    “我勒个乖乖,就说我不擅长这个嘛。”

    姜凡吓的小心肝噗噗直跳。

    即便如此,姜凡还是硬生生敞开胸膛,“我愿意,我愿意……”

    “很好,那我先走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夏柔嘴角忽然露出一丝阴笑,撩起裤腿,竟然撒腿就跑。

    “啊唻唻!发生了什么?”

    直到夏柔跑的没影许久后,姜凡才感觉身体一冷,猛然清醒过来。

    “嗯?”

    就在这个时候,姜凡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在逼近。

    “啊哈哈,诸位,话剧结束,拜拜……”

    姜凡笑笑打了个招呼,下一刻就化作一道幻影急速冲出了人群。

    “我靠,姜凡跑了。”

    “姜凡把夏女神拐跑了。”

    “姜凡把夏女神劫走了,大家快去保护夏女神啊!”

    不得不说,人言可畏这种事情确实存在。

    在一句话,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后,量变就形成了质变,产生了难以描述的化学反应。

    然后,姜凡就成为了众人口中的大魔王,顿时就激怒了所有人。

    “兄弟们,我们要为夏女神报仇,抓住姜凡,碎尸万段!”

    一位冲在最前面的棋手打鸡血般的吼叫道。

    “抓住姜凡,碎尸万段,抓住姜凡,碎尸万段……”

    一瞬间,声音就汇成了小溪,再由小溪汇成了河流,最终由河流变成了海洋。

    而此时,姜凡却不要命的奔跑着。

    他知道,他不能停下脚步,不然,在停下的那一刻他就看到了夏柔。

    本来姜凡都冲出去了,结果又阴笑着倒退了回来。

    “哎呦呦,这是谁啊,亲…爱…的!”

    “你……”

    一瞬间,夏柔的眼睛就红了。

    方才离开的时候夏柔跑的太过得意,没看清楚脚下,结果一不小心竟然踩到了一个泥坑,然后就重重的来了个大马趴。

    现在,衣服划破那是小伤,最重要的是伤到了脚裸。

    “怎么,崴脚了?哎呀,上苍真是有眼啊!”

    一看到夏柔这样子,姜凡就乐不可支。

    忽然之间,他明白了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了。

    简直太特么爽了。

    “可恨!”

    夏柔银牙差点咬碎,她摔的这么重,姜凡不过来拉她就罢了,竟然还在旁边看笑话。

    如果现在目光可以杀人,都不知道姜凡已经死了多少个轮回了。

    “我就笑你拿我怎么样,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