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大棋圣 > 第44章 强者
    姜凡跌跌撞撞冲进厕所,最后一丝气力也离他而去,汗滴滑落脸颊,口中尽是咸涩。

    “为什么会这样?”

    姜凡已经不知多少次问自己,在他看来,本应该是欢欢喜喜进来,再欢欢喜喜的出去,谁知却是这种结果,这无论如何也是难以接受的。

    轰隆……

    抽水声音传来,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姜凡身前,有气无力道:“兄弟,你肚子也不舒服么,太一这坑货,肯定是他的火烧有问题,害死我了。”

    “末哥!”

    听见熟悉声音,姜凡抬起了头,却吓了一大跳。

    一小会儿不见,本应该高大的末途,此刻眼球竟深深陷了进去,眼珠子满是血丝,目光涣散,好似生过一场大病。

    “你先在这里释放吧,我要去比赛了,五分钟上厕所时间快到了。”

    末途忍住眼前的剧烈眩晕感,想要支撑住往外走,谁知脚下一软,顿时翻滚在地上。

    姜凡一惊,连忙伸手扶住末途,“末哥,你怎么了?”

    “等比赛完了,看我不打爆太一那个坑货,马勒戈壁,就这一小会儿,我都来7次了,特么的……”

    平时末途算是一个比较文静的人,很少说粗话,可见他现在心中到底压抑了多少怒意。

    忽然,厕所门吱呀打开,一位高大的裁判,架着一个胖墩墩的身影迈了进来。

    结果那个胖墩墩的身影脚下一软,差点就连裁判都被拉趴在地上。

    “哎,小心点,实在不行还是去医院吧!”

    裁判吓了一跳,今天真是无语,眼前这个胖墩墩的家伙一小会就上了5次厕所。尤其最后一次,他竟然爬着回了赛场。

    裁判觉得不妙,想要送他去医院,可这家伙是个死脑筋,非要下完这盘棋。

    没有办法,裁判不得不亲自将这家伙送到了厕所。

    “太一,你这个王八蛋,特么我就说吃个屁的火烧,你过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末途登时一瞪眼,爬起来就要去踹太一。

    见情况不妙,姜凡只有先忍住全身不舒服,拉住末途,“末哥,先比赛,有事随后说。”

    要是平时,末途那力气只需要轻轻一下,姜凡恐怕就要飞出去,可现在的末途却因为多次回归大自然,竟然挣扎不开姜凡的手。

    咬牙切齿一番后,气喘吁吁的爬起,往外行去,好不容易拉开厕所门后,忽然回过头来,对着姜凡勉强一笑,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兄弟,我先去了,一定要赢啊!”

    姜凡猛的呆住,喉咙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得慌。

    这个时候,太一也挣扎站起,对着姜凡抱歉一笑,“末途这丫的坑货,肯定是他的豆腐脑有问题,害死老子了。姜凡,我先去方便一下,你也快点,上厕所时间不能超过5分钟,记得了。”

    说完,太一也一瘸一拐的在裁判的搀扶下进入蹲坑阶段。

    落败后,姜凡一直感觉前途暗淡,说不出的难受。

    现在看到两位兄弟都已经这样了还奋战在比赛场中,他又有什么理由接着黯然下去。

    “苏玥!无论你背后站着谁,无论你用什么下作手段,下一次,我一定会在比赛场地堂堂正正的打败你。”

    姜凡目光凝聚,这时才感觉到腹中那股难以描述的绞痛,脸一绿,不知从哪里涌起一股力气,全力扑向了茅坑。

    比赛还在继续,然而姜凡三人却一直在比赛场地和厕所之间徘徊,好不容易撑完了最后的比赛时间。

    3个小时后

    姜凡三人互相搀扶着,虚弱的走出了西京棋院,个个眼眶深陷,仿佛大病初愈。

    “太一,你丫的给我等着,等老子有力气了,分分钟打爆你,坑货。”

    刚才那一场棋,到了最后,末途的眼睛都看不清楚,怎么下完的棋他都不知道。

    “还不是怪你要吃什么豆腐脑,老子从小就和豆腐脑犯冲,你把我害成这样,还怪我?”

    太一也不是软豆腐,方才就属他跑厕所最多,现在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末途敢这么对他说话,如何能忍?

    “哎呀,你还喘上了,老子踢死你……”

    末途正在气头上,加上太一挑衅,当时就忍不住,想要踹太一,结果一抬脚反而把扶着他的姜凡拖倒在地。

    三人本就互相搀扶,姜凡一倒,少了一个支撑点,三人顿时化作滚地葫芦,从西京棋院高高的台阶上滚落了下去。

    “我去,我来了两次西京棋院,然后就在西京棋院的台阶上滚了两回,你们两个都是大哥。”

    姜凡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到现在眼前还金星乱窜。

    也不知为何,看到姜凡和末途的惨样,太一竟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哈哈,笑死大爷了,三个大老爷们儿竟然能惨成这样,哈哈……”

    姜凡揉揉眼睛,好不容易才恢复视力,然后看看太一和末途那种不可描述的形状,忽然觉得十分有喜感,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两个人一笑,本身还板着脸准备臭骂太一的末途也是忍不住,捂着头哈哈笑了起来。

    这时,陆续出来的棋手越来越多,看着三人傻逼一般模样,纷纷让开一条路,悄悄从其他地方离去。

    ……

    苏玥茫然走在大街上,望着川流不息的车流,心情低落。

    “玥玥,你这是怎么了!”苏玥从棋院出来后一直是这种状态,韩瑶早就觉得奇怪,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谁知苏玥忽然回过头来,眼睛通红,仿佛一只受伤的小白兔,低沉说道:“瑶瑶,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你是说用模仿棋赢了姜凡?”

    韩瑶皱皱眉头,感觉苏玥的想法也太奇怪了点。

    模仿棋这种下法在很多比赛中职业选手也会采用,只要经过一些比赛,见多了就无所谓了。

    再说,围棋本就是成王败寇。

    无论你用什么方法,只要赢了,你就是历史的书写者,千百年来一直都是这样,有什么好难过的。

    “可是我感觉好像在欺负别人一样,我是个坏女孩。”苏玥蹲下身,像鸵鸟般缩成了一团。

    韩瑶深深的叹了口气,劝解道:“照你这么说,假如你是个职业六段,可以参加世界大赛,到时候遇到的全是九段,甚至超一流的棋手,难道他们都是欺负你么?”

    苏玥如有所悟的抬起头来,伤心的感觉已经有些淡化。

    韩瑶点点头,望向车水马龙,眼睛无比嘹亮,“玥玥,你要记住,在围棋世界里,想要强者尊重你,那么你就必须比他们更强。

    他们在比赛中无情的打败你,那对你不是残忍,而是尊敬。他们尽全力,那就说明他们把你当成他们一般的存在看待了呀……”

    是呀,这个世间的强者有很多种,有像太一、末途这种坚持不懈的;也有像姜凡这种不断跌倒又爬起的,更有像韩瑶般,生来就是强者,坚信自己最强。

    这一刻,苏玥愣愣看着不远处的韩瑶,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一样,很快目光坚定下来。

    这一条路她才刚开始走,现在就心生悲凉,怀疑自己,还太早了点。